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这里有颗头,你要不要?_出阳神
笔趣阁 > 出阳神 > 第228章 这里有颗头,你要不要?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28章 这里有颗头,你要不要?

  老龚感应到凶魂恶鬼,或是说多了不该说的话,也就是超出限度用了那先生的能力,就会表现出这种神态。

  迅速抬起手指,点在老龚的眉心处。

  他神态逐渐恢复,不过,嘴巴却紧抿着,显然不敢多话多言了。

  心绪稍稍平复下去,我也没有再多问。

  椛萤肯定不会死。

  老龚必然能感觉到。

  那死的,就是邵嗣,陵道人,以及何长吏三人中的一个!

  稍加推断,老龚要感应人,必然得吃对方的某样物品。

  陵道人……我没机会接触。

  何长吏,先前上山才碰到。

  更没有机会多加接触……

  我们只在邵嗣家中留居过一夜。

  谁死了,答案已经呼之欲出!

  心,又是一阵坠空感袭来。

  我已经不惧危险,不光是为了椛萤,也是为了邵嗣等人……

  可邵嗣,还是死了……

  半分钟左右,我才勉强压下这再次翻涌的情绪。

  无论如何,先找到椛萤,确保她没事,破开这凶狱再说。

  陵道人和何长吏,我肯定也不能坐视不理。

  迈步,我朝着屋门处走去。

  行走在屋子间时,余光瞥了一眼屏风那边。

  隐约能瞧见,里头是有个木桶,像是老时候人洗澡的地方。

  至门前,我先透过门缝,谨慎的看了一眼外边儿。

  入目所视,是一条宽敞的走廊。

  屋子就处于走廊边。

  另一侧有围栏,围栏后边似是水潭,表面浮满了睡莲叶,还生着娇艳紫色的莲花。

  “小心……”

  老龚微微张嘴,又有凉气吹进我耳中。

  轻轻推开门,进了走廊中。

  一时间,心头略有茫然,不知道往哪边儿走是好。

  轻吁一口气,我选择了左边。

  走廊极长,屋子却不是很多,过了我那一间后,一直是白色的墙壁。

  这一走,竟走了五六分钟,才瞧见第二间房门。

  紧闭着的门上,贴着两道交错的符。

  这就像是封条似的,好像里边儿潜藏着什么可怕的东西。

  我没有动手去碰。

  我出的房间,什么东西都没有,椛萤还有其余人,不可能在这种被封的屋里。

  又走了几分钟,走廊给我一种环形的感觉,这里太大了,竟然还没走到头?

  我脚下的速度稍稍变快,大约又走了一两百米,一侧的栏杆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小小的露台,从那里能瞧见水潭中高大的假山!

  这假山是我见过最大的,少说得有两层楼那么高,还有水流从上方淌下,发出清冽的淌动声。

  这地方就没瞧见有睡莲了,清澈的水下,几尾金鱼在游动。

  我形容不上来,总觉得整个环境都透着一种古怪感。

  不是天黑,也不是天亮,所有的一切好像都是灰蒙蒙,白茫茫的。

  这露台的另一侧,就不是水潭旁的走廊了,而是一条宽阔路径。

  水潭在这里就是终点,那宽阔路径两侧栽满了树。

  皱眉,我径直朝着那条路走去。

  不只是树,远离水潭后,走了一小段儿,地面有起伏不平,栽树的地方隆起,分明是小土丘,小山包。

  我心头涌起一阵明悟感。

  这种地方,不是普通人的住宅,更像是苏氏的园林。

  那一整座大宅,甚至比一座小村还大!

  尸仙的梦魇,竟然这么大的范围……

  想要找到几个人,更是难上加难!

  路径一转,又瞧见了一道圆形的拱门。

  门内有个小亭子,四边栽种着枇杷树。

  深黄色的枇杷,弥漫着淡淡清香。

  小亭子另一头,又是一道圆形的拱门,通往别处。

  定了定神,我继续往前走去。

  正要进入拱门的时候,老龚忽然嘶,呼的发出声音,脑袋猛摇!

  我心里咯噔一下,骤然朝着一侧闪身。

  拱门两侧都是墙体,能遮挡视线。

  我潜藏住身影的那瞬间,余光却瞟见了一道人影。

  不……

  那是一道不完整的人影……

  素净的灰色唐装,光秃秃的脖子,没有头……

  心跳瞬的落空半拍。

  邵嗣……

  脚步声断断续续,时而还有碰撞声,像是邵嗣没有脑袋,就看不到方向一样……

  稍稍侧头,余光又瞟了一眼。

  邵嗣竟然走到一棵枇杷树下,一动不动了。

  枇杷的香味愈发浓郁,邵嗣的身体,却显得更为死寂……

  深呼吸,我伸手,轻轻敲击了一下墙壁。

  这完全是试探。

  邵嗣还是一动不动。

  他不只是看不见方向,也听不到声音!

  我胆量稍稍大了一丝。

  迈步,重新站在拱门前。

  邵嗣还是没什么反应。

  他从拱门另一侧走来……就说明了,其余人,可能也在那边儿!

  还有……尸仙的另一部分魂也在!

  我得尽快找到椛萤才行!

  迈步进入这小院儿,要穿过亭台时,若有如无,听到了一阵腹腔音。

  很陌生,又有些苍老,似是在低泣。

  “头……”

  “我的头……”

  “还给我……”

  心中又涌起一阵愧疚和自我谴责。

  这时,我忽然注意到,老龚的神色有些变化了。

  一只眼睛,还是先前那般,诡谲精怪。

  另一只眼睛,却透着一股子深邃和蔑视感。

  无形之中……那缕先生的魂,竟然占据了一部分的上风?

  和之前完全镇压老龚不同,他占据了一部分老龚的意识?而老龚还没有察觉?

  脊背涌起一阵阵凉意,我现在却没有时间和条件做什么。

  那蔑视感,显然是针对邵嗣的!

  就像是觉得邵嗣是个废物先生,会在这里丢了脑袋。

  深呼吸,我迈步就要绕过亭台。

  “喂,我有颗脑袋,你要不要?”

  老龚启唇,口中却发出另一个苍老而又陌生的声音。

  我脸色骤变。

  不过邵嗣,是真的没有听觉,一点儿没察觉到!

  我死死盯着老龚的那只眼睛。

  那眼神显得极度冰冷。

  老龚另一只诡谲的眼睛,似乎发现了变故,显得格外惶恐。

  “爷……我怎么了?好像有点不对劲……”

  他话音又透着浓烈的茫然和不安,眼珠子拼命往里瞅,似是想看自己另外半张脸。

  我抬起手指,朝着那只深邃的眼珠点下!

  结果,老龚诡谲的那只眼睛忽然崩开!溃散成了灰气!

  不!

  他半个脑袋都溃散了,只剩下半个头!

  我就要点中他眼珠的瞬间,那半个头忽然从我肩头跃起!

  朝着邵嗣的方位落去!

  瞬间,我大惊失色。

  来不及多思考,我陡然朝着腰间一摸,便摸到了铜锣以及梆子!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