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章 玄相金齿地如神_出阳神
笔趣阁 > 出阳神 > 第316章 玄相金齿地如神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16章 玄相金齿地如神

  “会!会!会!哎哟,哎哟!”

  “爷你放一万个心,老龚我猛啊,鼻观鼻,眼观眼,心观心!”

  “欲知真下贱,眼大为不良,女人摇膝坐,蜂腰口大垂……女人桃花眼,须防柳叶眉……意情为醉眼,终顺人风……”

  老龚那张脸,此刻端的是意乱情迷一样。

  他口中那番话,听起来正正经经,像是很玄奥,可再细听,又觉得不大对劲儿。

  “啊呸呸……错,错了……”老龚眼珠子又瞪得溜圆,他那番话明显没说完,又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干巴巴的话音,竟有了几分磁性。

  “天中部位赤色点,月内防火与雷电!”

  “天中天庭黑气朦,意外再凶月内中!”

  “印堂连鼻准枯白,血光之灾月内来!”

  “中正司空连青气,月内车马血光灾!”

  “老龚我玄相金齿,保得住小大娘子安宁!”

  语罢,老龚都目光灼灼。

  我脸色彻底变了。

  此刻老龚的腔调,就和他被邬仲宽那一缕残魂完全控制了一模一样。

  可老龚明显没有被控制!

  上一次,邬仲宽那缕残魂,就彻底沉睡了。

  是老龚……掌控了那缕残魂带来的记忆?

  所谓玄相金齿,是说他算命本事高超?!

  椛祈呆呆的看着老龚,她张张嘴,愣是没发出声儿来。

  “听不懂……可觉得好威猛,老龚你好厉害。”椛祈抿着嘴,呆呆的说。

  “哎哎哟……小心肝儿哟……咦……”

  “心观心……”

  “我心呢?”

  老龚的眼神,又变得涣散,茫然……

  这期间,韩趋和丝焉,早就回来了。

  只是他们停在我身边,没敢打断老龚的话。

  一人,一尸,同样震惊的看着老龚。

  “邬仲宽……玄相金齿地如神……”

  “可邬仲宽……死了……”

  “他的魂?”

  这时,韩趋才茫然开口。

  “不是,是一缕残魂,不好解释。”

  “残魂……阳神鬼……”丝焉的话音略虚弱,不过,她眸子更显得明亮。

  “他,是要跟我们上山的,她,也要上山,她能刺激老龚,关键时刻,恐怕有大用!”丝焉目光从老龚脑袋上,移动到椛祈的脸上。

  椛祈刚显得一阵喜悦。

  老龚脑袋忽然晃了晃,眼中的涣散茫然消失不见,一副猥琐的模样,道:“冰山大娘子,有事儿,就喊老龚。”

  丝焉的脸色,顿时沉的如同寒冰。

  韩趋同样神态不悦,不过,他并没有敢多说什么。

  老龚先前那番言论,太过令人忌惮。

  当然,不只是如此。

  毕竟老龚是我的鬼,韩趋是要顾及这些的。

  椛祈再嘟起嘴,竟伸出手,一个爆栗敲在了老龚头上,疼的老龚哎哟一声。

  “男人越年轻越花,越花就越渣!你都老成豆腐渣了,还朝三暮四,朝秦暮楚!”

  “骗子!我要不喜欢你了!”

  椛祈手猛地一抛,老龚就成了一道抛物线被扔了出去。

  “哎哟……”老龚脑袋一转,竟是没有被甩飞,而是半空中停顿下来,倒飞而回,还落在了椛祈的肩头。

  “小大娘子莫气,伤心又伤肝儿,野花招惹人,家花最温柔,错了,老龚错了……”

  老龚跟了我那么久,我是真没想到,他有这么油嘴滑舌。

  让我觉得,带着这夜壶,都尴尬不已。

  不过,椛祈俏皮的对我眨了眨眼,眼中露出得意。

  老龚还在低声絮叨,求着椛祈原谅。

  丝焉面沉似水,看老龚的眼神,多少带了一丝厌恶。

  至于韩趋,他轻吐一口气,稍稍平缓一些。

  我不就这件事多言了。

  椛祈那般话语,的确是在放长线,钓老龚。

  这种情况下,老龚还真可能起到大用。

  “山上有变数,韩道长恐怕危矣,不过,应该时间来得及,茅有三上去了。”我和韩趋说道。

  其实,我说时间来得及时,韩趋眼中都多了喜色。

  可当我提到茅有三的时候,他就大惊失色。

  “茅有三!?”

  “猎道的茅有三!?”

  他忍不住,拔腿就要往山上走!

  “开车,会快一些。”我立即喊道。

  茅有三这名字,对道士来说,太过敏感了。

  韩趋才僵住,我示意他们上车。

  他和丝焉这才上车……

  韩趋还是保持僵硬的动作,坐不下去,只能在车上弯着腰,显得很滑稽。

  不过,他的脸色丝毫不滑稽,格外的铁青,一直催椛祈快一点。

  “为什么茅有三会来?为什么……你……”

  丝焉的目光落至我腰间,本身她一贯平静的脸色,都变得惊疑。

  “你……把自己卖了?”

  韩趋脸色再变,又看向我,焦急更浓郁了。

  我当即摇头,说没有,为了避免更大的误会,我又立即说了:“先前引走那人,我不是对手,差点被杀,茅有三救了我,他又看见惊雷,说韩长老快不行了,他得快点儿上山,我又想救你们,他就甩给我撞铃,然后走了。”

  韩趋神色刚刚松缓,瞬间又紧绷起来。

  丝焉更显得惊诧。

  “你想救人……茅有三就给你撞铃?”

  “这不可能,你……和他什么关系?”

  眼看,他们的注意力都在我和茅有三的关系上了。

  这节骨眼上,并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

  “我和茅有三之间,是有些关系,不好说,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们,他不猎道了。”

  “我们尽快上山,他这么着急找到韩长老,应该是想救人。”我沉声解释。

  “救人?”丝焉却摇了摇头,她眼中极度的冷漠,还有一丝丝说不出的忌惮和惶恐。

  “他不会救人的,而且,他不猎道了?也是不可能的,只是因为约束!”

  “茅有三,是一个随时会出尔反尔的人,除非你让他发誓。”

  “他会的!”

  “不能让他接触到韩长老!风险太大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

  茅有三,不会是想杀韩鲊子吧?

  不……不对……

  我忽然又想到一点,茅有三说趁热……他该不是想买尸收尸?

  “茅有三的猎道,是什么意思?”开车的椛祈,显得疑惑万分,她插了一句话,打破了眼前的氛围。

  “哎,哎……我知道,我知道!”老龚赶紧大声喊道。

  “老龚,你小点声,惊到我耳朵了!”椛祈气鼓鼓的说了句。

  “哎……好……”老龚弱弱的回答。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