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金蝉脱壳_出阳神
笔趣阁 > 出阳神 > 第35章 金蝉脱壳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5章 金蝉脱壳

  其实多一个朋友,少一个敌人,并不是什么坏事。

  只是我对于杨管事第一印象太差,不可能他要见我,我就见他。

  “我并没有太大的兴趣,井水不犯河水,少打交道的为好。”我回答椛萤。

  “这……”椛萤稍凝噎。

  “我想见那位黄叔。”我又道。

  两秒钟的安静后,椛萤说了一个郊外地址。

  挂断电话,三两口扒完剩下的饭菜,我再叮嘱唐全,我夜晚要出去,让他注意安全。

  唐全眼神唏嘘,又带着欣慰:“少爷雷厉风行的模样,更像是老爷了,放心吧,唐叔帮不了什么忙,但不会再给您拖后腿。”

  我温和的笑了笑,说:“唐叔从未拖过后腿,人活着,就是要牵绊和关联,你们在,有关于罗家的就还在。”

  唐全一怔。

  我先回屋取了些东西,在院门内,墙根下做了不少布置。确保一些东西进不来唐家老宅时,唐芊芊也无法离开。

  城隍庙被人盯上,短时间内绝对是个是非之地。

  我怕唐芊芊不辞而别,再去过界投胎。

  她是个傻丫头,除了别墅见我那一次,就再没现过身,恐怕她还是执拗自己的死因。

  一应布置结束,我离开唐家。

  前脚刚出院门,余光瞧见一个妇女站在远处路边儿,鬼鬼祟祟的看着唐家宅子这边儿。

  下一秒,她似是发现被我瞧见了,赶紧朝着远处疾步走去。

  我脸色不变,继续往城中村外走。

  ……

  夕阳垂暮时,我抵达郊区。

  白色轿跑停在路旁,椛萤穿着一袭风衣,纤细的小腿裸露在外,妆容透着些许娇媚。

  我走到她近前停下。

  椛萤微咬唇瓣,说:“前晚商量的好端端的,先弄清楚事情是什么情况,结果昨儿,你就悄无声息的办了那么大一件事儿。要不是司夜瞧见,就让你瞒天过海了。”

  ”黄叔告诉我时,我都被吓坏了,你要怎么补偿?”

  除了娇媚,她语气还夹带着一丝幽怨。

  竟让我升起一种我见犹怜的情绪。

  “有些手段,不便于人前展示,我并不确定一定能找到他,找到后情况复杂,又不得不动手。”我深吸一口气,回答。

  椛萤轻哼一声,转过身,手抄在口袋里,走上田埂。

  她只字未提关于隍司和杨管事的事儿。

  我跟随上去。

  十几分钟后,进了城隍庙。

  焦糊味依旧刺鼻,漆黑斑驳的神像下,黄叔背对着我们,他身形本就宽大,连带着那方帽更显得板正。

  椛萤轻喊一声,黄叔才回过头来。

  他目光落在我身上,眼神比上一次缓和多了,轻叹道:“阁下年纪轻轻,居然能请冥鬼指路,找到动乱城隍庙之人,是我推断错了。”

  我瞳仁微缩,旋即就镇定下来。

  司夜能分辨地气,肯定也能分辨出五鬼气息。

  五鬼的气息和寻常鬼不一样,残留的时间更久。

  反而是椛萤神色惊诧,失声说:“冥鬼?”

  黄叔多看了我一眼,若有所思。

  “椛萤,此事你不可对第四人提起。”他语气变得凝重。

  椛萤贝齿紧咬,抿嘴道:“过阴人可请冥鬼,这事情非同小可,黄叔你放心,我和显神是朋友,不会乱说话的。”

  她小心翼翼瞟了我一眼。

  我点点头,并没有露出不喜,以及其他神色。

  虽说黄叔无意中暴露我一些手段,但椛萤本就要帮我对付孙卓,孙大海父子,她多知道一点儿,无伤大雅。

  许是见我没生气,黄叔放松许多,说:“椛萤和阁下想见我,应该是有事,阁下但说无妨。”

  我道明来意,让他暂且勾掉唐芊芊在过界名单上的名字。

  黄叔眉头顿时紧皱,道:“鬼入阴冥分界,走来世路,这是铁律。名单不只是我有,下边儿一样有,超过时限她没下去报道,阴司就会勾魂,我勾掉名字,她一样要投胎,你拦不住的。”

  我简单解释,说不是不让唐芊芊投胎,只是暂缓而已。

  城隍庙被有心之人盯上,我怕到时候再出事。

  黄叔沉默许多,才道:“这就是我想见阁下的原因。”

  “司夜是嗅到冥鬼的味道,才知道你请了它们出来。它除了瞧见你驱使血怨诛灭了血怨,并未看见此前发生了什么。”

  “单凭血怨不可能带走那么多投胎鬼,动手的人究竟是谁,阁下可否告知?”

  椛萤更是惊疑。

  也不知她是因为黄叔说我驱使血怨而被吓到,还是因为幕后人难缠,让她变色。

  我并没有隐瞒,理顺思绪,将那削瘦男人,以及血怨吞鬼的过程细说一遍。

  本身,我就不想一个人惹上麻烦。

  因此削瘦男人质问我时,我才说他得罪了城隍庙,给自己安了个“来头”。

  按道理说,人新死,魂魄不可能那么快离开,除非是借尸还魂。

  这样一来,他跳楼就不是找死,而是金蝉脱壳!

  我不只是讲了过程,也说了自己的分析和推断。

  这一瞬,黄叔已经面沉似水了,声音冷冽了许多,道:“无论是过阴命的下九流,还是出阳神的上九流,都无法抹掉魂魄本身的存在,这是阴阳两分的规矩。“

  “鬼吃鬼本不违例,可若是人为驱使,就是拨弄阴冥的大罪。”

  “此人借尸还魂来做这件事情,还是盯着城隍庙的投胎鬼,简直是狂妄至极。”

  “我会想办法查清他到底是谁。阁下招惹了他,还需注意安全。若是阁下担心,最近可留宿城隍庙。”

  最后一句话,黄叔就是对我说的了。

  我摇摇头,说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办,婉拒了黄叔。

  其实,那人并没有跟上我,他第一目标肯定还是城隍庙,会认为我是城隍庙的人。

  另外,我待在这里,还要警惕被司夜发现地气,太过危险。

  当然,我只是心里的想,不可能说出来。

  黄叔倒是没强求。

  我又说了一句,等城隍庙干净了,我自会送芊芊来投胎。

  黄叔点头说没问题,若是阴司问话,他尽量搪塞。

  各取所需,我们聊得差不多了。

  椛萤恰逢时宜同黄叔道别,我们才走出城隍庙。

  暮色吞没了夕阳,天变得极黑。

  星点熠熠生辉,圆月高悬,又蒙上了淡淡薄雾。

  走在田埂上,椛萤忽然问我:“能吃下那么多投胎鬼的血怨,绝不是简单角色。你母亲把它灭了?她居然那么凶!?”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