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 它吃了老道士!_出阳神
笔趣阁 > 出阳神 > 第309章 它吃了老道士!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09章 它吃了老道士!

  “得知他要对我和韩长老下杀手,你怎么不觉得奇怪?”

  “甚至,没有反驳?”

  丝焉的语气,变得疑惑许多。

  韩趋的双拳,慢慢紧握,又缓缓松开了。

  他低头看着自己胸膛,忽然说了句:“师姐,上次那张符,真的就根除不掉吗?”

  “隍司用了一群鬼婆子,就救了我。”

  “孙师兄……”

  韩趋的呼吸,语气,变得粗重了。

  “孙师兄……”

  他再一次重复……

  摇了摇头,他声音变得嘶哑:“这件事情,太过重要,我不能说,若是说了,恐怕会连累师姐。”

  “可能……我们的确得放弃张栩师伯,尽快离开这里……”

  “我要去见父亲。”

  明显,杨管事的眼眸中闪过一丝丝失望,他是没听到关键信息。

  我堪堪松了口气。

  其实,丝焉能听,甚至,并不怎么聪明的椛祈也能听,杨管事最好别听。

  毕竟,这种秘密,我不想暴露在隍司面前。

  掺和上了隍司,事情也可能带着更多不确定性。

  甚至到时候,孙卓会说,韩趋被隍司控制,是隍司想要分化监管道场的手段?

  现在这结果,就要好得多。

  “道观内,不能回去。”

  “变故,你已经知晓了。”丝焉眉头紧皱,拒绝了韩趋。

  她看韩趋的眼神,也有一丝丝不悦。

  韩趋显得很不适,甚至有些闪躲。

  他不是因为道观的事情闪躲,而是没有告知丝焉她想知道的东西而闪躲。

  再度苦笑,韩趋再说:“越是这样,我们越是要尽快回去,我忽然想到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如果,是真的话……那现在的道观,应该正在被鬼龛的人,逐渐包围……”

  “我父亲危矣……整个监管道场……都危矣!”

  唰的一下,丝焉脸色惊变。

  韩趋脸上的苦笑,隐隐成了坚决,还有一丝丝视死如归。

  “罗兄,我会和师姐回去,你就在这里吧。”

  “我们走了之后,这附近的鬼龛人应该也会离开,我的目标,应该比你大。”

  “你帮我已经不少,若这一切是事实……我……”

  韩趋没说完最后的话,他的眼眸中,却闪现过一丝丝惶恐不安。

  “我跟你过去,真若是这样,你更需要被保护。”我毫不犹豫的接话。

  “对对,姐夫,我们也走!”椛祈显得很惊喜,小声喊道。

  “罗兄,你莫要冲动!”韩趋伸手,按住我肩头。

  我反手抓住了韩趋的手掌,笑了笑,说:“冲动,或亦是机会,也是一种验证方法,或是我能堂堂正正的站在这乾坤下,或是过街老鼠,只能藏在臭水沟里。”

  “韩兄帮我,我不能害了韩兄。”

  “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一切,必然会有转机。”

  我这句话,同样说的模棱两可。

  只有韩趋能听明白。

  丝焉和杨管事,都听不懂。

  更别提椛祈了。

  不过椛祈并不在意这个,只是一直看着门口,她确确实实很想离开……

  “杨管事,你就在这里等领头吧。”

  “最近的事情多谢了,我送韩兄回来后,就打算回老拐村,你帮我带话。”我果断的和杨管事说。

  杨管事微吐一口气,这才点点头。

  “距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得尽快了。”丝焉美眸凝重,脸色也紧绷着。

  她并没有追问先前的问题。

  只是隐隐郁结的眉心,让人知道,她现在的心情并不轻松。

  “门口有辆车,我可以开车的。”椛祈恰逢其时的开口。

  我目光则落在杨管事身上。

  “好说,好说。”杨管事立即转头去了老褚先前进的房间。

  很快,杨管事出来了,手中拿着一把车钥匙。

  隐约能瞧见,老褚屋门开着,他气得不轻,嘴角那颗痣都在发颤。

  我们几人快速离开院子,上了路边那辆破旧面包车。

  很快,椛祈就发动油门,驱车往外驶去。

  夜色静谧,这儿老旧的街道,更有些阴森。

  几分钟后,车到了正常路上。

  椛祈显然松了一大口气,一手扶着方向盘,另一手,拍了拍自己胸脯,惹得一阵波涛。

  “老道士……死掉了。”

  椛祈语出惊人!

  车内,骤然变得安静一片。

  韩趋脸色骤变,丝焉同样大惊失色。

  我同样错愕,更觉得心跳紊乱。

  鬼龛来人,那么凶?

  那领头会出问题吗?

  “胖胖领头杀的……可不对劲……胖胖的领头,明明在我们面前的……就是不对劲……太邪门了……”

  椛祈是真被吓坏了,先前什么都不敢说,这会儿嘴巴像是倒豆子似的,吧嗒吧嗒说了一大串。

  “人怎么可能变成两个……”

  “不对……也不是两个,杀死老道士的那一个,斯斯文文的邪门儿,我们面前的那个,胖乎乎的,不像是坏人……”

  “可人越不像是坏人,就越是坏人,不好,一点儿都不好……”

  “姐夫……咱们救姐姐,不要找他好不好……”

  椛祈双手紧紧握着方向盘,身体显得很紧张。

  后视镜里,她的脸色很是惶然不安。

  先前她那番话,已经足够惊人。

  可后续这番话,更是不惊死人不罢休。

  杀死张栩的,是领头!?

  我难以相信,更难以想象。

  正如椛祈所说的一样,领头明明是一个人,怎么可能分成了两个?

  而且……为什么他要杀死张栩?

  没道理啊。

  “你怎么看见的?”丝焉的语气中,溢满了杀机。

  “不是我看见的……是游魂……荻术是控制游魂,从而控制荻鼠的手段,我控制不好荻鼠,其实……不是因为我太弱,而是感知……”

  “我学的是家族的旁门左道,可我偏偏有一条算是不错的过阴命,爷爷不让我学九流术,说拉低了椛家的身份,这命数,却总是影响我,因为感知,我老是在用荻术的时候,感应到游魂,看到很多东西……”

  “先前荻鼠和我的联系,本来中断了,也不算中断吧,就是一片漆黑。让我误会了……”

  “之后……它们差点儿被吃。”

  “对对,就是差点儿被吃。可它们逃掉了,游魂嘛,不好抓。”

  “就是他们逃脱的过程中我看见的,那个斯斯文文,邪门的胖胖领头,吃掉了老道士的魂魄……”

  “老道士可凄惨,可痛苦了……”

  浓郁的杀机,从丝焉,从韩趋的身上爆发出来。

  我心头却像是压着一块大石,感觉呼吸都不畅。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