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椛萤!椛萤!_出阳神
笔趣阁 > 出阳神 > 第69章 椛萤!椛萤!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9章 椛萤!椛萤!

  陈旧的水泥楼梯像是上了釉色。

  墙上密密麻麻贴着管道疏通,开锁的小广告。

  甚至一些门锁上搭着露骨的小卡片,写着“不打扰生活,只进入身体”。

  很快,在孙大海家门口驻足。

  我侧身,耳朵轻贴门缝上。

  轻微的哗啦声似是有人在淋浴。

  我摸出来薄薄的铜片,嵌入门缝内一划,锁头便被打开了。

  心绪瞬极其冷静。

  推门进屋,手瞬间朝着窗户那侧一抖!

  一枚棺材匠封棺用的铜钉直射而出。

  穿过掐丝珐琅鸟笼的缝隙,钉穿那只色彩斑斓的鹦鹉鸟头。

  没有惨叫,只有血在流淌。

  小叶紫檀的家具,在灯光下微微反光。

  淋浴的水声在屋内更为明显。

  客厅右侧,洗手间窗户是雾化玻璃,依稀能瞧见里边一个人影。

  我轻身提气,小步走到了洗手间左侧静等。

  孙大海此刻应该很放松吧?

  累了一天了,洗个热水澡,就能好好睡觉。

  不过,他这舒适的退休生活,也该到头了。

  静等中,我思绪并没有停下。

  单元口往右走,大约几百米外,有两栋待拆迁的楼,十年前就剩下一些钉子户。

  我刚被孙大海收养时,没有接受现实,还就会偷偷跑去,找一个屋子,一坐就是整整一天。

  将孙大海带到那里,再打开椛萤的锦囊,则万无一失!

  这里正对着窗户,被钉死的鹦鹉躺在鸟笼底部,血淌满笼底。

  时间过得很快,水声依旧没停。

  正常人洗澡,至多也就十来分钟。

  孙大海怎么洗了那么久?

  刚想到这里,我心头突地一跳。

  余光瞥见旁边雾化状的玻璃,上边儿一道人影紧贴着,就像是趴在门上偷看我一般!

  被发现了?

  猛地探手,我拽开门把手!

  让我错愕的是,杵在门口的,并非孙大海,竟是一个女人。

  至多二十来岁,容貌恬静,素雅。

  湿漉漉的头发披散在肩头,单薄的衣服紧贴着身体。

  花洒还在放水。

  女人眼神极其空洞,直愣愣的看着我。

  孙大海还真是老不知廉耻!

  可我更觉得后怕,女人在洗澡,孙大海必然就在房间中,但凡他推门出来,都会和我面对面!

  思绪在瞬息间,我猛地一掌击向女人脖子!

  而后发生的一幕,更让我头皮发麻。

  她没发出任何声响,就像稀泥一般碎烂,落地时,竟成了一滩血水!

  不是人!?

  干哑尖锐的声音自头顶炸响。

  “小贼!小贼!”

  我猛地抬头,客厅灯罩上竟站着一只歪脑袋的八哥。

  它通红的眼珠,直溜溜的盯着我,尽显怨毒。

  细密的鸡皮疙瘩爬满全身。

  孙家有诈!

  我和椛萤还以为八哥出现意外了,可没想到,它竟然待在孙大海家里头!

  那他们早就知道我来过了!

  拔腿,我朝着客厅门疾走!

  就算孙大海在某个房间,我都不敢动手。

  他家有这种布置,就是等我上门。

  他们是在守株待兔!

  走至门前,一手拽住门把手,可门死死闭合着,居然打不开了!

  八哥不停扑打着翅膀,阴厉的冷笑着,分明是幸灾乐祸。

  冷风如注,从洗手间那边吹拂过来。

  先前滩成血水的女人,居然又出现在洗手间门口。

  长发垂散着,死寂空洞的眼珠里,似有什么东西要钻出来一样。

  我打了个寒噤,又发现不对劲。

  这女人,怎么有五六分像是椛萤?

  手快速抚过腰间,一枚符纸夹在指间。

  另一手摸出铜片去开锁,可门锁纹丝不动,怎么都戳不开。

  这时,女人迈步朝着我走来。

  我手陡然往前一挥,符纸唰的一下射出,打在她头顶!

  瞬间女人驻足,符纸却变得卷曲起来。

  “椛萤!椛萤!”

  八哥嘶哑的尖叫。

  灯罩不停的摇晃,吱呀吱呀的声音更刺耳。

  恶寒的感觉猛地涌来。

  八哥为什么会喊椛萤?

  随后更恐怖的一幕发生了。

  卷曲的符纸破开一个口子,钻出一枚极其细小血虫。

  那只是一个开始,瞬间,符纸被大量细虫钻破!

  那女人半个脑袋都消失不见了,血虫就像是墓地的萤火一般漂浮着。

  跟老秦头学艺十年,这么诡异的一幕,我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她到底是尸,还是鬼?

  不,鬼没这么诡异……

  转瞬间,女人完全消失不见,血虫就像是一片雾气涌动。

  我抓出一把朱砂,往前一甩!

  它们竟然没有丝毫受损,朝着我蜂拥而上,要将我吞吃一般!

  “小贼,死!死!”八哥尖利怨毒的喊着。

  我满身鸡皮疙瘩,骤然转身,朝着孙大海的卧室跑去!

  直觉告诉我,一定不能触碰到这些血虫。

  转眼,我推开孙大海卧室门,进去的一瞬,直接反手关上房门!

  快速摸出来两张叠好的人皮纸,我手一抖,两张纸摊开,再快速封在门缝四处!

  摸出来几枚铁钉,快速拍打,让人皮纸被封死。

  血虫能钻过符纸,却没能钻透人皮纸,我堪堪松了口气。

  先前我反应过来这里是守株待兔后,我就明白,孙大海不可能在家里。

  果然,房间中的确空空如也,没瞧见他人。

  就在这时,叮叮叮的声响传来,像是八哥用喙子在敲门。

  门把手忽然咔嚓转动了一下。

  哗啦一声,被我用钉子封死的人皮纸,直接就破开了。

  一只纤细的女人手,探进了门缝……

  八哥怨毒的尖叫再次入耳。

  “椛萤!”

  “椛萤!”

  门,猛地一下被推开。

  那和椛萤有五六分相似的女人杵在门前。

  她的脸再一次开始溃散,形成了细小的血虫,朝着我涌来!

  房间太小,完全是避无可避。

  我后退数步,直接跳上窗户,两脚蹬在防护网上。

  本身锈迹斑驳的防护网,瞬间坠落下去。

  我往外狠狠一跃,窜进了街边那棵榕树的树冠内,树枝叶抽打在脸上,我双手抓住树枝丫,树枝便被重量往下拽断,离地还剩下两三米,松开手,骤然落地。

  这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我立即抬头看三楼。

  孙大海的窗户前头,那女人垂头看着我。

  手心火辣辣的发疼,足底也有种隐痛。

  我摸出来手机,冲着那女人,快速拍了一张照!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