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本质是感情用事_出阳神
笔趣阁 > 出阳神 > 第75章 本质是感情用事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75章 本质是感情用事

  徐方年一声闷哼,脸都涨成了猪肝色。

  随即他死死盯着椛萤,强行维护颜面,说:“强词夺理!”

  转而看向我,徐方年深吸一口气,道:“显神……暖暖说了她没有,而那种毒誓,怎么能随便发?毕竟她是你的未婚妻,你得顾及她的颜面,这件事情徐叔叔必然会给你一个……”

  我回视徐方年的目光很冷。

  先前心头的震荡被完全压下。

  “不必了,徐家和我没有什么关系,话我说过不止一遍。若是徐家主你不想走,那便不用走了。”

  手稍稍一挣,椛萤松开了我。

  手臂微抖,两枚剃头刀夹在指间。

  我眼中透出了一丝杀机。

  徐方年脸色微变,后退两步,徐暖同样慌张,父女俩几乎退到了一起。

  下一刻,徐方年语气透着浓浓失望,说:“显神,你是受人蛊惑了。徐叔叔低三下四找你数次,你依旧不闻不问,难道……不管你爸妈的仇了吗?”

  我眼瞳微缩,瞬间看出,徐方年要利用这件事情来干扰我了。

  难道,徐家也有什么线索?

  可真要对比起来,徐家和隍司之间,我肯定毫不犹豫地选隍司。

  毕竟,隍司我斗过,至少表面上没那么难对付。

  而徐家藏得太深,天知道他们背后到底有什么东西?

  “父母之仇,是我自己的事情,徐家是怎么看我父母的,我想你们不用我再重复一次,徐方年,我不是傻子,生平最讨厌被人计算,如果你再纠缠不休,我就不止是剃掉你的头了。”

  我冷声回答时,往前逼近一步,眼中杀机毕露!

  同时抬起小臂,作势就要动手!

  徐方年闷不作声,拽住徐暖就往外走去。

  很快,他们上了路边的路虎车,油门轰声中远去。

  我收起剃头刀,深呼吸数次,才彻底让情绪平复。

  “谢谢。”我看向椛萤。

  她却双手抄兜,轻哼道:“她很漂亮吗?比我漂亮?”

  我稍稍一愣。

  椛萤才说,不要以为她没看出来,先前我想接过婚约的动作,太明显了。

  我身体微僵,才解释说,这是关乎是师尊的一件嘱托,我也不是动摇,而是打算将计就计。

  这和徐暖的模样无关,我对她本身就无感。

  语罢,我自身又有些错愕。

  椛萤这么问,我这么回答,又是什么意思?

  “哦……”椛萤看向了别处,若有所思:“这嘱托,就是因为元阴?”

  我瞳孔再次一缩。

  椛萤的聪明,出乎了我的预料。

  下一秒,她才又哼了一句:“谁没有似的,反正那残花败柳是没有。”

  这一下,我反倒是不知道怎么接话了……

  院内的氛围变得极为僵持。

  足足僵持了一两分钟,椛萤才开了口,她说我不该直接放走徐暖和徐方年,他们在算计我,这么放走了,等于留下一个大隐患。

  就算不杀他们,至少也剃掉头,给他们找够麻烦,让他们无暇来招惹我。

  我稍稍松口气。

  令人尴尬的话题,总算翻篇了。

  稍一沉凝,我才说:“你真认为,他们只是两个人来了吗?”

  “嗯?”椛萤疑惑看我。

  我轻吁一口气,才解释,先前我想动手的那一瞬,至少听到了十几个脚步声贴近院墙,那种轻巧的声音,代表对方身手都不弱。

  徐方年不是傻子,而这节骨眼上,我们没必要和人死斗。

  我说完了全部。

  椛萤俏脸就显得惊疑不定。

  随即她烦闷地踹中地面一枚石子,啪的一下射出院外。

  我没有多言了,一边走向东屋,一边给唐全打去电话。

  接通后,我简单说家里没事了,让唐全回来。

  屋内,我的东西的确被翻找过,虽说基本上恢复了摆放,但实际上,变动的细节没逃过我眼睛。

  十来分钟后,唐全回来了。

  他身上隐隐扩散了一股黄桷兰的香味,只是神态显得很不安。

  椛萤比先前平复多了,安静得一言不发。

  唐全则同我解释,他照我说的,躲进了黄芩家里。

  黄家阴森森的,时不时就听到有人咳嗽。

  黄芩把他在藏在一个小房间里头。

  没过多久,他就通过窗户瞧见,有人鬼鬼祟祟摸进了院子。

  再之后,他就瞧见一个黄色的影子,一直附着在那几人身后,没多久,他们就开始咳嗽,然后匆匆离开。

  我点点头,那病鬼并不笨,算是帮唐全化解了大麻烦。

  “少爷,徐家的水,太深了,得万分小心。”唐全显得很后怕。

  我点点头,正思索着。

  椛萤才忽然开口:“这种情况,你这位瘸子叔,明显会拖你的后腿,应该给他安排一个安全的地方,否则你还得留在靳阳办事,容易腹背受敌。”

  她这话,让唐全的脸一阵燥红。

  我语气微变,本能回答:“唐叔不会拖后腿。”

  “是吗?如果今晚他先被抓住呢?局面是不是就完全不一样,你反倒是会被威胁?”椛萤这一句话更直接。

  一时间,竟让我无法反驳。

  椛萤又道:“你先前都很果断,对孙大海下手之前,都安排好了我和你瘸子叔的去处,怎么这会儿又优柔寡断了?还是说,没人保护他,你不放心?”

  我:“……”

  唐全的脸色却从青红交加,一下子恢复了正常。

  他看椛萤的眼神不但没有抵触,竟然还有明悟和感激。

  随即,他看向我说:“少爷……您朋友说得很有道理,不止今天了,前夜我也中了招,给您造成不少麻烦。”

  “我知道您重情义,不过,换个安全的地方,对我和芊芊也更好呢?”

  我这才反应过来。

  唐全都想通了椛萤的话更正确,是我自己感情用事,并没有领悟到她的意思。

  思绪一理顺,心态就好多了。

  我同唐全说了村里的地址。

  除了老秦头临死叮嘱我要立即离开,村里那么多年都没出过事,唐全住过去,肯定足够安全。

  椛萤脸色好看了一些,却不怎么和我说话。

  再之后,我和唐全各自收拾好东西,才上椛萤的车,离开城中村。

  椛萤在一处快出城的闹市路段放下唐全,让他自行离开。

  接着,她驱车带我回了家。

  本意,我还想和椛萤商议一下孙家的事情。

  结果她径直就回了房间,砰的一声就关了门。

  我哪儿不明白,椛萤是真生气了。

  她真心实意帮我,我却感情用事,反驳了她……

  在客厅杵了半晌,我才去敲椛萤房门。

  笃笃声回荡,屋内很安静。

  顿了片刻,我又敲敲门。

  悦耳却清冷的话音传出:“怎么,不只是你瘸子叔需要人保护。你也需要保护,一个人睡不安稳吗?”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