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没人可以伤害你,我也不行_出阳神
笔趣阁 > 出阳神 > 第342章 没人可以伤害你,我也不行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42章 没人可以伤害你,我也不行

  老秦头的脖颈,竟从中间生生断裂!

  而陵道人的剑,横向一拉,其身体从中间被切开,霎那间,便身首异处!

  老梁咣当一下,落至地面。

  他癫狂的狞笑起来:“老不死的东西!死了还阴魂不散!就是不离开老拐村!现在你还嚣张啊!嚣张啊!啊!?”

  我猛地要挺起身体,绳索绑得太死,还是动弹不得。

  只是我心里头的恨意浓烈到了顶点,恨不得啖食老梁的血肉!

  他的目的,向来不是我!

  否则,他先前就不会那么狠厉的说,要送走我的话。

  这送,并非他先前送我上山的意思,是要杀我!

  老秦头成了鬼!

  刘寡妇被撵成了人皮,他都没出现。

  必然是他晓得,这里危险!

  我成了饵,却迫使他不得不出现!

  “你好端端当个先生,却天天行那鸡鸣狗盗之事!”

  “我棺材匠一脉的传承,你从哪儿弄来的,当我不知道吗!?啊!?”

  “老子一辈子就在老拐村,十里八乡,打了几千口棺材,愣是让你带着个没爹妈的东西,挖了大半!”

  “欺人太甚,你简直是欺人太甚!”

  “今天,我就要把你镇在棺材里头,让你不得超生!”老梁一边从地上爬起来,一边从兜里摸出来个东西。

  那是个黑红色的葫芦,口子被老梁扒开了。

  肉眼瞧不见吸力。

  可老秦头的魂魄被分成三段后,就在不停的崩散,那散开的灰气,便被吸进了葫芦里头。

  老梁还在狞笑。

  一旁的陵道人,邵嗣,却朝着堂屋方向走来。

  不只是他们,四周的棺材中,本身那八个纸扎人潜藏着,一样是对付老秦头的手段。

  只是老秦头的魂魄,被针对的太死,他们都没起到用场。

  这时,他们也朝着我靠近。

  风,刮得愈来愈猛烈!

  呜咽的声响,宛若狼嚎一般,比鬼哭还要瘆人。

  老秦头魂魄化作的灰气,还在不断被老梁吸进手中葫芦里。

  我艰难的仰起头,却还是无能为力。

  我冷不丁的想到一个可能。

  这些个鬼东西,恐怕等不了天亮!

  老梁和尸仙,应该是达成了某种合作。

  他阻击老秦头,尸仙提供帮助,代价就是我!

  他们是不会杀我的,只会将我带走!

  思绪落定的那一瞬,我双眼变得猩红。

  “报应鬼!”

  “我给你机会!出来!”一声低吼,嗓子本身就破了,血腥味浓郁至极。

  手腕是冰冰凉凉的。

  只不过,报应鬼并没有出来,寂静无声的旁观一般。

  那八个纸扎人,已经进了屋里,将我包围。

  邵嗣和陵道人到了我面前!

  他们就要弯腰将我抓起来。

  我双目瞪得更圆,心头完全冰冷。

  嘴角,开始溢出血!

  疼痛是钻心的,让我额头上青筋鼓起,却还是在冒汗。

  豆大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滚落。

  昏厥的感觉,一股一股袭来!

  老梁并没有注意到我这里的变化,包括陵道人和邵嗣,同样没有发现。

  他们只是将我椅子扶了起来。

  而后,八个纸扎人围上我,就要抬着我椅子。

  鲜血本来是丝丝缕缕,成了两股!

  舌头麻木了,不知道断没断,昏厥感浓烈到了极点!

  就在这节骨眼上,忽地,一股凉气覆盖了我的嘴巴,那股疼痛的感觉,瞬间被终止。

  凉气,好像是一双手,轻轻的抚摸着我的脸。

  浓郁的黑气,轰然从地面升腾而起,就像是一条条粗壮有利的手臂,胡乱舞动!

  八个纸扎人,顷刻间被八道地气贯穿。

  刺耳的尖叫声中,八道鬼影猛地窜出,要朝着院外逃窜!

  地气瞬间席卷而去,裹住了那八个纸扎人!

  我眼神冰冷,只剩下浑然杀机。

  那似是抚摸我脸的地气,更宛若实质,让我余光瞥了一眼。

  心头再次一颤。

  因为,站在我身旁的,居然是无头女!

  她身上的旗袍,破破烂烂,身体依旧如同之前一样,完美无瑕。

  从她的身上,涌起一股一股的哀伤。

  “他们……不可以……伤害你……”

  “我……”

  “……也不行……”断断续续的话音中,更恐怖的一幕发生了。

  被地气笼罩的地面,钻出一个个漆黑的鬼影。

  先前被收的鬼龛人,上一次都被司夜吸干了,只剩下他们饲养的膏肓鬼。

  那些个膏肓鬼比之前更深邃,颜色更黑红,气息对比当时出现在魏有明眼前那个,还是弱的多,却比其余我见过的都强。

  鬼龛的八个长老……其中并不包括九长老。

  不过,却还有一个人!

