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1章 张榜_出阳神
笔趣阁 > 出阳神 > 第331章 张榜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31章 张榜

  椛祈的这番话,一时间就让我刚平复下来的心绪,变得紊乱。

  要是真如她所说的这样,那领头未免太过恐怖了些。

  他,又想借用魏有明做什么?

  我半晌没说话。

  椛祈见我没回答,小声又道:“我就是随便提了一句,可能是我想得太多了,这也没道理。”

  语罢,椛祈扭头再看向戏台子,不过,她也显得心不在焉了。

  倒是老龚,脑袋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在茶桌上,直勾勾的瞅着筒子。

  他眼中有渴望,又有一丝丝胆怯。

  “有一点点饿。”

  “这东西……好香。”老龚舔舐了一下嘴皮。

  我眼瞳稍稍一缩。

  还没等我开口说什么,老龚嘴巴猛地张开。

  那张嘴的幅度,都赶上当时咬魏有明胳膊了。

  一口下去,筒子生生被咬掉十分之一。

  老龚用力的咀嚼着,愈咀嚼,脸色反倒是愈兴奋。

  余下的一截筒子,断茬处弥漫出鲜红的血迹。

  椛祈再被吸引目光,稍稍捂着嘴。

  我没有阻拦老龚了。

  先前没来得及,人皮被咬断。

  我升起另外一个想法……

  招魂和控制邬仲宽,我根本没头绪,只是能那么做。

  现在老龚要吃掉整张人皮,会不会让老龚自然而然,有了对邬仲宽的压制性?

  当然,这只是一个揣测,可以稍稍试探?

  几分钟,老龚又咬了一截人皮筒子。

  时间一点点过去,人皮筒子愈来愈短,已经被老龚吃得七七八八。

  当所有人皮筒子进了嘴,老龚困倦的打了个哈欠,脑袋都低垂下去。

  我却看到极为瘆人的一幕。

  老龚的后脑勺,秃瓢了。

  本身他头发是少,但还没到秃了瓢这种程度。

  现在不但秃瓢,那皱巴巴的头皮,隐隐约约,竟出现了一张脸……

  那张脸紧闭着眼睛,显得极为痛苦。

  不正是邬仲宽的脸吗!?

  脸的四周,那皱巴的头皮,就像是坑坑洼洼的牙齿,似在不停的蚕食一样!

  “天有三宝日月星,人有三宝精气神……”

  那张脸的嘴皮,微微颤动。

  我心头一震。

  这声音,分明是邬仲宽的!

  他说是沉睡了,实际上没有?

  不,不对……是因为人皮被老龚吃了,多多少少,让邬仲宽醒转了一丝?

  我刚想到这里,邬仲宽那张脸皮忽地僵硬,他口中玄奥的字眼,忽地变成了怪异唱腔。

  “伸手摸姐耳仔边……凸头耳交打秋千……”

  “伸手摸姐肩膀儿,肩膀同阮一般年……”

  “伸手摸姐胁肢湾,胁肢湾弯搂着肩……”

  邬仲宽本身的面容,是极为正经。

  甚至,当他压制住老龚的时候,连带着老龚那般猥琐面容,都能变得正正经经起来。

  可现在,他正经的脸,变得极为猥琐,像是被老龚支配……

  “呼……哈……”老龚垂下去的头,又仰了起来。

  “饱暖思那啥哟,难受哟。”老龚说着,又打了两个哈气。

  他脑袋缓缓消失不见了……

  明显,我觉得腰间的夜壶变沉了一些。

  椛祈抿了抿嘴唇,她多看我腰间一眼,却没吭声。

  我微微吐了口气,才道:“先出去吧。”

  站起身,椛祈便起身跟着我。

  离开老茶馆儿,我感觉身体有些空。

  静站了相当长一段时间,直到椛祈都问我怎么了,是不是哪儿不舒服,我才摇摇头,完全回过神来。

  并没有径直离开冥坊,我先出了这条街。

  街口上,茅有三的铺子开门了,他坐在躺椅上,摇着扇子,显得极为优哉游哉。

  茅有三没和我打招呼,我看了他一眼,则稍稍点点头。

  冥坊的整个构造,是圆形的,绕着外圈走,到了东南角的位置,果然又有一条街。

  我走进那条街口。

  周遭的铺子要显得安静很多,基本上没什么行人,有些铺子居然空着,连个老板都没有。

  我走的很慢,打量着每一个铺子。

  大概走到一处位置停下,这里有一个木质的二层楼建筑。

  判断街口到这里的距离,以及这建筑的形状,和老茶馆儿有些相似。

  门是开着的,不过开的很小,就两米见宽。

  里头是一条幽深的通道,瞧不见更深处的位置。

  不过通道两侧,并非墙壁,而是木质柜台,类似于老铺子中的掌柜柜子。

  隐隐约约,那些柜子后边儿站着人。

  我没有进去,目光落至门两边。

  那两面墙上,就贴着不少纸张了,仔细一看,端的是张告示墙。

  规整的字体,写着一桩桩事件。

  我目光落在最低边儿一处:“靳阳东郊,探黑煞女子墓,女尸完整者,作价大黄鱼一条。”

  视线移动,再到了最显眼的地方,那里的纸张要陈旧的多,像是贴上去很久了。

  那里有两张纸,分别记载着;

  “靳阳西郊百里外,其地多石,石中有龟,龟中藏尸,乃灵龟养尸也。取此尸,可易物钟山白胶、阆风石脑、黑河蔡瑚、太微紫麻……取其一。”

  “绥化县精神卫生中心,藏一二十八狱囚,取此囚,可易句曲山五芝消息。”

  其余纸张的记载不一,新旧程度不一,却让人心生寒意。

  不提其他的。

  这里张贴告示要捉魏有明……

  看来已经很多年很多年了,绥化县早就成了区,都没人来揭榜。

  天知道,领头是打算揭哪一张告示?

  当年我爸妈,又是揭了哪一张?

  等同于魏有明这事件的靳阳西郊百里,灵龟养尸,恐怕也是不弱于魏有明一样的恐怖。

  “姐夫……”

  “你别看这两张了……不是给普通人的,是给道士的。”

  椛祈拉了拉我,小声说道。

  “嗯?道士?”我略疑惑。

  “钟山白胶这些东西,我听周家的人说过,是很值钱,不,是价值连城的药,道士才用得上。”

  “那个什么五芝消息……都说上芝了,肯定也不简单。”椛祈低声解释。

  我才恍然。

  不过,这地方,道士并不会来。

  本来,我打算转身离开。

  来这里,也只是先看看,先了解了解,不代表我现在想插手这件事儿。

  可我刚转过身,就脸色惊变。

  因为在我身后,居然站着一个人。

  不但我没察觉,甚至椛祈也没有反应!

  那人身材极高,极为壮硕,少说都两米高了。

  他低头瞥着我,嘴角勾起一丝笑容。

  “我家主人,请罗家少爷饮茶。”高大个儿声音略憨,蒲扇般的大手,朝着我肩头压下!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