第8章 无头女_出阳神
笔趣阁 > 出阳神 > 第8章 无头女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8章 无头女

  敲门声弱了许多。

  “风……好大,显神哥哥,真的好冷……”

  “你不是让我回家吗?”

  哀求的话音触及在我心头。

  我眼中茫然一瞬,手上的劲头都松懈了一丝。

  “少爷,就是芊芊啊!”

  唐全一声嘶吼,猛地挣脱我的手,一把拽开门!

  门外的浓雾,伸手不见五指!

  尖锐的风猛地灌进来,雾气随之灌入屋内。

  视野清晰起来,我汗毛根根倒立!

  一个赤足女人,静静站在门前。

  她的脚非常小巧,似是三寸金莲,长腿匀称白皙。

  清凉的红肚兜,刚好遮住三点关键,白嫩的藕臂交错在胸前。

  脖颈上却空空如也!

  这哪儿是什么唐芊芊!

  是我离村时,装作老秦头骗我的那个无头女鬼!

  闷响的声响从她腹腔中传出,似是在笑。

  唐全直挺挺朝着后方倒下,分明是被吓晕了。

  无头女鬼忽而伸出纤细的双臂,似要来捧我的头。

  霎那间,毛骨悚然的感觉分外强烈!

  我骤然咬破舌尖,一口血喷出。

  铜梆子重重敲在锣面上,刺耳尖锐的啰音炸响!

  “四更已至,荒鸡牛食!”

  我厉喝出声的同时,静谧街道两侧的居民屋中,都传出刺耳的鸡鸣声。

  舌尖血散开的血雾,噼噼啪啪的落在她身上。

  她双手陡然垂在身体两侧。

  风忽地变大,白雾更加浓郁,将她吞没其中。

  下一秒,风尽雾散,一切都归于宁静。

  无头女鬼不见了。

  屋外街面依旧晦暗安静,似是什么都没发生。

  可真的什么都没发生吗?

  口腔中的血很腥,冷汗浸润着衣服,黏腻的难受。

  这鬼东西,应该不是老秦头所说,徐家毁约后我会有的性命之忧。

  因为鬼缠身,并不是人隐姓埋名就能躲掉的危险。

  她早就缠上我了。

  老秦头活着时,她不敢现身,在等时机而已。

  就是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招惹上她的?

  半晌,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下意识的,瞥了一眼更锣。

  厚实的铜制锣面有了一丝绿色铜锈。

  我瞳仁紧缩。

  铜生锈,就是被怨气腐蚀了……

  打更人专门招鬼控魂,我敲了四更锣,居然还被反噬!

  这无头女鬼,好大凶性!

  深呼吸数次,我才稍稍镇定,将更锣梆子装回包里,又将昏迷的唐全扶上椅子。

  掐住他人中,大拇指发力。

  唐全一颤,猛地惊醒,他大吼一声“鬼啊!”双臂猛地乱打。

  我快速将他手腕压在腿上,低喝:“没事了唐叔,她走了!”

  唐全这才停止挣扎,呆呆的看着我。

  “芊……芊芊呢?”

  “芊芊没回来。”我松开了手,心绪略复杂,说:“看来,是她现在不想见我们,那个鬼东西才会有机可乘来找我。”

  更锣招魂,很难出错,除非是没招到事主,才会诱来其余鬼。

  唐全一怔,面容更苦涩,说:

  “芊芊性格很倔强,认定的事情,很难更改。”

  “当年我本要给少爷你立下灵位,芊芊却制止了我,小小年纪,居然就说出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的话,没见到你死了,她就不相信你死了。”

  “她把你接回来,可能就已经完成了执念。或许能瞑目了。”

  语罢,唐全露出勉强的笑容。

  “她不会瞑目的,凶手没有伏诛,怎么可能瞑目?”我幽幽说。

  唐全一颤,说:“少爷……你先前是想……”

  “可芊芊她……咱们还能再叫她一次吗?”

