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2章 不欢迎满身业报的魔障_出阳神
笔趣阁 > 出阳神 > 第382章 不欢迎满身业报的魔障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82章 不欢迎满身业报的魔障

  这一幕太过古怪,甚至给我一种感觉,这地方,好像才是此地最重要的核心……

  大楼只是大楼,只是一处延展而已!

  目光所及,山丘底部竟然有一道门!

  记忆涌现而起,当时我那缕魂同样看到了这扇门,只不过门上贴了另一种符,让他进不去。六楼的符,只对魏有明有用。这里的符,却辖制所有尸鬼。

  冷不丁的,我又想到了茅有三,他会不会就在这里?

  先前和他分别,他想要找到修建这里的人。

  事实上,我在感知老刘的时候,瞧见了那个人。

  这件事情是有古怪的,他养出,并且杀死魏有明,让其成了二十八狱囚,却一直让他留在这医院,那么多年都没有使用。

  有没有可能,那人早就不在这里了?

  就譬如邬仲宽,早就死了,报应鬼便被禁锢在祁家村。

  那人还没有来得及利用魏有明,同样因为很多缘由,不能回来?

  总归……我一个人出去也是出去,风险不小。

  若是和茅有三一起走,才最为稳妥。

  思绪平复下来,我背着孙卓,走近了山脚那处门前。

  门是铜制的,黄色接近泥土,乍然一看,其实瞧不见门。

  符文直接篆刻在门上,复杂而又深邃。

  一手推门,另一手稳住孙卓身形。

  门开后,是一条幽深过道。

  虽然光线暗,但是并没有觉得阴暗,反倒是有些暖意,这更为古怪了。

  过道差不多十余米,尽头又是一道门帘。

  将其推开后,入目所视,竟是一个内凿的石室,实木家具整齐罗列摆放着。

  桌上有个茶盘,旁边的炉子烹了茶,天花板上的钨丝灯,将泛黄的光线投满四处。

  墙上除了柜子,还有几道门。

  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整个山丘内部,都被掏空成了住处。

  心神逐渐警惕,炉中烹茶,有人?

  应该不是茅有三,再怎么说,外来查探,怎么可能……

  我刚想到这里,轻咦声忽然从右侧传来。

  扭头一看,从一道门中走出来,赫然是茅有三!

  他背负着双手,驴脸上的一双小眼睛笑得眯了起来。

  “我就说吧,宿命之战,多有意思,就是这孙卓啊,破相了。”

  茅有三舔了舔嘴角,朝着我走近。

  我眼皮不住地跳,看了看茅有三,又看了看桌上。

  “呵呵,来者是客,主人家不在,客随主便,煮一壶茶润润肺。”茅有三停步在我面前,下细地打量着孙卓。

  我才松了口气,将孙卓从肩头放下来。

  他还处于昏厥状态,并没有清醒的征兆。

  “这里的先生,可能很多年没在了。”我哑声开口,解释了我在老刘感知中看到的一幕,以及魏有明的死法,我的揣测。

  没想到,茅有三的瞳孔微微一缩。

  他点点头道:“想得不错,他的确没有现在利用二十八狱囚,那个魏有明,是时候未到。”

  “时候未到?”我略觉得诧异。

  “嗯,鬼也是需要一定时间来沉淀的,一个乍然而成的大鬼,看似凶厉,却也容易被破掉,尤其是自杀的鬼,怨气虽然重,但破绽也在自身,就是他自杀的缘由,若是将其开解了,鬼就不攻自破。”

  “他杀虽然弱,但怨气往往无处可发泄,即便是凶手死了,鬼一样怨愤。”

  “那人应该卜卦过,某一个时刻,魏有明会达成他想要的那个样子,他才会回来。”

  “我给他这住处留了点儿见面礼,害了那么多人,总要有个交代不是。”

  茅有三这话是笑眯眯的,可听起来,却让人有些不自在。

  见面礼是礼,还是陷阱,这不好说。

  “监管道场的人应该来了。”我随即又补充一句:“领头帮我的忙,我才能抓到孙卓,他要帮忙拖延监管道场的人,竹折扇我交给他了。”

  “嗯?”茅有三眉头一挑。

  他忽地又看孙卓一眼,大拇指掐在了中指位置。

  下一秒,茅有三眉头一皱,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

  “走了显神小兄弟。”

  他语态,瞬间变得凝重。

  我心头突地一跳。

  茅有三不笑了,就是有风险了?

  不过,应该来不到这么快才对啊。

  探手,茅有三先击中孙卓胸口,像是刺进去了什么东西。

  而后他才让我背起孙卓,他在前边儿匆匆走着,我紧随他身后。

  不过十余米的过道,三两分钟就出来了。

  我现在主心骨都在茅有三身上,注意着他怎么走,就打算怎么跟。

  只不过,冰冷的注视感,却从四面八方传来!

  一瞬间,我额头上就汗珠密布。

  茅有三陡然驻足,他驴脸紧绷,小眼睛四扫周围!

  簌簌的轻响声传来,那些注视感,成了一道道人影!

  顷刻间,起码十个青袍道士,将我和茅有三重重叠叠地包围起来。

  当头有一人,身着艳丽的紫色道袍,头顶一道帽冠。

  白纱垂落,遮住了他的大部分脸,晦暗的光线下,就连其面部轮廓都看不清晰。

  高大的身材,却极为削瘦,仿若一个骨架子似的。

  他手持一柄拂尘,站姿却给人一种极为挺拔的感觉。

  一时间的安静,让空气仿佛都凝固。

  茅有三忽然笑了起来,说了句:“真人下山,这么小的动静,倒是叫老茅我开眼了,我还以为,是哪个小辈盗了道袍,这护卫道士,倒也不怎么样。”

  瓮声在四周回荡,形成了回音,不停地重叠着。

  我心咚咚跳着。

  因为……萦绕在周围的,还是安静。

  太过于安静了……

  好似这紫袍道士给人的特性就是安静……

  其余那些道士,一个个都板着一张脸。

  只不过,当他们视线落至孙卓身上时,都显得分外担忧,怒气,逐渐从他们的脸上涌现!

  “罗显神。”忽地,帽冠白纱下,传出一个话音。

  和这安静如出一辙的平静,像是从他口中传出,又像是从我身周四面八方出现,钻进了我的耳朵里。

  “孙卓的表弟?”平静的话音,又带着一丝丝安排好了的毋庸置疑。

  “我是孙卓的师尊,你可以称呼我为明镜真人,我有一些话想要问你,等韩鲊子从那栋楼里出来,你,同我们走一趟吧,去四规山。”

  我瞳孔微微一缩。

  茅有三却幽幽说了句:“我看,去什么四规山,有什么话,就在这里问吧,老子不喜欢去道士山。”

  “我,没有请你去,四规山欢迎先生,却不欢迎走上歧途,业报满身的魔障。”明镜真人再道,语气完全无视了茅有三,又像是刻意点他一般!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