  就是孙大海!

  “吃了!”无头女的腹腔音,骤然变得尖锐,怨毒!

  那些个鬼影,猛然窜出!

  本身,四散的地气已经抓住逃走的那八个鬼,这些鬼影扑上去后,瞬间将他们撕扯的四分五裂。

  以前,是地气吞噬鬼,这一次,被鬼吃,直觉告诉我,他们成不了地气鬼影中的任何一个。

  至于邵嗣和陵道人,则被地气缠身,逐渐被吞噬……

  至于老梁。

  他早就察觉到不对劲,抱着葫芦,惊恐跑到了院门口。

  我身边儿的无头女,忽地消失不见……

  在老梁要钻出门的那一瞬间,一双白嫩的藕臂,捧住了老梁的头……

  人首分离,鲜血飚射而出!

  老梁的尸体,重重倒在地上,葫芦咕噜咕噜的滚落,不过,吸扯还在继续,半空中老秦头的魂魄,还在被拉扯其中。

  或是因为老秦头不成型,地气并没有去吸附他。

  邵嗣消失不见……

  陵道人同样没了踪影。

  那八个纸扎里头的鬼,一样被吃的一干二净。

  慢慢的,地气开始消散,那些个鬼影,全部钻入地下。

  只余下无头女,莲步轻移,走至我身前。

  咣当一声轻响,老梁的头被扔在地上,她微微弯着腰,胸腹正对着我,似像是没有头,她只能这样看我一样。

  “没……没有人……可……可以……”

  “我,也不可以……”断断续续的腹腔音,给人一种浓烈的偏执,甚至是尖锐的情绪。

  这情绪不是对我,可这偏执,是对我的。

  本来,我心应该是冰冷的,可这时,竟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丝暖意。

  纤纤五指抓在我腰间。

  轻微的拉扯感,拴在我腰上的绳索,寸寸断裂。

  地气,还在消散,无头女的身体,同样要寸寸消散……

  我解开束缚,能动了!

  手,瞬间抓住无头女的手!

  触感是一阵冰凉,可还是抓了个空。

  无头女消散一空。

  地面,只剩下小小一团地气,在不停的缩入地下,即将消失不见!

  我眼神一狠,快速抽下左手腕上的鸡血藤手环!

  青气猛地升腾而起,却不能对我怎么样。

  人影刚冒出来一半,他瘦脸上显得极其惊惧。

  “不!我帮你!”“我听你命令!”

  “住手!住手!”尖叫声从他口中炸响!

  我毫不犹豫,将鸡血藤手环扔进了最后那股地气中。

  轰然一下,地气扩大至半米。

  数股黑气,宛若一只只手臂探出,抓住了那报应鬼,猛地往下拉扯!

  报应鬼尖声嘶吼起来。

  “瘟癀鬼!”

  “你就是瘟癀鬼!”“你不是活人!”青气爆发的更多!

  这一瞬间,整个院子好像都蒙上了一层青幽幽的雾。

  我眼睑不停的痉挛微搐。

  这就是我先前打定的主意。

  报应鬼完全不能为我所用,还说过我死了他高兴的话,那留在身上当底牌,都是对我的潜在威胁。

  现在,我更肯定自己的主意是对的。

  这个节骨眼上,他求饶都不肯多求,还说我不是活人!

  给他机会,我就真当不了活人了!

  只不过,一种后怕的感觉,在不停的涌起。

  因为这报应鬼……他居然没有被吞吃掉,甚至和当初的九长老一样,要往外爬出来……

  明显能感觉到,下方有鬼在拉扯报应鬼。

  就在这拉扯间,报应鬼还是一寸一寸的往外爬出来!

  地气……好似也有一个极限!

  正当我额头上又泌出汗珠,在想着怎么样才能把他打进去的时候。

  忽地一下,一只手,从地面扬起!

  五指成爪,按在了报应鬼的头顶!

  报应鬼的眼瞳中,闪过一抹新的恐惧。

  “你……罗……罗显神……你……不……救……救……我。”

  他话音变得断断续续。

  “我,当然不会救你。”我简单明了的一句话。

  那只手通体呈现漆黑,没有皮肉,只有骨头。

  再下一秒,报应鬼被摁了进去!

  地气消失不见……

  院内,变得鸦雀无声。

  只剩下我孤零零一人……

  就连老梁的尸体,都被地气吞了,消失不见……

  不只是老梁,刘寡妇的人皮也没了,那片血污一样干干净净。

  嘴角微微抽动,这倒好,省了我清扫这院子。

  否则的话,才死了一个村长靳钊,又一桩断头命案,还真会有些麻烦。

  解开了脚上绳索,我快步走出堂屋,捡起来了地上的黑红色葫芦。

  空气中还弥漫着一些灰雾,正被这葫芦吸进去。

  我盯着葫芦表面怪异的纹路,其腰身上,还拴着一根赤红色的绳子,分明是朱砂绳。

  这是收鬼的东西,还有镇压的效果!

  我脸色微变,狠狠朝着地上一砸!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