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章 种子_出阳神
笔趣阁 > 出阳神 > 第337章 种子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37章 种子

  v,怨毒的咒骂,在我耳边回荡不止!

  他双手眼见就要掐在我脖子上!

  一瞬间,我脑袋都嗡嗡作响!

  奸夫该死!

  你干嘛要当奸夫!?

  这简直让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身体猛地一闪,躲过他一抓。

  我手顺着在腰间一摸,便是一个黑驴蹄子入手。

  狠狠朝着他身上打去!

  一声刺耳的惨叫,白烟猛地缭绕起来!

  黑驴蹄子刚好打在他头侧,他整个脑袋,竟凹陷了下去,显得分外可怖,就连黑驴蹄子,都深深镶嵌进他脑壳里头,不停地腐蚀着他!

  只不过,他完全没有痛觉一般,再度朝着我脖子抓来!

  一瞬间,我脑袋中闪过万千思绪。

  这死男人先前所说,三书六聘!

  又说女人将他忘得干干净净,还看上了别的男人!

  如今年头,还有几个人讲究三书六聘!?

  不就是先前,余秀房顶的阁楼中,我瞧见了三书六聘吗!?

  要说忘性。

  余秀就连自己是谁,什么身份都忘了!

  甚至先前我感知她,她连我是谁都忘了!

  所谓看上别的男人。

  余秀保护我,在这死男人眼中,不就是看上了别的男人?

  他!

  就是余秀灵位压着那棺材里头的东西!

  没想到,报应鬼不让我开棺,他还是出来了!

  关键点不在于棺盖,应该在于灵位!?

  这电光火石间,男人的手,就快要再次抓住我脖子。

  我毫不犹豫,摸出余秀的灵位,朝着他打将下去!

  霎时,那男人一生哀嚎,他不但没抓我,甚至猛地一下后退,重重的摔倒在地。

  他死死的看着灵位,眼中痛苦,悲伤。

  怨毒和咬牙切齿的说:“你是个男人吗?要躲在女人身后!她不在,你还要躲在她灵位后边儿!”

  “你不是人!”

  “对!你就不是人啊!你也是个鬼!”

  “鬼?!”

  男人嘶的一声,他双手捂着头,就像是意识错乱一般痛苦,脑袋还狠狠撞在地上!

  我愈显得惊疑不定。

  鬼?

  我肯定不是个鬼的。

  可魏有明说过类似的话,我得了瘟病。

  瘟病,言外之意,就是瘟癀鬼。

  虽说我不是,但这男人,怎么会知道这些东西!?

  背后,注视感依旧。

  咴儿咴儿的咳嗽声依旧。

  感觉就像是他在看戏听曲儿一般悠哉。

  男人还在用脑袋撞地,还在哀嚎惨叫。

  我一手摸出来了装满鸡冠血的矿泉水瓶,快速拔出来了三根鸡尾翎!

  注意力,保持分散两处的集中。

  一部分,随时准备着应付老头。

  另一部分,则盯着那死男人!

  他不像是纯粹的鬼,也不像是活尸煞。

  可他说的话,有着太大的不确定性,对我来说,是隐藏的危险!

  一步踏出,我到了院外。

  猛地扬起手,鸡尾翎狠狠朝着他眉心扎去!

  我正要喝出咒法!

  可就在这关键的节骨眼上。

  那死男人猛地顿住动作,他脑袋扬起,瞪着我的双目,成了猩红!

  忽然,他嘴角勾起了一丝古怪的笑容。

  不知道为什么,我内心却涌起一股强烈的心悸。

  这种心悸,让我觉得,如果用鸡尾翎伤他,恐怕会造成一种我预料不到的后果,这对我来说,会没有半点好处!

  咒法,被咽了回去。

  鸡尾翎,快速收回矿泉水瓶中。

  我再度取出来的,是茅有三给我的撞铃。

  猛地一晃手,撞铃发出清脆的声响!

  惨叫声,再次从那死男人口中传出!

  而后,我还听到了一声闷哼!

  闷哼声来自于后方,其中夹带的苍老,分明来自于那老头!

  手,传来一阵滚烫!

  那滚烫,就像是手抓住了烙铁一般。

  我同样一声闷哼,撞铃脱手而出!

  那死男人惊恐的从地上窜起,朝着远方狼狈逃窜。

  我本来想要追出去,又猛地驻足下来。

  转过身,我死死盯着院内。

  粗一眼,没瞧见那老头在哪儿。

  弯腰,顺手抄起来撞铃。

  这古朴厚重的撞铃,表面的纹路,竟然有了一丝丝的溶解……

  烫,倒是没那么烫了,温度是来自于铜化煞的反噬。

  死男人或许没那么凶,老头却凶得没边儿。

  现在没继续晃动撞铃,温度自然降下来。

  只不过……这溶解,让我心都悬起来了一截。

  鬼龛的百尸阵那么凶,撞铃都能对付。

  面对这老头,撞铃就要废了?

  老头,到底是什么级别的鬼?

  走近院门内,我神色极其警惕,四下扫视,却还是没瞧见老头的踪影。

  抬头,盯着刘寡妇的房门。

  屋门是闭合着的,并没有开启过的迹象。

  下方的堂屋也是如旧。

  我稍一迟疑,摸出来一把黑狗骨灰,用力朝着地面一撒!

  香灰会显现出鬼脚印,而这黑狗骨灰则会腐蚀阴气,鬼走过的地方,会变得焦糊。

  结果黑狗骨灰撒了一院子,半个脚印都没瞧见了……

  我绝不可能听错,老头先前绝对在院子里头!

  现在找不到他,是真的见了鬼……

  再多看一眼夜壶,要是老龚醒着,老头想要跑,肯定就没那么容易。

  此外,如果报应鬼能听话帮忙,一样会减少很多麻烦……

  我又顺着所有房间找了一遍,结果还是没找出来老头。

  最后回到院子里,我心头多少有几分郁结,难免的垂头丧气。

  计划不但失败了,还打草惊蛇。

  我忽地想到,为什么老头会跑?

  先前,他都在看戏一样。

  还是我用了撞铃,伤到了他!让他警惕!?

  茅有三的东西,的确非同反响……

  可打草惊蛇的情况下,我还能找到老头吗?

  将八封旗收了起来,我只得离开刘寡妇家,又朝着我家院子走去。

  心头的烦闷愈多。

  不只是老头,还有那死男人……

  他……应该就是余秀婚书上的吕阚了。

  虽说他没那么凶,但一样是个隐患……

  倒是老秦头,他用了什么手段,让余秀来保护我?

  婚书他也没改,余秀那记性,什么东西都容易健忘。

  是老秦头在余秀的手指头上动了手脚?

  老秦头……

  我脸色忽地又苍白一些。

  茅有三,拿自己和我下赌注,赌老秦头没死。

  我言之凿凿,说老秦头死了,却不敢赌……

  心中,慢慢的滋生了一股恐惧感。

  茅有三,始终在我的心里,埋下一颗种子……

  老秦头的问题,其实不能忽略……

  如果他还活着,那他这样对我,是在图什么呢?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