  唐全虽然看似邋遢,但罗家的管家,怎么会是笨人?

  只不过被悲惨压抑的生活挫平了棱角,看似愚钝了而已。

  “叫不回来的,看来,她只想我离开危险,并不想我掺入她这件事儿。”我摇摇头,又低声喃喃:“这丫头,太傻了。”

  这时,阵阵晕厥感再一次袭来,我是真的觉得浑身发冷了。

  舌尖血并非寻常血,而是至阳煞血。

  只有出阳神,或者过阴命的人才有至阳煞血,因为阳极至阳,阴极也会至阳。

  普通人的舌尖血,只能给厉鬼补充阳气。

  无论是出阳神还是过阴命,消耗了舌尖血,都得好好休息。

  “唐叔,你去休息吧,明天带我去那家ktv看看。今晚我住芊芊房间。”

  又说了一句话,我拖着行李箱,提着包,走进左侧屋子。

  “少爷,我不睡,您有什么吩咐就叫我。”唐全语气微颤,透着一丝丝激动。

  我并没有劝他。

  有人夜夜笙歌,纵情享乐,有人每晚磨刀,度日如年。

  对唐全来说,睡觉的事情,可以迟一天。

  ……

  我没有睡床,从行李箱拿了几件厚衣服铺在地上,和衣躺下。

  次日醒来时,阳光满屋。

  睁眼,就刚好看到了遗照,少女的笑容永远清纯无暇,屋内淡雅的黄桷兰让我心神更冷静。

  起身后,我将遗照贴身装好,才走出卧室。

  邋遢脏乱的客厅被打扫的干干净净。

  唐全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刮了胡子,看起来比昨晚年轻多了,只是眼窝太深陷,眼圈太黑。

  “少爷,您先吃点儿东西。”

  唐全撑着拐起身,做了个请的手势。

  桌上的食物,让我一阵失神。

  一碟烙的金黄微带焦糊的薄饼,清炒土豆丝,肉沫豆角,以及满满一大碗南瓜粥。

  这是以前,唐全老婆,胡姨每天必做的早饭。

  简单质朴的家常菜,暖胃更暖心。

  “少爷您尝尝,还是不是家的味道。”唐全恭敬道。

  “唐叔,罗家已经没了,就叫我显神吧。”我轻吸一口气,说:“你一起吃。”

  “少爷,我吃过了。罗家一直都在,您必然能重振门楣!”

  唐全言之凿凿,显得神采奕奕。

  我不多言了,坐下来,大口吃粥,大筷夹菜。

  其实,我有很多东西想问。

  譬如,我爸妈当年到底做的什么营生。

  他们的死,失踪,究竟是什么缘由?

  唐全肯定知道很多。

  可有的问题,得在一些问题解决之后,才能提及。

  桌上的食物,被我风卷残云一般的吃完。

  然后我问了唐全一些信息。

  譬如,那家ktv老板和高管的名字,结果唐全一问三不知。

  他只能肯定,芊芊一定是被报复了。

  我不再多问,让唐全等我几分钟,便回了房间。

  从背包里拿出来几张黄纸,手指灵活飞速的折叠,三个巴掌大小的纸人跃然而现在我手中。

  捏破食指伤口,我给纸人点了睛。

  瞬时,纸人显得惟妙惟肖,只是其腹部干瘪,就像是人饿了肚子一样。

  九流术中,纸扎术有五花八门的扎法。

  纸扎越大,能更大程度容纳上身鬼。

  譬如给老秦头八仙抬棺的那八个纸人,能让厉鬼借身还魂!

  当然其材质也有讲究,用了部分人皮。

  此时我做的黄纸人,用了特殊扎法,天黑就能招来饿魂。

  收起纸人,我再走出卧室。

  唐全眼眶满是血丝,面容苦涩。

  显然,他是在难受,自己什么有用的信息都提供不了。

  “唐叔,我已经有办法了,走吧。”我脸上露出了微笑。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