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陵道人_出阳神
笔趣阁 > 出阳神 > 第213章 陵道人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13章 陵道人

  凭借我的实力,对人的气息捕捉已经格外敏感。

  这道士的实力,很深!

  我没有和张栩交过手。

  直觉告诉我,他不会弱于张栩这等青袍道士……

  椛萤稍稍退后半步,似是藏在了我身后。

  当魅离开椛萤身上,椛萤又对我表露心迹后,她的性格就逐渐显露出小女儿的姿态了。

  “呵呵,两位无需惧怕,这位是我至交好友,陵道人。”

  邵嗣显得极其轻松,解释道:“白天同显神小友你提过,我要做一些准备,棺材山鬼冥门,并没有那么简单,我作为阴术先生,可勘山寻水,望月觅坟,也能镇镇尸鬼,可真要说斗尸鬼,还得道士。”

  “另外,我还有一位好友没有抵达,等他到了后,我们便能启程。”

  我抱拳,微微躬身行礼。

  “晚辈罗显神,见过陵道人。”

  陵道人似是鼻息吐出了一个嗯字,便端起面前茶盏,抿了一口茶。

  他似是对我没多大兴趣,也对椛萤完全没兴趣。

  “呵呵。”

  邵嗣笑了笑,微微摇头。

  他又做了个请的动作,示意我们上楼。

  二楼一共有四个房间。

  邵嗣将我们带进了第一间。

  屋内布置的更简单,一张一米五见方的床,一张书桌。

  墙上依旧挂着各式各样的素描山水画。

  “就不多和显神小友聊了,我还得等人。”邵嗣解释了一句,便从房间离开。

  我上前关了门。

  椛萤则坐在了床榻边上,她稍稍低头,饶是死人妆覆盖的脸,一样稍有粉红。

  “这里足够安全了,你睡会儿吧,我感觉你回家后,可能就没闭眼。”

  我轻吐了一口浊气,和椛萤说到。

  “我不困。”椛萤摇摇头,她认真的说:“我等你一起睡。”

  我:“……”

  椛萤耳根子都红了,轻淬了一句:“我意思是,你睡的时候,我就睡,你睡地铺。”

  我感觉自己的心跳都在加速。

  强忍着这紊乱的心,我点头说好。

  其实我还没多大的困意。

  摸出来手机,给唐全打了个电话。

  响了一声,那边就秒接通了。

  “少爷!”唐全语气急促,又像是松了口气。

  “唐叔,我没事,你们怎么样了?”我问。

  唐全才告诉我,他们也没事,只不过,椛祈好像显得不对劲,她本来说过要回家了,现在又忽然说不走了。

  椛萤脸色微变,才不自然的摇摇头,道:“祈妹肯定被发现了,回家我只单独见了她,你知道家里的事情,又闹了一场……恐怕我爸会狠狠罚她,她才不敢回去。”

  我手机并没有开扩音,足以见得,椛萤的听力也不容小觑。

  只是椛祈被发现给我通风报信……这明显是个隐患。

  不能让她平白无故的受牵连。

  可一时间,我却想不好应该怎么办。

  “少爷?”唐全又试探的喊了一句。

  “唐叔,你就让椛祈跟着你吧,我想想应该怎么安顿你们,留在大湘,显然不是个事。”我再道。

  唐全才小声说好。

  刚挂断了电话。

  椛萤就满脸担忧,道:“祈妹的实力,还不足以规避荻术搜寻,现在家里的视线,都在我们两人身上,顾不上找她。”

  “等我们走了,她麻烦可就大了。”

  “这样吧,让他们回靳阳?唐叔是没人盯着的,可以让杨管事给他们安排一个落脚之地,应该问题不大?”

  椛萤这番话,的确有道理。

  不但能确保安全,也能解决燃眉之急。

  只是杨管事那里,还是处于失联的阶段。

  思绪间,我如实和椛萤说了情况。

  “这……你再联系试试?”椛萤又道。

  我没有停顿迟疑,给杨管事拨通了电话。

  响了两声,电话居然通了!

  大约十几秒钟,杨管事略显疲惫的话音传来。

  “显神侄儿?”

  我重重吐了口浊气,才问了句,怎么一直没联系上他?是进了精神病院?

  杨管事一阵苦笑,回答说才出来,他就是太困倦,疲惫了,看见我很多未接,却没精力回复,才刚睡了一会儿。

  我眼皮突地狂跳了两下,慎重问:“领头呢?”

  “显神侄儿不用多担忧,领头安然无恙,只是长期处于凶狱,阴气有点儿失衡,要休养一段时间。”

  闻言,我心头涌起一股喜色。

  “好!”

  “呵呵,显神侄儿对领头的关心,我会转达,你事情如何了?还在靳阳么?”

  杨管事又问。

  我便没有再多话,先说了自己不在靳阳,又讲了让他帮忙安顿两个人的事儿。

  杨管事毫不犹豫,满口答应下来。

  我才说了椛祈,以及唐全的简单信息。

  杨管事语气稍凝,问我,是椛萤家的人?

  我并没有否认,还再三叮嘱,一定要确保他们的安全。

  杨管事慎重多了,让我放一万个心。

  事情差不多交代完了,再挂断电话。

  我又联系了唐全,让他们不要耽误,连夜去靳阳。

  最后放下手机,再看向椛萤。

  她稍稍撇着头,其实一直在看我,她眸子里全是心满意足。

  我同样回应一个温和的微笑,才说了我睡地铺。

  椛萤脸颊又有一些绯红,她自己下床,将一套被子给我铺在地上。

  可这时,却异变突生。

  我身上,还有椛萤的身上,突然就掉下来两团黑影。

  那赫然是两只荻鼠,正在疯狂的抽搐,挣扎!

  一秒钟,噗嗤两团灰气散开,黢黑的荻鼠,成了死气沉沉的竹编,没有了丝毫动静……

  椛萤脸上的绯红,瞬间成了煞白!

  随即,她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

  手,微颤,死死捂着胸口。

  椛萤呼吸都变得极其紊乱,又一声闷哼……

  我惊疑不定,脸色也骤变。

  “这怎么……”

  我话还没说完,椛萤眼中全是惶然不安。

  “是我的命牌……被吞了……他们非要找到我们不可……”

  “今晚,恐怕要出事……”

  我瞳孔微缩。

  命牌这个词,我听过。

  椛萤说过,她姐姐死后,家中的命牌就裂了。

  这必然是和她们性命息息相关的东西。

  现在被用来克制,以及寻找椛萤?

  相当于椛萤用荻鼠吞掉我们气息的手段……失效了。

  “不用担心,这里有邵老先生,还有那位陵道人。”我语气慎重,安慰椛萤。

  只是,见她嘴角溢血,心头又有些说不出的烦闷。

  “不……吞我命牌,我爸还办不到,是老爷子……”

  “老爷子都知道了,动怒了,周家肯定还来了人。”

  “我爷爷平时都在闭关的,他出关,就代表周家来的那人,分量很重。”

  “我怕……”

  椛萤没有说完,眼中的不安却显得更浓郁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