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瘟癀鬼_出阳神
笔趣阁 > 出阳神 > 第28章 瘟癀鬼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8章 瘟癀鬼

  我心猛的抽搐一下,瞳仁微缩。

  地气瘟癀?前几日?

  别墅内我命悬一线,地面冒出十年前如出一辙的黑气,将无皮鬼封在了纸人内。

  我自己是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一幕。

  可没想到,动静居然这么大?城隍庙都有察觉?

  “地气瘟癀?十年前不是出现过了吗?甲子才有一次大三破日,怎么十年又冒了出来?”椛萤格外惊讶。

  中年人摇摇头,眺望着大殿外的院落,眼眸中再次浮现了警惕。

  “有一种很小的可能,十年前的大三破日,钻出来了一只瘟癀鬼,瘟癀鬼既吞阳气,又喜食鬼气,此物威胁极大,当它吞吃的阳气或者鬼气足够多时,不但可以附着人身,行走在白日中,还能在夜间引动尸鬼乱潮。”

  “当年地气出现在靳阳城外,负责靳阳的监管再三排查,说是并没有遗漏,可前几日的地气波动,绝非作假,城隍庙的走水也不是偶然,我判断,当年必然钻出来了一只瘟癀鬼,它当时可能附着在某个人身上逃走了,十年时间,足够它成一定的气候。”

  “它总算盯上了城隍庙,因为这里的鬼魂最多!”

  中年人愈说,便愈发警惕。

  无论这些信息,还是所谓的瘟癀鬼,都是我不知晓的东西,老秦头从来没有说过。

  这中年人也揣测错了。

  地气是我引动的,并非什么瘟癀鬼盯上了城隍庙。

  可瘟癀命,和瘟癀鬼之间又有什么关联?

  我思绪间。

  中年人稍稍一顿,扭头看我和椛萤,又道:“小萤,带朋友走吧,最近不要来城隍庙,监管的人刚才来过,他们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会全城排查。最近你们不要接触什么奇怪的人,或者去什么诡谲之地,瘟癀鬼吃够了鬼气,能改头换面,成其它鬼模样。”

  椛萤神色更显得警觉,喃喃道:“监管的人刚来过吗?”

  “嗯,你们隍司始终和他们不对付,他们应该会经常来城隍庙,排查线索,避免碰面,这件事情,你们帮不上忙,也管不了。”中年人再次回答。

  这期间,椛萤给了我一个眼神。

  我隐隐的,却升起一股后怕感。

  要是我和椛萤来早一点,岂不是刚好和监管的人碰上?孙卓是否在其中?

  “黄叔……其实我们来,还有另一件事儿。”椛萤又小声说。

  中年人神色略疑惑。

  椛萤又示意我将黄桷兰拿出来。

  我摸出来黄桷兰后,椛萤才低声说了唐芊芊的事情,她所说的只是她知道的,并没有太详细。

  中年人却摇了摇头,轻叹:“投胎鬼的确有这么个人,死因凄惨,怨气却不重,她本被标记过,来世必有前程福报,可她还没走过界,城隍庙就走水,当夜所有过界鬼都乱了,最近一段时间,城隍庙也无法过界。”

  “小兄弟,你不用找了,瘟癀鬼会一直重复吸走鬼气,受难的鬼,最后都会成为无主游魂。”

  语罢,中年人拍了拍我肩头。

  沉默片刻,我回答:“谢谢黄叔提醒,可我还是想找一找线索。”

  中年人摇摇头,他倒没有多言,看了一眼椛萤,便走回神像身后。

  声音消失不见,就好像城隍庙中没有了第三人,只剩下我和椛萤两个。

  可我清楚,除了中年人。

  屋梁的漆黑暗处,还有两个鬼东西……

  我并没有直接走,而是从城隍神像前的香炉中取了一捧香灰,用随身的一张符纸卷成纸包装好。

  接着,我在城隍庙内绕了一圈,选了几个没有被火焚到的地方,掘了一点点泥土,一样做成纸包。

  一应罢了,才走出城隍庙。

  鼻翼间没了焦糊味道,清冷的夜风夹带着一股股田间的清香,呼吸都舒服顺畅许多。

  “节哀。”椛萤轻声劝我。

  “为什么要节哀?”我反问了一句。

  椛萤愣了一下,略透着不解茫然。

  旋即,她眼神复杂至极:“你不死心么?知不知道,瘟癀鬼到底是什么?”

  “我不知道。”我摇摇头。

  椛萤:“……”

  “先前那位黄叔所说,让我了解了一点点瘟癀鬼,可道出于天,事在人为。芊芊神志还未散,我必然要找到她!”我语气变得坚韧,坚决。

  “你疯了吧?”椛萤看我的眼神,就像是看傻子一样。

  我没接话,朝着回返的方向走去。

  十几分钟后,离开了田埂,回到了椛萤的车旁。

  她看我的眼神,和之前的妩媚,成竹在胸完全不同。

  情绪中带着一丝丝气恼,随时会被气得跺脚一样。

  “我要先找芊芊,等找到她后,才会再去看孙大海那边什么情况,得手我会联系你。”我比先前冷静得多了。

  “你……”椛萤真被气得用力跺了跺脚。

  “你会死得很惨的,知道什么叫初生牛犊不怕虎吗?你师父是怎么教你的?你不懂外边儿的规矩也就罢了,地气瘟癀也不知道,我怕你到时候没找到孙大海,就要找我给你收尸。”

  “不……真遇上了瘟癀鬼,你连找我收尸的机会都没有。”

  愈发说,椛萤愈发恼怒。

  我没回答,就静静的看着她。

  她气得又跺了跺脚,一把拉开车门钻进去。

  声浪瞬间嗡鸣,车转瞬间就消失在我视线中……

  我闭了闭眼,轻吁一口气,才朝着回城的方向走去。

  我并不是不想多问椛萤信息。

  可她太过聪明,言多必失。

  至少,我知道了瘟癀鬼,更晓得了,无形之中,靳阳颇有种风声鹤唳的感觉。

  虽说不晓得瘟癀命和其之间有什么关联,但我知道,并没有瘟癀鬼的存在。

  对城隍庙下手的另有其人!

  还好……老秦头虽然很多东西不说,显得格外不靠谱,但他关键的地方很靠谱,遮住了我身上的瘟癀命……

  否则,先前就被那两个鬼东西发现了。

  郊区离城区还有一段距离,路上没有车,我安安静静地走着。

  可冷不丁的,我又觉得有种跟随感。

  脚下的步伐立即加快,那跟随感却如影随形。

  城郊的马路很宽阔,周遭的农田视野也辽阔,我疾走数步后,骤然转过身,后方却空无一物,半个鬼影子都没有。

  旋即,我猛地抬起头来!

  正上方,两个横飘着的鬼影子,臂膀连接在一起,灰气丝丝缕缕地流转。

  两张惨白的脸,漆黑的眼珠一动不动,直愣愣盯着我。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