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手机是砖头吗?_出阳神
笔趣阁 > 出阳神 > 第208章 手机是砖头吗?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08章 手机是砖头吗?

  “八个纸扎人,他们诱使我进棺材山,鬼冥门的话,也是从他们口中说出,甚至还说了,我师父孤坟无人清扫,非要蛊惑我上山。”

  “只是我听不懂鬼冥门,加上当时朋友在旁侧,说要找先生问询,才作罢。”

  这三言两语半真半假,还将老龚摘了出去。

  我也不想让邵嗣看出来阳神鬼,免得匹夫无罪,怀璧有罪。

  “有些意思。”邵嗣微眯着眼,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

  他眼眸中又有疑惑:“疑似阴阳先生,却教授九流术?看来,他是认为你资质尚可,不过,你命数过阴,当不了他的传人。”

  “过阴命……九流术……”

  “你会全部的九流术!?”邵嗣瞳孔再次一缩,他看我的眼神,忽而有些目光灼灼!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头有种猛的坠空感。

  明明我隐瞒了很多事情,可好像,自身的秘密要被窥探了一般。

  “小友无需害怕,老夫只是问问,况且,既然要合作,老夫和小友之间,也需没有隔阂,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邵嗣言辞恳切。

  我便没有隐瞒了,点点头,表示承认。

  本身,这九流术的术法,我就从来没有在任何人面前掩饰过。

  没必要在邵嗣面前扭捏。

  “原来如此。”

  邵嗣长吁一口气,才说道:“我再做个推断,你师父,必然和你家人,有着密切的关系吧?”

  瞳孔再次微微一缩,我后背隐隐冒起了冷汗。

  不过,事已至此,我只能点点头。

  邵嗣却摇摇头,目光中的灼热,逐渐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可惜。

  “这世上,阴阳有分,阳命,阴命,便有不同的作用。”

  “其实,出阳神的命数,多是阳命之人给自己脸上贴的金,出阳神,是一种境界,极高的境界。”

  “大部分阳命之人,说自己命数出阳神,更是对抵达出阳神境界的渴望,时间一久,这出阳神命数代代相传下去,阳命,就成了出阳神。”

  “不过,有一种阳命,天生极阳,是注定了以后,一定能出阳神的!”

  “也是这种命数,才能真的称之为出阳神!”

  “而阳极必阴,阴极必阳,你这九种九流术的过阴命,便属于阴极,只不过可惜的是,有可能你命数差了一丝,导致过阴命没有转化成出阳神,亦然有可能,你阳命太重,抵达了极限,恰好成了过阴命。”

  “这是最为可惜的事情,同样,是冥冥中的老天爷,给你开的最大的玩笑。”

  话音至此,邵嗣又一声微叹,道:“小友莫要生气,老夫惯于直言不讳而已。”

  “这些事情,早就隐没在了时间的尘埃中,也是老夫喜欢搜集法器,有时候也有人送上典籍,我研究多了,才能道出隐秘。”

  “而小友的师尊,应该是一个极其有名望的阴阳先生,他或许在你出生之前,就晓得你的命数可能在此间摇摆。”

  “你和命数失之交臂,他却必须收你为徒,因为你出生之前,他应该就有过某种承诺了。”

  说实话,我内心这一瞬浮现出来的,是一种浓郁的惶恐之色。

  脸色虽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我现在一句话都不敢多说。

  出阳神的先生,仅仅是一个阴术先生,居然都从我半真半假的话语中分析出来了这么多东西?

  我生怕自己再失言什么,就暴露了自己的瘟癀命。

  要知道,他就差一丝,就捅破我的命数本身了。

  其实这一丝,也不算错,我只是出阳神的命数被夺走了而已……

  “据椛家所说,你们要去的山,是一座棺材山。”

  “纸人藏魂,和你说出这番话,是引诱你入山去?”

  邵嗣再一次开口,却摇了摇头道:“老夫看,此事另有隐情。”

  “八仙抬棺,送葬阴阳,这八仙按理来说,是善鬼。”

  “结果,你感觉自己被引诱,那就代表,八仙出了问题,可其中必然有一个,没有问题。”

  “他和你说鬼冥门的那番话,是代表你们去的地方,有一只尸仙。”

  “尸仙为大尸,肯定不是你师尊。”

  “他是在警告你,不能上山。”

  邵嗣这番话,更让我心头猛跳。

  原来,老龚是这个意思!?

  如此一来,又有一个问题出现了。

  棺材山中,老龚的指引是尸仙所在,那又怎么找老秦头?

  刚想到这里,我又是一个激灵。

  不对。

  老秦头应该已经被挟制了,那就是找到尸仙,其实就找到了老秦头的尸身?

  我还是没说话,只是看着邵嗣,眼中全是不解和茫然。

  “小友听不懂正常,总归你想要的很简单,想要师尊坟头无恙,对吧?”

  “眼前发生的事情,让你认为已经出了事儿?”邵嗣又道。

  我连连点头,表示他说的对。

  “无碍,老夫随同你去一趟,收走那只尸仙,你师尊自然无恙。”

  “阴阳先生,按道理还比老夫高上一级,前辈有恙,我这做晚辈的去清除一些危险,冥冥中也有福报。”

  邵嗣这番话,让我心神更镇定了不少。

  “多谢邵老先生。”我拱手抱拳,感激之色溢于言表。

  而后,邵嗣又告诉我,他需要做一些准备,可能需要一到两天的时间,我可以在这里住下等他,也可以先去忙自己的事情,留个联系方式,他届时好找我。

  我本意是想等在这儿的,可唐全那里还得做一些安排,我不能就随便将他留在大湘市。

  和邵嗣交换了联系方式,说明了我还有个长辈,需要做一些安顿,便从邵嗣家离开。

  阳光更为明媚了。

  城中山吹下来的风是幽凉的,前方的河段,溢散的空气也带着一丝清新凉意。

  被这太阳一中和,反倒是让人觉得神清气爽。

  阴术先生住的地方,也算是风水宝地。

  一边顺着路边走,等着拦车,我一边摸出来了邵嗣给我那枚圆形物品。

  我若有所思。

  老秦头说过,办事需要酬金。

  茅有三同样明里暗里体现过这一点。

  看来,是那陶人的价值过高,外加棺材山的尸仙,本身就是邵嗣想要的东西,他才会赠我这样一件物品,免得引起反噬。

  能镇压报应鬼一时三刻……

  不由得让我想起来了祁家村安全范围的韩趋……

  一辆车刚好从身旁驶过,我立即招手拦下。

  等我回到和唐全住的酒店时,差不多半下午了。

  刚敲门,唰的一下,房门就被拉开。

  入目所见的不是唐全。

  是一张怒气冲冲的脸。

  健康的小麦肤色,垂至耳畔的短发。

  娇小玲珑的身材,那夸张的曲线,因为粗喘气,起伏更惊人。

  “罗显神!”

  “手机给你,是砖头吗?打了你一百个电话都不接!”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