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不太成熟的想法_出阳神
笔趣阁 > 出阳神 > 第76章 不太成熟的想法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76章 不太成熟的想法

  我:“……”

  身体僵硬半晌,我才低声和椛萤道歉。

  大致意思就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今天的事情多亏了她,不然我就会掉进徐家陷阱。

  不是她,我也无法立即理顺逻辑,可能还会害了唐叔。

  随后,屋内传出一声轻哼。

  “不想和你说话,男人都靠不住。”

  我反倒是松了口气。

  椛萤这样,就不会和我再置气计较了。

  “好好休息。”

  我又说了一句,才走向我自己房间。

  ……

  窗外的天蒙蒙发亮。

  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太多,有种如同乱麻的感觉。

  不过,稍一思索,也能捋顺。

  徐家那边,我什么物品都没丢。

  只剩下一个可能,有人盯上了我,利用徐家来接近我而已。

  我暂时不能和他们打交道。

  再撇开茅有三,以及无皮鬼可能成了“瘟癀鬼”这两件事。

  我面临的问题就直白简单了。

  孙家!

  以及隍司算计我,还得再有一次“合作”!

  对,我身上还有另一个小麻烦。

  很有可能因为感知死人衣,留下了副作用,也有可能是留下某种东西在死人衣和眼镜上。

  不过,那两样东西都拿回来了,问题应该不会太大。

  想通这些,我心绪平稳不少。

  躺在床上,我沉沉的陷入了睡梦中。

  怪梦又来了,只不过,梦里头我没有继续逃窜,只是一直待在一个幽闭的环境中……

  虽说有些压抑,可比起来之前,这一觉算是安稳多了。

  次日醒来时,天阴沉沉的,乌云蔽日。

  手机有唐全的未接来电,以及短信。

  短信内容写他平安到了村子,让我不要担心。

  我悬着的心,才彻底放了下来。

  简单洗漱一番,离开房间,椛萤并不在客厅。

  餐桌上摆着从城隍庙带出来的木盒,三道符紧紧附着在盖子上。

  昨夜为了安全起见,木盒我没有带入屋内。

  稍一思索,我打开了盖子。

  一阵冰凉的阴气扑面而来,不过,现在是白天,并没有什么异样发生。

  眼镜在盒子的角落处。

  感知的副作用,我自己不太清楚怎么处理。

  不过,我现在能检查,自身有没有东西留在了这两样寄身之物上。

  先拿起来眼镜。

  旁侧传来话音:“不叫我一声,不怕你带上眼镜,就被鬼上身了?”

  椛萤斜倚在自己卧室门口,她还是一身运动衣,妆容明艳,气色很足。

  “你不是在吗?还有,现在是白天,问题应该不大。”我回答椛萤。

  她又哼了一声,不多言了。

  我仔仔细细的检查眼镜,还真发现了一些不对劲。

  镜腿上,有几粒极为细小的血珠,还有斑驳血痕,应该是我食指留下的血!

  我不敢再用食指触碰到血迹,立马用一张纸,仔仔细细擦拭掉血液。

  一时间,死人衣和眼镜的冰冷感,都减少了许多,就好像中断了某种联系一样。

  我心跳稍稍平缓。

  不过我并不确定,麻烦解决了。

  毕竟,血可能有问题,我自身感知,也有副作用呢?

  定了定神,我问椛萤:“你能不能找人打听到,感知的副作用,怎么剔除?”

  椛萤娥眉微蹙,她稍一思索,点头说:“知道了,我去问。”

  放下眼镜,继而我又检查了一遍西装。

  西装倒是没什么问题。

  我重新合上了盖子,心绪更为镇定了。

  “我仔细想了想,隍司这边,暂时先不做理会,现在找回去,会让他们觉得,很好掌控我,既然他们有求于我,就让他们慢慢等吧。”我说道。

  椛萤凤眸微缩,若有所思起来。

  “我有个想法,可能不太成熟,但我仔细想了想,有一两分实施的可能性。如果能成,说不定可以绕过隍司,一样能达成我的目的,而且,还能达成你我共同的目的。”我沉声说道。

  椛萤眼眸全然是不解。

  “绕过隍司,是要查冥坊的事情,找出可能害死你爸妈的人?”

  “你我共同的目的,又是孙大海和孙卓。”

  “两件事情,完全没有关系啊。”

  我轻吐一口气,说:“所以,我说这想法不太成熟,或许试一试?”

  椛萤眸子一亮,她没有靠着卧室门了,走到客厅沙发处坐下,同样示意我坐下说。

  我坐在一侧的单人沙发上,把想法说了出来。

  是想利用一下茅有三,看能不能卖了孙卓。

  “……”

  “你疯了?”椛萤看我的眼神,就像是看傻子。

  我蹙了蹙眉,才说:“我师父,和我关系,也就是师徒。”

  “不一样,有一种说法,叫做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孙卓和你又有什么关系?最多算是表兄弟,你做不了他的主。”椛萤果断回答。

  我没说话。

  可我真的做不了孙卓的主吗?

  关系的确只是表兄弟,那孙卓的命呢?

  他现在这条好命,是我的命。

  既然命都是夺了我的。

  有没有可能,我能做主?

  “重新做计划吧,这想法行不通,我倒是觉得,我们可以再试试,能不能把孙大海引出……”

  椛萤直接摇头,否定了我的想法。

  我重重吐了口浊气,道:“孙大海的确要引出来,可茅有三那里,我还是想试一试。一旦事成,好处不言而喻。”

  椛萤:“……”

  我面色不变,和椛萤四目相对。

  她脸上的无语,逐渐变成了迟疑。

  “你真有把握?”

  ……

  从椛萤家里离开,再乘车离开地下车库。

  一直隐约有个感觉,车库里有人盯着我们。

  我清楚,肯定是隍司的人。

  他们多半认为能拿捏我。

  可我现在不接招,他们难不难受,我就不清楚了。

  约莫个把小时,我和椛萤到了冥坊外那条街。

  路途中椛萤就和我解释过,一般情况下,冥坊那些小铺子白天不营业。

  不过我们可以自由进出。

  一直走到街道最深处的戏院,也就是冥坊的入口处。

  此时戏院进出的人员极多,好不喧闹。

  我和椛萤进了窄门,路人都认为我们是工作人员,并没有多看。

  守住冥坊门帘的,依旧是上次那个骨瘦嶙峋的人,他在凹陷墙内的椅子上昏昏欲睡。

  我和椛萤拿出来了代表资格的黑玉,并没有被阻挠,进了冥坊中。

  茅有三的收尸铺子离入口很近。

  我们到了近前后,左右的铺门全都关闭着,天还没黑,未到营业时间。

  茅有三的铺子还是没关门。

  门口横着一口棺材。

  竹编躺椅下,是凌乱堆积的废纸扎人。

  我心沉下来不少。

  这一副模样,就像是茅有三这几天都没回来过。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