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 路冲,贯煞,穿心龙!_出阳神
笔趣阁 > 出阳神 > 第372章 路冲,贯煞,穿心龙!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72章 路冲,贯煞,穿心龙!

  茅有三明明就在我前边儿。

  我和他的距离,连一掌宽都没有……

  他的人影,却那么凭空消失不见了……

  而再下一秒,等我踏出第二步的时候,视野同样变得一片模糊,像是整个人都被大量的雾气包裹。

  当雾气消散的那一瞬,眼前好似看到了陌生的墙壁。

  可就在这时,我感觉好像被什么东西撞到了一样,身体一弓,就往后退了两步。

  眼前所视的墙壁,支离破碎!

  我脸色微微一变,此刻,我还是站在大铁门中央。

  站在我前头的,依旧是茅有三。

  茅有三手中摇着折扇,砸吧两下嘴,道了句:“有点儿东西,不过,我去哪儿,喜欢走前门,不喜欢被人领着路,更不喜欢被送到莫名其妙的地方去。”

  心,在咚咚狂跳着。

  对茅有三的认知,再一次得到了刷新……

  明明……茅有三应该被这凶狱的特性,带入了鬼打墙中,这里的鬼打墙,又会将人送去不同的地方,可茅有三,竟然退回来了?!

  不但退回来了,他还把我也撞出来了……

  这绝不会是什么巧合,而是刻意为之。

  天,忽地一下黑了。

  阴沉沉的夜空,呜咽呼啸着冷风。

  沉闷的吱呀声传来,那两扇铁门,竟重重的闭合,似要将我们赶出去!

  “来者是客!哪儿有不让客人进门的道理?”

  “那你还当什么主子?不当主子,守着这里作甚!自己滚出去,不好么?!”

  茅有三的瓮声又说了句,语气便变得不善,尖细。

  铁门,更用力的撞来!

  茅有三眉头一皱,他再抬起手,忽地一下,射出一张符。

  那是一张黄符,刚好贴在了上方的铁条上。

  两扇门忽而一下停下,又一声闷响,往后重重倒去。

  轰然声中,铁门砸在了内里两侧的墙上,门,是没有闭合了……

  “敬酒不吃,想吃罚酒。”

  “老子要个人,把孙卓送这里来。老子让你在这儿待着。”

  “要是不送来,老子把你拿去换了药材,炖汤补身体。”

  其实,也就是上一次他发誓的时候,天打了一次雷,他才气急的自称老子。

  此刻茅有三就显得极其霸道,没有商量的态度。

  只不过除了微弱的风声,并没有任何其余声音。

  眼前所视有了些许变化。

  本来,进入这里之前,瞧见的是荒芜的医院空地。

  要身处凶狱中后,看到的才是鬼气森森的医院。

  现在我们还在大门口,宽阔的操场空地中,就瞧见了晦暗的路灯,带着幽绿色的光。

  后方的大楼,几个楼层房间中同样亮着灯。

  不用从鬼打墙进凶狱……茅有三,竟生生将凶狱给打开了!?

  道士的本事,是霸道的道法。

  至于先生……虽说我从小跟着老秦头生活,但先生的能力,我一直觉得神鬼莫测。

  算命,就是一件很古怪的事情,茅有三贴了一张符,强行拉开了凶狱,就更让我觉得难以解释。

  “嗛。”茅有三瓮声又道:“显神小兄弟,鬼东西不落教,我捉了他,你拿去揭榜,记住了,到时候就换九鼎鱼回来,我去弄上一条岩羊,烹个鱼羊鲜。”

  多少,茅有三有些恼怒了。

  一边说着,他一边大步如风进了医院操场。

  我没吭声,紧随其后。

  这一次,果然没有雾气袭来,眼前的一切更没有丝毫变化!

  茅有三径直往前走,我就一直跟着。

  很快,便到了医院大楼前头,深深的通道,几乎没有什么光源。

  茅有三稍稍驻足停顿,我低声解释:“这里进去,走到头,两侧是病人住的病房,往上就是楼梯。”

  “不晓得魏有明会不会在这里。”

  “不过,后边儿还有一栋楼,是以前魏有明活着时候的住处。”

  “楼梯前边儿修直路?”茅有三忽然皱眉,他转过身,往外看了一眼。

  “通道不就是直的么?”我略显得不解,不知道茅有三这是什么意思,他回头看,又是什么意思?

  “大铁门,又对着医院大门……”

  忽然,茅有三微眯着眼睛,本身他眼珠子就不大,这一眯,就和闭着一样。

  莫名的,我觉着有些不安。

  茅有三,好像是发现了什么?

  “显神,你这命缺的,让你该学的没学,不该学的,倒是学了一大堆,不晓得秦崴子怎么打算的,换做是我,有你这么好的弟子,肯定二话不说,当天就把你命数抢回来了。”

  “就算碍于一些缘由不能那么做,我让你死记硬背,也要先当半个先生,没有命数,大不了没有机缘,就算用十年时间当半罐水,等你拿回命数的那一瞬,也能一鸣惊人。”

  茅有三幽幽开口,却没说正题,反倒是说起了我和老秦头。

  一时间,我有些不知道怎么接话。

  下一刻,茅有三才说:“楼梯正对门,为路冲,而内门对大门,是贯煞,大门外是马路,为穿心煞。”

  “一条穿心煞,直射医院,靠着贯煞,路冲,变相增益了三次,你晓得什么意思不?”

  茅有三显然是话归正题了。

  我摇摇头,显得茫然不解。

  这完全是我听不懂的东西。

  茅有三的眼珠子,这才睁大不少,幽幽道:“这代表,这栋医院修起来,就是为了见鬼的,不光是见鬼,还是见大鬼。”

  “正常修医院,官邸衙门,就算是一栋普通的大楼,都会粗略的找人看看风水,再差的设计,都不可能连着出三处大凶局面。”

  “你是不是觉得,这医院变成这样子,都是因为二十八狱囚,因为那个魏有明?”

  茅有三问我。

  我点点头,如实回答说是。

  茅有三瓮声又道:“不,不是魏有明,换句话说,即便是没有魏有明,可能还会有个别人。”

  “修宅,就是为了大凶宅,魏有明只是恰好在这里而已,让这风水养成了二十八狱囚。”

  “这里在养鬼!”

  “不晓得是哪路来的先生,好大的手笔,拿一个医院,养二十八狱囚!”

  茅有三这番话,让我瞬间脸色大变,脑袋嗡嗡作响,如遇雷击。

  养鬼?

  魏有明,是被养鬼的结果?

  而非他作恶多端,自生成的二十八狱囚?

  可……这怎么可能!?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