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 他喊我名字_出阳神
笔趣阁 > 出阳神 > 第348章 他喊我名字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48章 他喊我名字

  吕阚愈走愈远,身影愈渐模糊,话音逐渐消散。

  椛祈忽地一声闷哼,她本身保持一个动作,全神贯注的神态,瞬间崩盘。

  她呆呆的看着院门方向,迷茫之余又带着浓郁的不安。

  “姐夫……鬼?”

  “怎么让他跑了……”

  “怎么有点儿不对劲……”

  “他身上的衣服……”

  我没接话,只是眼皮不住的微搐。

  椛祈都看出来了不对劲。

  我能感觉到的不对劲,只会更多。

  一样的绛衣,诡谲无比的话,以及吕阚脖子上的掐痕。

  我一直在想,我身上的命是谁的?

  此刻,却有了答案!

  老秦头从吕阚身上夺走了他的过阴命!

  这条命落在我身上后,余秀作为吕阚的未婚妻,认命不认人,从而保护我!

  我被周亢用咒。

  承受的人,不止我一个。

  还有吕阚!

  而且,我和吕阚之间的关联,绝非那么简单。

  这条过阴命,应该没有彻彻底底过度到我身上。

  正因此,我被咒的时候,吕阚才会被牵连。

  孙大海夺走我命数给孙卓,要彻底的多,因此,孙卓有什么事儿,我并没有被牵连。

  现今,吕阚明显是要找周亢去算账了!

  只是……吕阚并没有多凶,恐怕做不了什么。

  脑子里忽地冒起一个念头。

  吕阚出什么事儿,会影响到我吗?

  很快,这想法就被我打消。

  老秦头手段层出不穷,至今为止,他给我留下的底牌,还没有反噬我的,我应该只会有好处,不会吃亏。

  “姐夫,你怎么不说话?”椛祈又喊了我一声。

  我回过神来,发现她就站在我身旁,小心翼翼的看着我。

  “没事,周亢可能要吃点儿亏了。”我平复心绪,吐了口浊气。

  “啊,周亢吃什么亏?还没到子时啊?”椛祈显得不解,她稍顿一下,追问我,刚才那个鬼去哪儿了?为什么和我一样有绛衣?是不是周家人还在村里咒了他,一次没咒死?

  我让椛祈不要多问那么多了,对上山救人没有帮助,她现在应该做的,就是用荻鼠盯着周家人,看他们什么时候动身。

  “好吧……”椛祈鼓起嘴,又回到门槛前头,坐下后捯饬竹编老鼠。

  不过这一次,她半晌都没有放出去一只荻鼠,一时间,她显得很焦躁。

  我没有催促椛祈,耐心等待着。

  过了得有个把小时,椛祈总算放出了荻鼠,显得惊喜起来。

  几分钟后,椛祈忽然站起身,她稍有色变。

  而她脸上,先前长出来的白色绒毛,又消失不见了。

  “他们走了。”椛祈抿着唇说。

  “也算是正常。”我点点头。

  周亢咒我,充其量,算是顺手而为,对他们来说,救椛萤才是重中之重。

  “走。”我招呼了椛祈一声。

  两人先后出了院子,我径直朝着后山的方向走去。

  距离椛祈荻术被吕阚打断,也就个把小时,就算当时周家人就行动了,他们不熟悉路径,一样走不了太远。

  带着椛祈抄近路,不多时,便到了后山脚下。

  圆月高悬,倒不是鬼月亮了,只是后山上雾蒙蒙的,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冰凉感。

  地面有许多杂乱的脚印,深浅不一,是人刚走过的迹象。

  椛祈本来又要用荻术,我制止了她,意思是现在没必要了,让她留着精力,到时候最好游刃有余的控制荻鼠,能够找到她姐姐。

  椛祈连连点头,眼神坚定许多。

  顺着往山上跟去,不但脚印明显,沿途还有灌木草丛被斩断的痕迹。

  我们速度很快,没追多久,隐约就能听见一些声响,从山上传递下来。

  风往下刮,我们处于下风口是个缘由,距离近了,也是一个缘由。

  放慢速度,我尽量和椛祈走树丛更多的山坡,几分钟后,总算跟上了那群周家人。

  周济和椛常在几乎是并行,周亢跟在周济身后,其余人则辐散开来,行动之余,保持着警惕。

  后山不算太高,这位置,都差不多在山腰了。

  “罗显神就是个十足十的麻烦精,而且还很诡异,没咒死他……”

  “爷,我感觉有些不太自在,心烦意乱的……”周亢被风吹过来的声音,有些飘忽不定。

  随后,周济的话音响起。

  “是有些麻烦,不过,还没有到那个地步,他很会借势,不过,这里没有势给他借。”

  “你咒他第二次了,有爷爷给你的冠帽,不会有意外。”周济倒是显得自信。

  我这才注意到,周亢的脑袋上,果真带着一顶帽子,通体发黄的帽冠,在这夜深人静的深山上,分外引人注目。

  “用术,一定要心思沉稳,冠候才会发挥出更大的功效。”

  “你若是都不自信,都觉得罗显神死不了,那罗显神必然就死不掉了。”

  周济拍了拍周亢肩头,又道:“此番就当是个小历练,你心性方面,的确不如罗显神,但爷爷的冠帽,会让你的冠候道行更深,他必死无疑,以后你要谨记这个问题,不能因为一次挫败,而失去心性,否则的话,咱们周家的术数,你非但会停步不前,甚至很容易被反噬。”

  “明白了,爷爷。”周亢用力点头。

  一旁的椛常在唏嘘道:“两个贤孙,真叫老夫羡慕。”

  “呵呵。”周济笑了笑,才说:“椛萤和椛祈过门后,周彦和周亢这两个孩子,一样是椛家的孝子贤孙。”

  “那是的确。”椛常在摸了摸下巴。

  我能听清这些对话,椛祈一样可以。

  她俏脸则显得紧绷,显得既厌恶,又无助。

  就在这时,前方忽然传来一声闷哼。

  周亢竟一个趔趄,栽倒在了地上。

  周济并没有去搀扶他,只是问他怎么了?好端端的山路,没走稳?还在心烦意乱?

  周亢一边掸了掸身上泥巴,一边说自己没事儿。

  他站起身来。

  接着,周亢显得很疑惑似的,回头看了一眼。

  我瞳孔微缩,稍稍潜藏身影,椛祈和我一样躲闪。

  只不过,周亢那视线,显然不是来看我们。

  “我好像听到罗显神喊我名字了。”

  “奇怪。”

  周亢咳嗽了一声,他脸色有一些苍白。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