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 酉阳居_出阳神
笔趣阁 > 出阳神 > 第332章 酉阳居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32章 酉阳居

  我反应速度,其实已经很快了。

  可我还是才抬腿,没能完成后退,便被那只手压在肩头。

  只不过,他轻轻一触,手又抬了起来,就像是拍了拍我肩膀……

  不,不对,他就是只拍了拍我肩膀。

  他嘴角的笑容扩大,浮现至整张脸上,显得极为憨实。

  “好高……”

  椛祈才回过身,她讷讷的看着眼前的高大个儿,显然不知道,我们个中已经交锋一次……

  我完全落入了下风……

  如果这里不是冥坊,可能他已经动手,将我强行扣住,我甚至没有办法反抗。

  “罗家少爷,请。”高大个儿又憨实喊了句,做出请的动作。

  他所请的方向,并非那二层楼建筑,而是对面。

  对面是一排平房,他手指的方向,是一个酒肆。

  酒肆很冷清,门口几口大缸,红纸上是字迹粗犷的黑字。

  古色古香的掌柜台上,摆着一排小酒坛。

  没有瞧见小厮,更没有瞧见卖酒的老板,几张桌子中间,一个人静静坐着,双手交叉在一处。

  “姐夫……你在这里,还有朋友吗?”椛祈小心翼翼的问,她还是没看出来问题。

  我微眯着眼,径直朝着酒肆走去。

  椛祈要跟上我。

  我稍顿足,开口说:“去之前卖鬼目的地方等我,不要和茅有三多言多语。”

  “啊?”椛祈没反应过来。

  我眼神露出催促之色,微微摇头,椛祈才脸色一紧。

  当然,那高大个儿并没有阻拦的举动。

  椛祈低下头,匆匆朝着我们来时的方向走去了。

  我这才进入酒肆,径直走到了当中的木桌前坐下。

  眼前的人,年约四十上下,面净无须。

  脸颊稍长,并不瘦,鼻梁挺拔,人中更深长,尤其是他的眼神,格外温和。

  这就构成了他整体给人的第一感觉,谦和。

  朴素的黑布衣,双手置于胸前,依旧交叉在一处。

  我看他,他也在看我。

  “胆量,不算小。”

  不只是人看上去谦和,他的语气同样温和。

  “只是看看这里,就要胆量大吗?还是说,我坐在这里,是胆量大?”我回答。

  其实,我敢坐在这里,胆量只是一部分。

  更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这里是冥坊,冥坊不准许打斗,我笃定对方并不能对我做什么。

  而我,还很想知道,他为什么认识我,他是谁?

  杨管事提过,当年和我爸妈相关那人,知道我,却对我没什么兴趣。

  是因为晓得,我和当年的事情无关,更不知道当年的“尸体”在哪儿。

  眼前这人,是杨管事口中那人吗?

  思绪中,目光没有丝毫游离。

  那人忽然淡笑起来,平复后才道:“看看,是胆量,坐在这里,亦然是胆量。”

  “酉阳居张榜之地,有四方异事,揭榜成事,回报丰厚,可看一眼,就代表引诱,就代表要去竭力完成。”

  “而我面前,只有揭了最上面两张榜的人,可以坐下。”

  “若是完得成,一切皆好,若是完不成,大抵是要送出性命。”

  这人的语调,话锋,都让人觉得玄乎其玄。

  听他的话……

  基本上能断定,我爸妈当年就是从他手里揭榜找尸体?

  那实际上,就是他害了我爸妈!?

  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我看他的眼神,逐渐带着冷冽,以及杀机。

  “坐在我面前,能有这么浓烈杀气的人,少之又少,更可以说,胆大包天了。”

  他双手松开,一手摸着自己下巴,另一手,轻轻的敲击着桌面。

  “不过,你对我一无所知,可以被谅解。”

  “我并非你所想的那个人。”

  “上一任的居士,已经在多年前失踪不见。”

  “你可以叫我费房。”

  他这番话,却让我愣住,眉心更是紧锁起来。

  话语中能直接判断,他完全知道我的底细,可他的意思,是和我爸妈相关,甚至是害他们的人,失踪了多年?

  他接替了那人的位置。

  那二层木楼叫做酉阳居,管事的是居士,他就是新任居士?

  “我知道,你想弄清罗家的事情,而我也想找到他。”

  “我一直在等你。”

  “如果你来不了,大抵你是没有机会,也没有资格了。”

  “现在你来了,就算勉强有一些资格。”费房再次开口说道。

  我回过神来,依旧盯着费房的脸。

  而后我站起身来,往外走去。

  费房并没有叫住我,我注意到,那高大个儿站在了掌柜台后边儿,他冲着我憨憨一笑。

  一直当我走出酒肆,又走出好远一段距离后,我才停顿下来,回头看了一眼。

  高大个儿没追出来,费房也没出来……

  街道依旧是安安静静。

  我背后隐约见汗,迈步,加快步伐往外走去。

  当我离开这条街,又从外沿到了茅有三铺子那条街口时,一眼瞧见了在路边细碎踱步的椛祈,才真的松懈下一大口气。

  费房说了那么多话。

  无异于透出一个目的。

  他在等我,我有用。

  此前,他还将自己摘了出去,说和我爸妈的死无关!

  或许吧,或许他真的无关。

  或许,真如他所说,是上一任居士的事情。

  可被人盯着,着实不是一件好事。

  况且,他明摆着要用我做事。

  我很容易,就会被利用。

  如果我不弄清楚他的底细,就因为他抛给我的东西,贸然去合作,可能我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更有可能,替血海深仇的仇人卖命!

  “姐夫!”远处,椛祈瞧见了我,大喜过望,朝着我跑来。

  我收起思绪,三两步,便和椛祈碰面。

  她张望我身后,稍稍松口气,又要开口时,我没有停顿,又朝着前方走去。

  椛祈赶紧又跟上我。

  很快,我到了茅有三的铺子前头。

  铺子虽然开着,但茅有三的人不在,躺椅上空空如也。

  “老板,老茅呢?”我扭头,问了对面的铺子老板。

  “咦,刚才还在呢,一晃眼的功夫,怎么没了?”

  我稍皱眉。

  椛祈也瞟了一眼茅有三铺子里头,小声说了句:“先前他来了,还和我说话呢,我没有和他搭话,刚才他还躺在这里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