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0章 山下大鬼_出阳神
笔趣阁 > 出阳神 > 第310章 山下大鬼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10章 山下大鬼

  冷不丁的,我又回想起来黄叔叮嘱我,要小心领头……

  就是因为椛祈现在发现的,领头不是一个人?或者说,不只是一个魂?

  可我还是弄不明白,他下杀手的缘由!

  要说得罪,张栩的确得罪过领头,可完全没必要在这个时候下杀手吧?

  况且,领头自己都说了,他在等我们。

  就算他有另一部分,应该也是一个人才对啊。

  杀张栩,太过离奇。

  他还能瞧见荻鼠,更知道我在找他才对……

  越想,我越想不清缘由,就越觉得心绪烦闷。

  “隍司领头,杀我监管道场青袍道士,此事,无法善了,即便隍司对韩趋师弟有恩,却依旧要禀报韩长老,定要一个交代。”

  丝焉的话音带着一丝丝肃杀。

  韩趋身上的杀意,更是没有减少。

  他忽然微眯着眼说了句:“吴领头如果有问题,并且他本身知情的话,实际上,这附近就没有别的危险?鬼龛并没有找来?”

  我瞳孔一阵紧缩。

  韩趋说的没错……

  动手的人是领头的话,就和鬼龛没有半毛钱关系了。

  先前突袭韩趋的是鬼龛,现在,鬼龛却还没找上来!

  怪不得,领头会说自己出去,并且对危险没什么畏惧……

  感情,这相当于贼喊捉贼?

  或许领头自己转上一圈儿就回来了。

  更或许……他带回来张栩的尸体,说发现张栩被杀?!

  推理了一大堆,却还是弄不出领头要杀张栩的缘由。

  只是椛祈这番话,无疑将领头逼上一条绝路,而领头自己还不知……

  车继续在夜色中穿梭,窗外景色飞退。

  或是说出来了,或是远离领头了,椛祈显得轻松许多。

  不知道什么时候,老龚从夜壶里出来了。

  副驾驶没人,他脑袋就在副驾驶那里,眼珠子一上一下,飘忽动着。

  韩趋没有继续说话,丝焉也没有再吭声。

  车内的氛围显得极度凝滞。

  于我来说,这事情,却又造成了新的变数……

  领头有问题……

  邬仲宽的人皮却还在他那里。

  和他再合作,无异于将自己置于危险之地……

  可没有领头的话,老拐村那里,就没了别的帮手,只能我孤身一人。

  好吧,退一万步说,不是一人。

  地气中的鬼,数量俨然不少。

  我现在回监管道场,更有机会收走报应鬼!

  我的实力,已经远远不同于先前了……

  思绪愈发发散,许久许久,我才勉强压抑下去。

  只能稳打稳扎,走一步算一步了……

  终于,车到了长丰道观那座城中山下,椛祈驱车上了盘山公路。

  表面上看,其实没有任何问题。

  山路依旧,好像并没有遭遇韩趋所说的鬼龛入侵。

  丝焉神色稍显镇定。

  只是,韩趋的脸色,却愈发的凝重,甚至显得惊疑不定。

  “韩兄,哪儿不对劲吗?”我蹙眉问韩趋。

  “气息不对,阴气虽然掩饰了,但我还是觉得很舒服,以往能让人舒服的,是道观的阳气,即便是天黑,阳气也很重,可现在重的是阴气,我越觉得不舒服,反而越不对劲……”韩趋哑声开口。

  丝焉这才微微变色。

  “的确……阴气不太对劲。”她不自然开口。

  倒不是丝焉的实力比不上韩趋。

  女人属阴,对于这种气息的感受,显然不如现在是活尸煞的韩趋……

  “好奇怪……怎么还没到山顶,应该早就到了才对啊?”

  椛祈忽然踩了一脚刹车。

  因为惯性,我们都往前冲了一下。

  老龚更是哎哟一声,一脑袋滚进了副驾驶下边儿。

  车窗外,有些雾隐朦胧。

  那朦胧的雾气中,好似有一些人影晃动着。

  可仔细去看,却又看不见了……

  “鬼打墙?”丝焉的语气显得很冷冽。

  “像是,应该是山口有只大鬼,这气息不是祁家村的报应鬼。”韩趋摇头回答。

  我稍加分辨,同样摇摇头:“不是魏有明。”

  我提魏有明的名字,瞬间让丝焉脸色微变,她露出一丝丝担忧。

  “那还真有可能,是鬼龛的人来了。”韩趋哑声开口。

  椛祈不安的看着我们,问我们那怎么办?继续开车?

  她不自然的补了一句,说可能开不上去,一直在绕圈子。

  一时间,没有人开口说话,都在分析情况。

  直接能断定的就是,鬼龛想要魏有明,那报应鬼,也想要。

  可能他们会乘虚而入。

  甚至有可能,趁机杀了韩鲊子!

  毕竟,孙卓已经有暴露的风险了。

  这也是韩趋担心的事情,因此他才会直接回来。

  和鬼龛的斗起来,并不是明智选择……

  我能不怕,还是因为地气。

  真要不动用地气的情况下,膏肓鬼都足够我喝一壶的。

  余光看了一眼韩鲊子和丝焉,我没开口提议,再等他们的决定。

  这节骨眼上,顺势而为最好。

  只要保住韩趋,我目的就达到了。

  “山,是必然要上去的,也必然要见到韩师伯。”

  “车开不上去,就走上去,鬼打墙遮的是眼,迷的是心,驱逐掉孔窍中的阴气即可。”丝焉开了口。

  韩趋的目光闪过一丝灼热,甚至,还有一丝丝期翼,就像是丝焉这番话,代表了什么东西一般。

  “下车。”丝焉率先下车。

  我们几人随后下来。

  不过韩趋没下来,他只是在车门口杵着。

  下一刻,丝焉忽地双手并拢,似是掐出某种诀法。

  紧跟着,她口中低喃着。

  她语速太快,而且字眼太深奥,让人听不明白。

  这喃喃话语间,丝焉忽地拔出腰间拂尘,她噗的一口,竟喷出一大片血来。

  拂尘在血雾中一扫,尘丝尖端,蕴满殷红血迹。

  她抖手往前一送,拂尘变得绷直,像是一根粗长的毛笔一般。

  而后,她快速舞动拂尘,是在地面画符!

  符文是直接从头贯穿到尾的!

  就像是只有一笔一划!

  而刚开始的部分,在快速消散,像是符画了就溶解了。

  不过,丝焉并没有丝毫紧张,也没有半点停顿,手速反倒是更快!

  当符快要完全成型时,她噗的一口,又吐出一片血来!

  雾气……像是在支离破碎。

  不,不只是雾气,是眼前所视的东西,在支离破散……

  下一刻,再看清的一切,让我头皮发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