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走!快走!_出阳神
笔趣阁 > 出阳神 > 第232章 走!快走!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32章 走!快走!

  或许符不是没入我皮肤,就是消融了。

  椛萤的紧张和担忧不减,看看棺材里,又不安的看我的手。

  我长吁一声,才道:“我没事。躺下,咱们应该能出去了。”

  椛萤这才点点头。

  绕至棺材另一侧,我先进了棺材里头。

  虽说这赤红色的棺材和外边儿竹棚里的一模一样,但棺材里的感觉却完全不同。

  在竹棚里时,躺在棺材中,是觉得四肢百骸都钻凉气儿。

  现在,我却觉得很空。

  对比正常棺材来看,这赤红色的棺材是不小了,可棺材始终是棺材,长两米多,宽至多不超过一米五。

  这种空,就格外的诡异。

  椛萤随之爬进棺材,她眉心微蹙,脸上明显有种不适的感觉。

  “躺下。”

  我话音略沙哑。

  “好。”椛萤继而点头,她顺从的躺在棺材一侧,我基本上保持和她的动作同步,躺在另一侧。

  空的感觉,变得更浓郁了。

  莫名的,周遭竟是浓烈的白雾,这白雾太重,伸手不见五指!

  甚至瞧不见斜上方的棺材顶盖,更瞧不见旁边的棺壁!

  一只微凉的小手钻进我掌心中。

  “显神……好像有点儿不对劲,我有点儿害怕……”椛萤的话音,稍显的颤栗。

  “没事,我在这里。”我强忍着心悸。

  眼前这一幕我也不理解。

  可事已至此,只能静观其变。

  白雾逐渐将我身体吞没,将椛萤的身体也一寸寸吞没!

  失重感,来了!

  我心头顿生惊喜!

  这失重,大约持续了半秒钟。

  随后,眼中的雾气完全消失不见。

  我能瞧见的,还是开了小半拉的棺盖,更上方,则是竹棚的顶。

  掌心中的手,显得分外冰凉。

  “出来了……”心中的喜悦,弥漫至脸上,我扭头看向旁侧。

  脑袋,却猛地一阵轰鸣!

  躺在我身边儿的,并不是椛萤。

  光秃秃的脖子,没有头颅。

  白腻的香肩,轮廓分明的锁骨。

  尸仙的身体过于曼妙,也过于恐怖。

  更恐怖的,还是我从梦魇里出来了!

  椛萤居然没出来!

  还有,我明明拉着椛萤啊,怎么成了拉着尸仙的手!

  猛地一甩手掌,我更猛的一窜,整个人直接蹿跃出了棺材。

  另一只手撑住棺材边沿,我身体一扭,双腿便挪了出来,落在地面上。

  尸仙还是躺在棺材里,纹丝不动。

  余光瞧见婚书落在地上,还有,那陶制罗盘一样落在地上,其中间的指针断了,罗盘本身也开裂了数道纹路。

  冷汗从额间泌出,我心跳都阵阵紊乱。

  尸仙,早就脱离了罗盘的镇压约束?

  她早就躺在了我身边?

  是因为她占据了这个位置,所以椛萤才没能从凶狱的梦魇中出来!?

  本能的驱使,让我想将尸仙直接拽出棺材。

  可随即涌起的畏惧感,又让我身体僵硬。

  很快,那股僵硬感被驱散了,心头只剩下狠色。

  尸仙是恐怖不假。

  可她最主要的魂魄,是无头女。

  剩下的魂魄,在梦魇凶狱中。

  如今尸体中的,只有一部分残魂。

  她挣脱了罗盘,却并没有对我怎么样,只是平躺在我身旁,必然也有缘由……

  思绪瞬间落定,我弯腰探身入棺材,紧扣着尸仙肩头,将她拉出了棺材。

  她落地的瞬间,身体微微一颤。

  不过,她并没有像是之前一样,再掐我咽喉。

  从她身上溢散出的,是一种我形容不出来的情绪。

  我毫不犹豫,再躺进了棺材中。

  只不过,这一次却没有失重感了。

  饶是我闭上眼睛,身周的一切,都没有丝毫的变化。

  我再睁眼,死死的瞪大了眼珠,热流充斥着眼眶,不需要镜子,我都晓得,自己眼眶发红。

  为什么……

  进不去凶狱的梦魇了!?

  视线中,尸仙的身体好似微微伏下一点。

  这动作,就像是她在低头看我一样。

  可惜……她没有头……

  我难以形容。

  其实,无头女的尸身就是尸仙,可对她的那种信任感,却完全挪不到她尸身上。

  呼吸愈渐粗重,我又躺了两三分钟,还是没什么反应。

  再坐起来,我才发现不对劲的地方。

  竹棚外的白雾,不知道什么时候,完全散去了。

  这意味着,梦魇结束了?

  不,不对……

  是通往这凶狱梦魇的途径,消失了?

  翻身从棺材里出来,我脑子嗡嗡作响,快速捡起来地上的婚书。

  再看那尸仙,她身体微微移动,似是和我对视。

  当然,这也只是身体正面对着我而已。

  死死的盯着她,我更是攥紧手中的婚书。

  胸腔中闷着的那股气,却怎么都疏散不开了。

  因为我根本不知道,要通过什么办法可以再触动凶狱,触动梦魇……

  如果我不能回去,那椛萤该怎么出来?

  梦魇中,尸仙本身那一部分魂去杀死陵道人后,必然又会追杀椛萤!

  闷气,担忧,懊恼……

  多重的负面情绪一股脑全部涌了上来。

  我为什么会带椛萤上山?

  让她在院里等我不好吗?

  先前……她虽说讲了那番话,但我为什么没有坚持,让她不准跟上来?

  牙关紧咬着,口腔逐渐溢出一丝丝血腥味。

  “你……难受。”

  轻微的腹音入耳。

  这腹音熟悉,而又陌生。

  熟悉,是因为这就是无头女的声音。

  陌生,便是因为,无头女是无头女,这尸仙中,不过是残魂。

  下一秒,尸仙抬起手来,似乎想要触碰我的脸颊。

  我眼皮痉挛狂跳,本能的后退了两步。

  “刚才……对……不起……”

  “我不知道……是……你……”

  “我……在等……”

  断断续续的话音再一次响起。

  尸仙莲步轻移,是朝着我靠近……

  “它们……冒犯……”

  “我……没有……”

  只言片语,好像能联系上,可又联系不上。

  我眼皮不住的痉挛着,又后退了两步。

  “你……讨厌我?”

  尸仙忽然僵住了身体。

  她的语态,变得分外哀伤。

  “你……讨厌我……”

  哀伤之余,又多了一丝丝颤栗,似是委屈到了极点的哭腔。

  “走!”

  “快走!”

  “走!”

  嘶哑的声音,是从我腰间传来。

  我一个激灵,稍低头。

  夜壶在发颤,老龚被我用锁魂法困住,并没有办法出来。

  传出来的是老龚的声音,又不是,是老龚和那先生的重叠……

  “走啊!”

  “老夫不想和你在此地一同被困死!”

  嘶哑的声音再次传出,焦急到了极点!

  我心头升起的,又是另一种惊惶。

  锁魂法,居然都没能完全困住那先生?

  而我眼前的尸仙,已然在发生变化了……

  她身上再一次溢散出白雾,不过,白雾中弥漫着丝丝缕缕的血色,血色,又逐渐开始泛青……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