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女人_出阳神
笔趣阁 > 出阳神 > 第39章 女人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9章 女人

  杨管事给我的文件说得清清楚楚,有问题的不只是烂尾楼,这工地本身也有问题。

  这里绝对没有活人,只有鬼。

  而鬼要害人,必然需要人先见鬼!

  这“工人”明面上借打火机。

  事实上,我一旦答应他,就会惹上麻烦!

  我就像是没看见他的存在一样,转身朝着烂尾楼走去。

  “哎哥们儿,你走什么?没火吗?”

  空寂的话音钻进耳中,“吧嗒、吧嗒”的脚步声入骨附髓一般跟着我身后。

  很快,我经过了一个锈迹斑驳的混凝土搅拌机。

  黑洞洞的口子不住往外冒阴风,逼仄而又压抑。

  一边走,我一边在分析推理。

  将隍司的调查资料归纳一遍,最关键的信息有两条。

  其一,工地陆陆续续出过施工意外,死了不少人,对外都宣称工人自行离职回了老家,一直到工人们的家人报警,说自家人失联了,这件事情才逐渐浮出水面。

  只不过,公司的负责人携款逃跑,工人的尸体去了哪儿,至今还是一个迷。

  隍司推断,烂尾楼形成了凶狱,和工人的死尸有极大关联。

  可单凭一些施工意外死的工人,也不足以形成这么大的凶狱。

  烂尾楼中必然还有个阴气很重的物品,和工人的怨气交相滋长。

  其二:每次要爆破烂尾楼时,出现在楼层上的人,并非工人穿着,最常出现的是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其余的人影各不相同。

  相关部门调查过所有入住烂尾楼的业主,并没有那样一个人存在,便判断那并非是烂尾楼业主,应该是浑水摸鱼住进来的。

  隍司则很清楚,那是一只鬼。

  极有可能,它携带的寄身之物阴气深厚,和这烂尾楼的凶狱形成有关。

  我只要找到隍司推断的那件物品,以及工人尸体藏匿之处,他们就能让这地方恢复正常。

  思绪间,我走到了烂尾楼的正单元大门处,水泥横梁裸露在外,入口台阶满是泥巴,这里没有光源,一切都显得灰黑冷寂。

  跟随我的脚步声消失有两分钟了,这就代表“工人”没跟着我了。

  回头瞥了一眼,四处摆着冰凉的机械,推车。

  我微眯着眼,心头分析,枉死之人,凶器就是寄生之物,鬼无法离开太远。

  这就意味着,大门处死过一个人,凶器就在大门周围!

  我暗暗记住这一点发现。

  这就是我和隍司的不同。

  他们的人进来后,遇到鬼,就直接将其打散,再继续往下走。

  可鬼不会死第二次,这里阴气浓郁,鬼很快又会出现。

  就相当于隍司的人大张旗鼓地告诉这里的所有鬼,他们来找麻烦了,自然有更凶的鬼出现针对他们,甚至前面的鬼也会不停地聚集,攻击他们。

  除非隍司能厉害直接破掉这里,否则就只有无能为力,不停地让人送命。

  显然,他们是后者。

  我的视线停留在那混凝土搅拌机处片刻,才径直走进黑洞洞的单元门。

  电梯灯孤零零地亮着,我按了往上的箭头,结果我刚进电梯,还没有按楼层,门竟然迅速合上,电梯自己往上动。

  我快速按下十七层。

  结果,电梯并没有在中途停下,到了十七层的瞬间,按钮变灰。

  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

  站在门口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

  她容貌普通,肤色发黄,额间发丝凌乱,身上还有丝丝缕缕的阴气缠绕着。

  她瞧见我时,眼神一慌。

  似是想看我,又尽力挪开了视线。

  我心头微沉,电梯这样停,就代表我和她巧合的在一个楼层。

  没有看她,我径直走出电梯。

  她同我擦身而过,匆匆进电梯后,电梯门闭合。

  随着电梯下行了,我微吐一口气。

  烂尾楼里的鬼……还真不少。

  那女人的衣着不是工人,就是另外的鬼了。

  两侧的楼道也是黑洞洞的,四梯十六户,门户都略显得拥挤。

  资料表里说,每次爆破前都会出现的中年男人,会站在十七层未封窗的阳台处。

  我顺着楼道右侧走去。

  水泥墙很粗糙,不过每一家的门都很新。

  楼道右侧的房子全部被装修过,入住满了。

  我略唏嘘,如果不是买了这样的房子,掏空了三代人的钱包,谁会愿意进烂尾楼装修入住?

  再掉头走向左侧,只剩下最尾端的一套房子门洞开着,没被入住过。

  我一步迈入进去,入目所视都算不上毛坯房,只有粗糙的建筑布局,窗户阳台都是裸露的。

  屋子最中心,一堆冥纸噼啪燃烧着,瓷香炉插着燃香,烟气萦绕。

  我心头猛地一跳。

  有人烧过纸?是先前那个女人!

  鬼无法自己给自己上供烧香,那女人,是活人!?

  一时间,我浑身都是细密的鸡皮疙瘩,心跳如若擂鼓!

  隍司对于烂尾楼的调查,只有工地上死过工人。

  而出现在烂尾楼中的鬼,包括那反复出现的中年男人,应该都是外来鬼。

  既然死人都在外边儿工地上,那祭拜的人干嘛上楼?还刚好是十七楼,一个次次闹鬼的地方?

  岂不就说明了,这里死的人,上供的人知道!?

  瞬间,我想明白了一切,脑子里出现了一条完整的逻辑链!

  无论这人是怎么进来,怎么死在这里的,他既然和这烂尾楼成凶狱的形成有关,找到知道他身份的人,就能弄清更关键的线索!

  她还没有走远!

  猛然间转过身,我头皮都完全炸了起来,冷汗密布全身!

  一米外,站着一个男人。

  三十六七岁的年纪,穿着一身干干净净的西装,带着无边框眼镜。

  脸颊饱满有肉,肤色极其苍白,偏偏有两团腮红浮在脸上,明明是没有生气,偏偏做出一副活人模样。

  他正一手扶着脖颈处的领结,黑漆漆的眼珠直视着我。

  “你是谁?为什么要进我家?”他干巴巴的问。

  我额头上泌出一层薄汗。

  这会儿,我就是装看不见他,都来不及了。

  简直是见鬼了,他无声无息就出现在我身后。

  不……他就是个鬼!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