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鬼鬼祟祟的师父_出阳神
笔趣阁 > 出阳神 > 第328章 鬼鬼祟祟的师父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28章 鬼鬼祟祟的师父

  茅有三视线落回我脸上,驴脸上的小眼睛,更是笑的眯起。

  “你提醒了我几句话,我倒是没有太惹出事端,又完成了一桩大生意,多少,是要给出来些彩头的。”

  “这撞铃拿着吧,不要那么容易死了,我还是想和你做生意。”

  “另外,我不喜欢人喊我先生,你可以喊我老茅。”

  茅有三这话看似亲近,却让我身上毛毛的。

  很简单,我依赖茅有三的事情越多,他得到我的可能性就越大。

  韩鲊子虽然平日里不和茅有三打交道,但他油尽灯枯之时,还是选择抓住了茅有三……

  在某些不得已的时刻,茅有三就是最终选择……

  “平日里不想见到我,今天主动来,有什么事情,但说无妨。”茅有三又道。

  我吐了口浊气,这才道明了来意,想要进入冥坊的信物。

  茅有三点点头,他进了旁边一房间,出来后,手中便拿着一条黑玉。

  他都没问我,便直接递给了椛祈。

  椛祈接过后,小心的说了句谢谢。

  结果,茅有三的目光还是在椛祈身上,他那眼神,极为直接,就好像看什么值得收入囊中的好物件。

  进门一眼,此刻一眼。

  茅有三又要开口。

  我稍稍侧身,挡住了椛祈,沉声道:“茅先生……”

  茅有三眉头微皱。

  “老……茅……”我话音略沙哑,还有种说不出的不适。

  毕竟,我和茅有三不只是年龄,还是实力,身份地位,都相差甚远,这样叫他,多少失了规矩。

  没想到,茅有三脸上的笑容反倒是多了。

  “显神你好福气。”他拍了拍我肩头。

  我:“……”

  椛祈的脸色更白……

  茅有三还是在笑,像是什么都没看出来似的。

  可我却觉得愈发不自在,没看出来什么,反倒是问题更大……

  “看来,你还有事情想说?”茅有三忽地又道。

  话题被拉开了,茅有三便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我们坐沙发。

  我没有立即坐。

  让我犹豫的,还是孙卓的事儿。

  如今,韩鲊子已经晓得孙卓底细,不光是韩趋所说那些,他自己一样会联想,最近监管道场的哪些问题,该出不该出。

  孙卓来自于四规山,师尊是明镜真人。

  韩鲊子都要去四规山禀报,甚至有可能明镜真人派遣人下来了。

  话里话外,韩鲊子提醒过我,四规山规矩硬,脾气大,不好招惹。

  届时,真和孙卓对峙,孙卓废了,四规山的怒气,会有多大?

  最关键还有一点,我多加的证据,是化萤……

  即便先救出椛萤,她不会抵触我,并且也能说服化萤做前提,依旧风险很多……

  譬如,韩鲊子说过,道士问魂……

  这会不会类似于鬼婆子的拔魂术?让人没有秘密,将一切全部和盘托出?

  万一从化萤口中说出地气两个字,我就会走投无路。

  因此,这件事情看似是良性发展,实际上对我有没有好处,还真的有待商榷。

  更重要的是,孙卓被带走了以后,我还能拿回阳神命吗?

  四规山,会将命还给我么?

  这桩事情,太没有定数了……

  茅有三的眼神愈发深邃,他并没有催促我。

  “还是孙卓。”我闭上了眼,哑声开口。

  “他算是暴露了。我把他卖给你,你现在可以买了。”话语间,我再睁眼,目光灼灼。

  椛祈一脸茫然,显然是听不懂。

  茅有三的眼中则精光乍现!

  他点点头,又摇摇头。

  “暴露了,没有完全暴露,韩鲊子倒是说了一些。”茅有三道。

  我心头微凛。

  韩鲊子,居然连这个都说了?

  不,不对……

  我忽略了一个点,就是韩鲊子,为什么要将自己卖给茅有三。

  如果是因为韩趋,其实韩趋已经死了,结局只能是投胎。

  排除这一点,韩鲊子就有不能死的缘由。

  那……是否是因为孙卓呢?

  毕竟,韩鲊子是个道士。

  孙卓的安危,换句话说,和长丰道观息息相关。

  甚至,孙卓还是长丰道观监管候选……

  如果韩鲊子死了,孙卓的身份无法被揭穿,那长丰道观……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内心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若真是这样,韩鲊子算是付出了自己的一切,就连尸体都卖了,是为了维护长丰道观……

  多多少少,这有些悲壮。

  茅有三的猎道……算是拤在人最软肋的地方……

  又有几个人,能够抵御得住?

  想到这里,我看茅有三的眼神,隐隐有些说不出的不安。

  越了解,便越惧怕……

  因为,我怕总有一天,我自己承受不住那个“引诱”。

  被茅有三给猎取……

  “你,又在想什么?显神小友,你比最初我认识的时候,变得更机敏了。”茅有三再度开口,打断了我思绪。

  不过,从他的眼神,我好像看出来,他揣测到了我内心想法一样……

  不,不是揣测!

  而是看穿,是洞悉!

  仔仔细细的去看茅有三的眼睛,他的双眼,好似有看穿一切的睿智!

  再度闭眼,再度睁开,我稍显的疲倦。

  因为,我抵抗不了茅有三。

  他的洞悉和看穿,仿佛无处不在。

  “怕。”我回答。

  “呵呵。”茅有三笑了起来,他拍了拍自己肚子,才道:“为什么怕?我对你不好么?”

  “大抵是一些事情,你想不通,弄不懂,不过,今日你想不通的,来日必然会想得通。就像是那些道士,见我如同洪水猛兽,可真的需要我的时候,恨不得喊我一声爹。”

  “年轻人,多个朋友,多条路。”

  “况且,你的路不止一条。”

  “譬如你那鬼鬼祟祟,怎么也死不了的师父。”

  “譬如,你刚才说的孙卓。”

  我瞳孔微缩。

  不是因为茅有三提起孙卓。

  而是因为,他说鬼鬼祟祟的师父!

  老秦头,哪儿鬼鬼祟祟了。

  还有,死不了!?

  这什么意思!?

  我都见过老秦头的棺材了啊!

  “你什么意思!?”我声音变重,呼吸都变得急促许多!

  “嗯?什么什么意思?”茅有三摸了摸下巴,笑眯眯的说:“不就是,你可以卖的两个人?”

  “一个人这辈子,有多少难关难事,想来,不超过一掌之数。”

  “你师父值四件事,孙卓嘛,就值一件。”

  “倒不是我讨价还价,孙卓那里毕竟有些麻烦,毕竟没有逐出监管队列,我也才晓得他师父是谁。”茅有三一本正经的解释。

  我脸上的筋肉抑制不住的抽搐痉挛,呼吸粗重,额头上泌出豆大的汗珠。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