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反饵_出阳神
笔趣阁 > 出阳神 > 第262章 反饵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62章 反饵

  先前孙卓没有用咒法的铜剑,有乍现的铜芒。

  可这一次,铜芒却完全内敛。

  厚重,且朴实无华的剑身上,似乎布满了细小电蛇。

  顷刻间,五柄铜剑分别没入五只媪的心口!

  肥胖的身体剧烈颤抖,圆溜溜的羊眼瞪得极大!

  惨叫声,简直是铺天盖地。

  微微的劲风掠过。

  我身边多出了两人,微微领先我一两步。

  一人是老道士张栩,另一人,赫然便是孙卓!

  孙卓双手背负在身后,红色道袍随风凛冽。

  他的侧脸,充满了刚毅,自信。

  张栩看孙卓的眼神,便全然是欣赏。

  隐约,还有一抹自豪。

  五只媪,像是被钉死在了地上,无法前行,可挣扎,抽搐,还有惨叫,一直没中断。

  孙卓脸上的自信,变成了一丝丝的不喜。

  就像是这五只媪没有死,扫了他的颜面。

  “一群鬼物,倒是难缠。”

  语罢的瞬间,孙卓双手猛地提起,五指分别紧握。

  “两手掐寅,五指藏甲……”

  张栩眼神中的赞誉更多,眸中隐约透着一丝羡慕。

  下一秒,孙卓一声闷喝,双臂猛然往前一抖!

  他拳头未曾松开,手袖中再次射出五把剑!

  这就不是铜剑了,而是桃木剑!

  细蛇一般的电弧,密布剑身之上!

  呼啸间,似是听到了噼啪声响,桃木剑竟猛地发红,像是燃烧了一样,可并没有出现火苗,剑身上密布着筋络一般的痕迹!

  我感觉呼吸凝滞了。

  雷击木?

  不,本身是桃木,是孙卓掐出的诀,使用了某种道法!

  这要比先前那道法简略,内敛,可威力,却远超先前!

  五柄形成了雷击木的桃木剑,再次没入媪的身体!

  惨叫声变得更大,哀嚎的更凶。

  可这五只媪,还是没有死!

  孙卓的脸色,终于变得难看起来。

  “阴魂不散!”斥声,稍显的冰凉。

  这话,明面上像是说媪的,可我却感觉,实际上,他是在说我。

  当然,张栩听不懂。

  我自己心知肚明。

  “要杀祁家村的鬼物,应该要用特殊的方法,孙卓,你无需动怒,救了你这不中用的表弟,我们还是先行离开这里。”

  “先前那青煞,即便是你对上也有危险,韩长老应该快得手了,先同他汇合。”

  张栩沉声开口,带着劝导。

  “嗯。”孙卓这才点点头。

  他看了我一眼,先前对媪的冰冷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和颜悦色,甚至有一丝微笑。

  “显神,弱,就不能反复进出这样的危险之地。”

  “表哥能保护你一次,两次,一月两月,却保护不了你十年。”

  “表哥现在会为你遮风挡雨,可你要知晓,什么是知难而退。”

  孙卓的话音,真像是一个兄长,在劝说弟弟。

  可遮风挡雨那几个字,却让我觉得极为恶心。

  十年前,孙卓就是用这四个字,骗了我的信任。

  知难而退。

  是话里话外,都在点我?

  让我别想着报仇?

  我神色显得很淡漠,没有说半个字,转身,径直朝着外村方向走去。

  孙卓倒是没吭声,只是快步跟上我。

  倒是张栩,他一声冷哼,道了一句话。

  “身在福中不知福。”

  我依旧没理会张栩。

  不过,不得不说,有他们两个道士保驾护航,后边儿一段路好走多了。

  媪的数量,明显不止是那五个。

  途中,还有不少媪尾随我们,却没敢上前进攻。

  虽说孙卓无法杀死他们,但它们明显不想吃皮肉之苦。

  我大致清楚,杀媪,怕是必须用上柏木心。

  张轨的实力远不如孙卓,都用柏木心轻而易举的杀死过媪。

  领头随行的准备中,应该也有柏木心。

  驱散对于媪的分析,我开始思索领头现在的境况,以及韩鲊子那边的情况了……

  那侏儒去追领头,领头先走了那么久。

  出事的概率性不大。

  领头速度那么快,出村肯定是够了。

  除非侏儒也能跟出村。

  这基本上不可能。

  外村范围,有报应鬼作为界限。

  至于韩鲊子……

  我们用了这么长时间,他肯定早就找到了韩趋?

  不过,我内心还是有几分惴惴不安。

  因为韩鲊子和女道士丝焉进入鬼打墙后的行动方向,和我预测中的不一样。

  没过多久,我们就离开了荒田范围,到了外村和荒田间的空地。

  又走了一段路,到了外村的村路上。

  这里没有打斗的迹象。

  没瞧见领头,同样没瞧见侏儒。

  孙卓神态完全平复了下来。

  他视线一直在我身上,毫不掩饰的打量着我。

  “这十年,你吃了不少苦头。”

  “罗家这样的境遇,你当初的境遇,还能有现在一身本事,其实不容易。”

  “我说你弱,是说的直接了一些,你也莫要太抵触表哥。”

  “我们中间,是有误会的。”

  “这天底下,没有解不开的误会。”

  “我说,不能保护你十年,是因为,你不愿意让我保护你。”

  “若是你点头答应,表哥莫说护你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亦可。”

  “而表哥也更希望你真的出人头地,这九流术,不会拔高你的身份。”

  孙卓这一番话,更为诚挚。

  一旁的张栩,眼神简直是欣赏的无以复加。

  我心下还是冰冷的。

  我不是十年前的我了。

  这样的话,是小儿科。

  孙卓,也没有那么幼稚。

  这还是做给张栩看的。

  不过,也不排除孙卓试探的心态。

  或许,他会认为我,万一松口呢?

  “这样吧,你我的误会,多是因为我父亲而产生。”

  “他当年的确有很多不对的地方,全凭一人之口,很难化解。”

  “我安排你们见面一次,彻底将这误会解决,如何?无论你要什么条件,我都可以答应。”

  我瞳孔猛的紧缩起来。

  我利用人情,让韩鲊子开口,命孙卓来保护我。

  这是我给孙卓下的饵。

  孙卓虽说不知道韩趋的事情,但依旧晓得,这里边儿肯定有问题,再加上张栩在一旁掣肘了他,限制着他的行动。

  孙卓一时间,肯定是被动的。

  可现在,他竟然反给我下了一局!

  孙大海!

  他用孙大海来做饵!

  这诱惑力,不可谓不大!

  我呼吸都显得急促起来!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