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 罗显神,你当死于天黑_出阳神
笔趣阁 > 出阳神 > 第345章 罗显神,你当死于天黑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45章 罗显神,你当死于天黑

  双手指间在律动,剃头刀微微翻转着,我心逐渐沉到了谷底。

  院内的杀机正在弥漫,浓厚。

  “姐夫……”椛祈又看向我。

  前一刻,她还盛气凌人,这一瞬,便可怜巴巴起来。

  “我想帮忙的,结果怎么带来一群臭老鼠,好烦人。”一时间,我都看不出来,椛祈是故意用这神态表情更激怒周亢这群人,还是她真的认为,事情麻烦了。

  “臭老鼠……”周亢声音微颤,他脸皮都在发抖。

  “椛祈,本来是想好好把你接进门,带回了椛萤,也算是双喜临门。”

  “这下,椛萤能风光进周家,嫁给我哥,你只配给我当个妾!”

  “我会好好收拾你这个小贱人!”周亢厉声斥道。

  我手狠狠一抖,一枚剃头刀嗤的一声飞射出去!

  周亢脸色大变,猛地后仰身体,躲过这一刀!

  其余两人瞬间搀住周亢肩头,将其扶起。

  “动……”周亢几乎是怒发冲冠,就要下令!

  就在这时,院门轰然一声被踹开!

  门前站着两人。

  一人,身着色彩暗沉的绛衣,尖嘴,瘦脸,小眼睛。

  两撇八字胡,活像是成精的老耗子。

  另一人余过古稀之年,黑袍,模样同椛萤,椛祈,都有三四分相似。那“老耗子”一般的老人,竟是周济!

  那古稀之年的黑袍人,便是椛常在了,椛家现任家主,椛萤的爷爷。

  两人身后,便再无他人。

  周济冷眼看着我,就像是看一个死人。

  椛常在同样冷漠,撇过椛祈一眼,冷声训斥:“没大没小,无法无天,给我过来。”椛祈脸色又变了变,她惊怒的看着周亢。

  “你……”

  话没说出来,椛祈眼中又都是惧怕,躲在了我身后。

  周亢的眼眸中,却闪过一丝惊喜,怒气被堪堪压了下去。

  侧身,他恭敬行礼:“大冠候,椛老爷子。没想到您二位,来这么快。”

  “事关周家椛家联姻,椛萤的危险,椛祈错信旁人,自然要来快一些。”开口的是周济。

  椛常在的脸色愈发不好看了,还是看着椛祈。

  “连爷爷的话,你都不听了?”

  椛祈紧抿着唇,依旧躲在我身后。

  “罗显神,你好,你很好啊!”

  “掳走椛萤,让她深陷险境,现今又蛊惑了椛祈,都不知道,你身上到底有什么迷魂药!”

  “这倒是简单,身上的东西可以搜,若是搜不出来,届时切开了脏腑,看看心肝。“周亢幽幽开口,再看向我。

  双手却拱起,是冲着周济一抱拳。

  这架势,就像是在请示什么一样。

  周济微微点头。

  椛祈的脸色,却陡然一变。

  “住……”

  她话还没说完,周亢就格外兴奋,他忽然盯着我的眼睛,沉声道:“罗显神!”

  “你当死于今日天黑!”

  我瞳孔微缩。

  刹那间,一股阴冷的气息,像是裹胁了四肢百骸。

  明明,周亢只是说了一句话,我却觉得,好似有什么东西盯上了我一样……

  椛萤和我说过,周家的术法极其怪诞,能说出人的死期。

  如果临期不死,那周家人就要倒霉。

  若是周家接连去咒三次,对方不死,那下咒的周家人就会死。

  当时,陵道人被周济咒过一次,安然无恙,周济应该已经倒过霉了。

  现在,这招式却用在了我身上……

  说我天黑死,我天黑真的会死么?

  “周亢!”椛祈焦急的跺了跺脚。

  周亢却一脸的冷漠。

  椛常在骤然往前踏出一步,严厉的看着椛祈。

  我隐隐挡住椛常在。

  椛祈贝齿紧咬,脸上的紧张不减……

  这时,周济忽然笑了笑,说道:“周亢,毕竟,椛祈也是要过我周家门第的,你先前说的话,我们在外边听见了,这属实不妥,此番事罢,椛老爷子会好好管教椛祈。”

  “椛祈救姐姐心切,再加上年纪颇小,才会被罗显神蒙骗,而罗显神已然活不过今夜,她会明白的。”

  “死在家里,倒也不错。”

  周济一扫院子四周,随后又道:“走吧,罗显神死后,她自然会回心转意。”显而易见,周济都不打算和我冲突。

  周亢这才点点头,他招呼了一下,其余那些人,朝着院外退去。

  至于椛常在,他再扫了椛祈一眼,显得恨铁不成钢。

  很快,他们一行人离开了。

  院内恢复了安静。

  可明明大白天的,阳光炽烈,我却觉得通体发寒,还打了个冷颤。

  椛祈显得犹豫万分。

  她忽地迈步,竟也要朝着院门跑去。

  “你想去找他们?”我蹙眉,喊了椛祈一句。

  椛祈才顿足,她紧咬着下唇,眼中的担忧不减。

  “我得去找周亢……他得收回去这话,不然姐夫你会出事的。”

  “刚才人多,他不会答应的,现在我去找他,他才可能松口。”

  “姐夫,你不应该直接和他说姐姐情况的,如果不说,他也不敢对你下咒。”

  “还好,只是周亢,不是周济。”

  椛祈稍有庆幸一般,又要迈步往门口走。

  “找他,不但没用,你还会被留下,我死不了的。”我微微吐了口浊气,说道。

  “一次死不了,他会咒你三次!”椛祈紧咬着下唇。

  “三次我死不了,那死的不就是周亢了吗?”我回答。

  “这……”椛祈脸色稍显的茫然。

  “你姐姐和我说过周家的怪术,你放心即可,无碍。”我摇摇头,再道。

  椛祈却依旧显得不安,她脸色逐渐苍白,低下头,懊恼又自责的说:“姐夫,对不起……要不是我非觉得能拿捏周家的人呢……也不会把周济引来……要是周济不来,周亢也不会敢轻易咒人……”

  “不是你的问题,我也异想天开了,毕竟术士家族,都不是省油的灯,不过,多一些人,倒不是坏处。”

  这话,一半是安慰椛祈,另一半,就是事实了。

  周家的人手多,外加椛常在,他们必然会直接行动。

  他们走在前头,要么先引走危险,要么,就是牵制住尸仙,反倒是让我有了浑水摸鱼的机会。

  椛祈还是欲言又止,担忧不减。

  我问了一句:“这怪术,应该是拼命吧?”

  “拼命?”椛祈满脸的不解和茫然。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