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 见面礼_出阳神
笔趣阁 > 出阳神 > 第366章 见面礼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66章 见面礼

  周彦稍稍一愣,咒我的话倒是被打断了,只是他脸上浮现出的是浓郁的疑惑不解。

  周遭的椛家人,同样满腹疑窦,还有一丝丝惊疑不安。

  虽说椛家自诩是旁门家族,没有太大的牌面,但场间对比寻常人,没有一个蠢笨的,任谁都能看得出来,回来的这群人表情不对。

  我面色不变,静静的站在原地。

  椛萤眼中稍有深邃,看周彦的神态,透着一丝丝怜悯和意味深长。

  周彦的表情又添上了些许阴霾。

  很快,那群人跑到了近前。

  椛常在死死盯着我,四个周家人则快速挡住了周彦,脸上的惊惶压抑不住。

  至于椛祈,看我的眼神就极其闪躲不安。

  “小祈,到姐姐身边来。”椛萤轻声喊道。

  椛祈才稍稍低头,躲到了椛萤身后。

  “爷爷呢?还有,二弟呢?”周彦眉头紧皱,又道:“慌慌张张,成何体统?”

  他训斥了那几个周家人一句,稍稍冲着椛常在抱拳,说:“椛老爷子,为何不让我杀罗显神?”

  “……”椛常在瞪了一眼周彦,说了句:“老夫是在救你!”

  这时,其余四人都凑至周彦身前,低声碎语。

  大致就是说了在老拐村发生的事情,周亢,以及大冠候都死了……

  他们阐述经过的时候,还不安的看向我,就像是活见鬼一般毛骨悚然。

  我和椛祈是能瞧见吕阚,可对他们来说,就只能瞧见周亢凭空丧命,周济脖子破了血洞,脸还成了肉糜。

  周彦眼中逐渐惊怒不安,又成了一片煞白。

  豆大的汗珠从他额头上冒出,他身体在微微发抖,嘴唇在不停的颤动。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邪术!罗显神,你会什么邪术!”

  周彦嘶声大吼,就像是精神崩溃了一般!

  “邪么?邪,总比你们出口就杀人的歹毒要好。相对而论,冠候更邪门吧?”我平静回答。

  “你!”周彦死死瞪大眼睛,眼珠子都快从眼眶里迸出来一样!

  “罗显神,你将死于……”

  “啪!”

  一个耳光抽在了周彦的脸上!

  动手的人,赫然是椛常在。

  五道鲜红的指印浮现在周彦脸上,椛常在的神色变得阴厉。

  “周彦,你可以滚了。”

  “若是再出现在我椛家,再对显神放肆,我割你舌头!”

  “自今日起,周家和椛家再无任何关联。”

  椛萤愣了一下,眼眸中却浮现出一阵阵惊喜之色。

  椛穹额头上同样冒出豆大汗珠,不过,先前周家人所说的话,他全都听见了,看我的眼神,多是忌惮,隐隐约约,犹有一丝悸动和惊喜,就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

  我一下子就看明白了。

  难听点儿,椛家是见风使舵,好听些,便是弃暗投明?

  知道周家的怪术在我面前没用,死了一个大冠候,外加排行第二的继承人,干脆直接和周家划清界限,要和我亲近。

  “萤儿,小祈,你们先带显神进去休息休息,你两人舟车劳顿,走在我们前头,倒也辛苦了。”

  “椛穹,将周家的东西,该交还的交还,若是他们不愿意走,我们就好好相送。”

  椛常在字句铿锵,条理清晰。

  “咱们先进去。”椛萤脸上都是喜悦笑容。

  说实话,我内心也放松了许多,椛家这样,椛萤的心态一定好过不少,至于椛祈,也就没有了被迫嫁入周家的风险了。

  进了椛家大院,很快便到了大堂。

  沿途有下人跟着我们,我们进去后,就有人上前奉茶。

  倒茶后,又立即匆匆退下。

  椛萤本来示意我坐在最当头的太师椅上。

  我没去坐,只是坐在旁侧的第一把交椅。

  太师椅是家主的位置,这里毕竟是椛家,我也不可能太过没规矩。

  椛祈一直低着头,两只手不停的手指交错,就像是犯错的孩子一样。

  “小祈,你差点儿,就给我们添了大乱子,好在我和显神本来就要回家里一趟。你说,你要是真自己回来了,再进周家的门,你会遭遇什么?怕是后半生都抬不起头来。”

