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你曾经很敬佩孙卓_出阳神
笔趣阁 > 出阳神 > 第308章 你曾经很敬佩孙卓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08章 你曾经很敬佩孙卓

  “若有什么事情,但说无妨。”开口的是丝焉,她语气轻柔。

  “有事,便处理事。”

  “不能回道观,却不代表要离开此地,面对鬼龛若是躲,甚至还是放弃同门师伯的躲,会贻笑大方。”

  丝焉,简直是用最轻柔的语气,说着最斩钉截铁的话。

  韩趋的眼神带着一丝丝对丝焉的崇敬。

  “师姐言之有理。”

  我没吭声,因为丝焉的反应在我的预料之内。

  就算她不说,韩趋都已经提了,不能走。

  目光一直落在椛祈身上,我只是疑惑,椛祈察觉到了什么?

  缠绕上椛祈手指的灰气,又是什么缘由?

  “没发生任何事情……都挺好的……就是我刚才忽然有点儿心跳加速,说不上来,最近经常这样。”椛祈小声回答,话音细弱蚊吟。

  椛祈的履历经验太少了,以至于她的情绪把控能力太差。

  任谁都知道,有问题,她却依旧在蹩脚的掩饰着。

  杨管事略显得不自然,他说了句:“不管有事没事……留下来不是一个好决定……”

  “找到张栩师伯,我们便离开。”韩趋当即回答了杨管事。

  杨管事看向了领头。

  这一番举动,韩趋和丝焉的注意力,都不再停留在椛祈身上。

  我没吭声,等他们后续安排。

  韩趋安然无恙,领头杨管事安然无恙,下一步就简单多了。

  只要韩趋接下来依旧没事,平安回到韩鲊子身边,对于孙卓来说,他的处境,就会进一步变得困难!

  而领头和杨管事,则能和我商议回老拐村事宜。

  我彻底打消了请韩鲊子帮忙的想法。

  通过韩趋这件事情,先前韩鲊子对我的芥蒂会完全消失。

  而只要报应鬼到我身上了,我就有一张强力底牌,没必要因为报应鬼,到时候又和韩鲊子翻脸,甚至和监管道场反目成仇!

  我思绪间,领头开口了,他瓮声说道:“韩趋道长所言不错,丝焉道长所言,也没错,监管道场,是不可能在鬼龛面前后退的。”

  “我隍司虽说实力不济,但和监管道场分管靳阳,总要拿出态度。”

  “鬼龛的人,是为了韩道长而来,最紧要的一件事情,就是保护好韩道长,决不能让他们得手!”

  丝焉点点头,韩趋只是稍皱眉,不过,他没有提反对意见。

  稍稍一顿,领头又道:“既然如此,丝焉道长,你要陪同在韩道长身旁,鬼龛人擅长用鬼,驱尸,韩道长是不能和他们碰上的,搞不好,他们会准备针对手段,鬼羊,你也在一旁保护韩道长,至于显神,你一样不要乱走,毕竟你是鬼龛的眼中钉,肉中刺。”

  “外边儿的事情,暂时交给我来应对吧,若是我应对不了,那丝焉道长,你就要考虑一下离开事宜了,吴某的实力,虽说没有韩长老强,但对比青袍道士,还是强了许多。”

  “你们年岁不高,暂时实力,也未必高过我。”

  领头这一番话,看似委婉,可也点明了问题。

  他更说出了解决办法。

  “这……老大……我觉得……”杨管事明显觉得不妥。

  领头瞥了杨管事一眼。

  “你觉得,不如我觉得,事情已定,鬼羊你做好分内之事即可。”

  杨管事不多吭声了。

  “你们先休息,我出去看看。”

  领头背负着双手,腹部显得更浑圆,他眯眼笑着,眼神中却带着一丝丝说不出的冷意。

  迈步,领头往外走去。

  杨管事面色复杂,带着苦味儿。

  我本来想跟上去,可领头的话也没错。

  最关键的是,凭借领头的聪明,他肯定不会真的置自身于死地。

  因此,我放弃了这想法。

  “进屋里坐下吧,我烧一壶热茶。”杨管事长吁一口气,做了个请的手势。

  一行几人,进了堂屋。

  我,椛祈,丝焉,都各自坐下,韩趋直挺挺的站在原地没动。

  尸有尸僵,韩趋坐不下来正常。

  杨管事去烧茶了,堂屋里显得有些安静。

  还是韩趋打破了氛围。

  “多谢罗兄了。”韩趋轻叹一声:“只是,我没有料想到,为什么鬼龛会一直追杀我?毕竟刚从祁家村被你带出来,即便是和那九长老起了冲突,也不应该来的那么快,而且如此死缠烂打。”

  韩趋并没有联想到孙卓和鬼龛的关系。

  我当时和韩趋所说的,也只是孙卓,孙大海的所作所为。

  而在女道士丝焉面前,我也只是说了,九长老是跟随我们某一人而来,我暗指了孙卓。

  丝焉更敏感,话语中,质疑过孙卓。

  只是因为实证不够,她没有相信我。

  轻吐一口气,我才道:“这自然是有缘由的,韩兄很重要,若是你被彻底镇压,或者魂飞魄散,那对鬼龛来说,就很有好处。”

  我意有所指,不过,却没有完全挑明。

  “好处?”韩趋摇摇头,说:“道士诛邪,邪祟灭道,谈不上好处,就是使……”

  话音戛然而止,韩趋的脸色,变得极度难看起来。

  他稍低头,更加阴晴不定。

  一旁的丝焉,若有所思起来。

  忽然间,她问道:“先前罗显神告诉我,孙卓想杀我,也想杀韩长老,并且他说,你知道缘由,为什么?”

  一句话,丝焉直接挑明了事情。

  一时间,屋内变得很寂静。

  椛祈是听不懂那么多的。

  杨管事目光微凛,那神情举动,就像是竖起耳朵在听。

  我有种说不出的心绪不宁。

  先前在和领头,以及杨管事沟通的时候,我压下了一个点,就是关于自身命数的事情。

  同丝焉说的时候,我只是暗指孙卓和鬼龛的关系。

  只有韩趋,知道根源,可他也不知道其他那么多。

  可以说,他们每个人都只知道一部分,综合起来,才是事实。

  于我来说,命数被夺的事情,我是不太想告诉领头的。

  可现在要是打断韩趋的话,丝焉肯定会有意见,甚至是更怀疑我。

  心绪不宁的感觉,变强了。

  手隐隐握紧成拳,又慢慢舒展开来。

  不过,韩趋并没有立即开口。

  他还在思索着什么。

  本身他变得难看的脸色,愈发的沉,愈发的黑。

  “韩趋,有什么难以启齿,不方便说的事情,就连我,都不能知道么?”

  “我记得,你曾经很敬佩孙卓。”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