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面壁思过_出阳神
笔趣阁 > 出阳神 > 第240章 面壁思过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40章 面壁思过

  我没有朝着林子更密集的方位跑,而是跑向空旷地带。

  已经被跟上了,再进密林,更容易被杀,或者被抓。

  空旷地带,反倒是容易动手。

  来人是一两个,尝试和他们拼,若是人多,恐怕又得折损三年寿命!

  此番来监管道场,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周遭的空旷愈多,身侧都没有树了。

  一袭白影,忽而从我身侧掠过,翩翩落地时,距离我约莫十余米,刚好就挡在我身前。

  我陡然驻足,瞳孔却一阵紧缩。

  来人,竟然是那女道士。

  韩鲊子的师侄,丝焉!

  一头长发披肩,不施粉黛,容貌却惊为天人。

  她一手持着拂尘,斜搭在手肘处,另一手中握着一枚发簪。

  清冷的面庞,透着丝丝的复杂神色。

  “你,为何要逃?”

  声音清冷,又似空谷幽兰,还有一缕缕责怪。

  不跑,等被抓?等做阶下囚?

  当然,这样想归想,我没有说出来,只是冷眼看着女道士。

  “好吧,张栩道长脾气是生硬了一些,不过,即便你暂且被抓,韩师伯也不会让你有事。”

  “韩趋在何地?如今,他如何了?”

  女道士多说了两句话,神态稍稍缓和了一些。

  我这才堪堪松了口气,后脊梁实际上已经被冷汗浸透了。

  直觉告诉我,这女道士肯定很厉害。

  十有八九要比张栩厉害。

  还好……她来意直接,我不至于再用惊魂锣了。

  也算是峰回路转,有了单独见韩鲊子的可能。

  “韩趋在什么地方,你应该知晓的吧?又何必再问我一遍?”

  “至于他如何了。”

  我顿了顿,道:“我见了韩长老,自会和盘托出。”

  女道士变得沉默。

  这沉默,持续了大约一两分钟。

  “那,他还活着吗?”

  我没说话了。

  开始觉得,这其中,有些古怪。

  我一早认为,韩趋拿着的玉簪,是来自于心爱之人。

  女道士虽说关心韩趋,言语中问了不少,但这种关心,很普通。

  她眼神中没有急迫,没有焦虑。

  那种复杂,只是带着一丝丝惋惜。

  就像是听到某个认识的人死了,那种正常不过的复杂惋惜。

  “他不太好,还有许多话要说。”

  我换了一种方式回答女道士。

  “嗯。”

  女道士点点头,道:“你随我上山,我带你见师伯。”

  语罢,她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我跟随其后,很快,便到了正常的山路上。

  先前我逃得不慢,这位置,差不多是半山腰了。

  上山花费了约莫十来分钟。

  道观门口,大门完全打开。

  演武场中,先前那几名绿袍道士杵着,张栩背负着双手,神色显得极其冷厉。

  先瞧见女道士,他眼中闪过一抹忌惮,再瞧见我,他脸色一阵发黑,此外,居然隐隐还有后怕。

  我差不多明白缘由。

  惊魂锣,能定魂一刻钟。

  张栩是怕我杀了他。

  女道士先行走过,我随后同张栩擦肩。

  张栩还冷哼了一声,表达自身的不满。

  经过巨大的铜鼎香炉,再过了大殿,进了旁侧的后殿入口。

  入目所视,是亭台,假山,流水,以及居中的后殿。

  夜深,后殿前头静谧无人。

  女道士将我带到殿前后,才让我静心等待,她去找师伯通报。

  我自没有其余意见。

  静等了十余分钟时间,从后殿右侧,走来了两人。

  正是女道士,以及韩鲊子!

  鹤发童颜的韩鲊子,显得略有憔悴。

  一个身份地位如此崇高的人,也会休息不好?

  很快我就想到,应该是抓魏有明,留下的后遗症。

  毕竟是二十八狱囚,饶是韩鲊子,肯定也需要付出代价。

  “见过韩长老。”我双手抱拳,躬身行礼。

  “一声惊魂锣,更夫三年命,张栩,过分了,我会惩戒于他。”

  “无论此前如何,如今显神小友,是我们监管道场的朋友。”韩鲊子往常平静的眼眸,带着一丝丝不喜,显而易见,这不喜并非对我。

  我心头微凝,韩鲊子居然也知道这些?

  “丝焉,去叫张栩过来吧。”韩鲊子又开口道。

  女道士没有多言,转身又离去。

  我本以为,韩鲊子可能是要支开女道士,好让我说话。

  没想到,他竟然按耐住没有问半句。

  几分钟后,女道士回来了,身旁跟着张栩。

  张栩先和韩鲊子行礼,才神态蔑视的瞥了我一眼。

  “你去后山,面壁思过七天,以示惩戒。”韩鲊子语气平淡的开口。

  张栩身体微僵,脸色更是一变。

  “韩长老……我……”顿时,张栩就要辩解。

  “罚你有三点。”

  “其一,罗显神于监管道场,有一个人情,若非这个人情,无人能进睢化区精神卫生院。监管道场对待有助过的人,应是朋友,应帮尽帮,而不是看低其身份,记恨其过节。“

  “其二,丝焉的东西,你认识,却以势压人。”

  “其三,贫道膝下只有一子,门内,亦然只有一徒。”

  “我不管你是认为,罗显神身份低微也好,或是你因为孙卓而给他成见也罢,关于道场内道士生死存亡的事情,你做了一个错误的决断。”

  “罚你面壁思过,已经很轻。”

  “莫要让我重责你。”韩鲊子的语气太过平缓,更是毋庸置疑。

  张栩紧抿着嘴,闷不做声了。

  躬身行礼,张栩才转过身,径直朝着后殿某个方向走去。

  一下子,后殿外便安静了许多。

  女道士去推开了殿门。

  韩鲊子率先走了进去,我则随后入内。

  “韩趋,死了。”

  一句话,我就说了最严重的结果。

  韩鲊子的身体微微一晃,腰背竟稍稍伛偻了一些,显得更为疲惫。

  “是,数月时间了,贫道早就没有了侥幸,而他活着,就不可能将丝焉的玉簪交给你。”

  “你,是来传达遗言的,对么?”

  “遗言?”我摇了摇头。

  “人死而执念不散,执念不散,而怨气长存,韩趋秉承着胸口一丝怨念,留住了活尸气。”

  “可能这也算是遗言吧,他原话是让我告诉韩长老,东西他找到了,只是,他没有办法拿到了。”

  历练他完成了一半,如果韩长老能去,能得手,他这条命便不亏。”

  “而他,还有一件抱憾的事情。”

  顿了顿,我才说:“玉簪,他让我交给韩道长。”

  话语间,我目光看了一眼女道士。

  玉簪,依旧在她手中握着。

  她神情愈渐复杂,再轻轻一叹。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