  椛萤倒不是责怪,只是语气带着心疼。

  “对不起……姐姐。”椛祈还是低着头,眼泪却啪嗒啪嗒地掉了下来。

  她没有看我,只是微颤地说了句:“我想回房间去待一待。”

  椛萤稍皱眉,又低声安慰了椛祈几句,意思不是怪她,知道她是出于好心,可有些事情,不需要牺牲自己。

  椛祈没有搭话,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出了堂屋。

  “小祈性子倔,你别生气。”椛萤望着椛祈离开的方向,歉意地和我说。

  “我怎么会生气。”脸上露出笑容,我端起茶杯,呷了一口。

  椛萤神态轻松不少。

  她又望了望大门的方向,脸上露出笑容。

  “虽说爷爷当了墙头草,实在是让人有些不齿,不过,我还是蛮开心的。”

  我稍沉默,才说:“倚靠周家,的确不是个好的选择,可如今,我也是本事不……”

  “瞎说。”椛萤先是俏皮说了句,复而又笑靥如花。

  “听没听过,宁欺白须公,不欺少年穷?”“你可是秦先生的唯一徒弟,阴阳先生的弟子,未来不可限量。”

  “人家可是高攀了呢。”我哑然,内心却一阵阵觉得温馨。

  无论什么时候,椛萤总是对我充满了信心。

  长吁一口气,我点点头道:“我会的,椛家也会很好,因为,这里是你生长的地方。”

  我神态认真,语气也坚决。

  椛萤笑容更为甜美,更心满意足。

  ……

  也就十来分钟,乌泱泱的一群人进了堂屋。

  为首的,正是椛常在和椛穹,椛穹身旁还跟着椛萤妈妈。

  后方便是其余椛家人。

  多多少少,那些椛家人面露一些尴尬,不过尴尬之余,又流露着一些好奇的目光。

  椛常在和椛穹相视一眼,都变得果决。

  “钟山白胶,其实,是周家人送的,不过,并非是施给我们的恩惠,而是这些年来,椛家周家联姻的聘礼。”椛穹沉声开口,说:“因此,先前我反应才那么大。”

  “不过,女大不中留,罗显神,你的确有这个本事,替代周家,庇护我们椛家。”

  椛穹这番话,让我稍稍轻松一些。

  因为,他话语中是保留着椛家的颜面的,不像是那种遇到实力强劲之人,去摇尾乞怜。

  那样的话,反倒是让我不好沟通。

  “咳咳,其实吧,你若早显露手段,让萤儿和我们好好沟通,也不会出那么多误会。”椛穹一边说着,一边做了个请的动作。

  椛常在掸了掸袖子,走到太师椅的位置坐下。

  “的确,你若早说出,周家的怪术在你面前就只是笑话,大冠候都咒不死你,我们也就不会碍于周家的关系,如此对你了。”椛常在言辞唏嘘。

  这一下,椛家其余人整体氛围都显得松缓一些。

  椛萤没坐,就站在我身后,她脸上一直挂着喜悦笑容。

  “爷爷开明,老爹明事理,显神不是小气的人。”她轻声说道。

  我点点头,同时站起身来,稍稍抱拳躬身,表示了自己的态度。

  椛常在一脸正色,不过,眼皮还是稍稍痉挛一下。

  “显神年纪轻轻,实力却深不可测,自然有气度。”

  “可我椛家,还是要做一些表示的,年轻人的事情,你们年轻人自己做主,椛穹,去取钟山白胶,便是我给显神贤孙的见面礼!”椛常在微微甩了甩手袖,话语和神态,都显得极其大度!

  椛穹低下头,脸上闪过一抹肉痛,却依旧匆匆朝着屋外走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