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七零八落_出阳神
笔趣阁 > 出阳神 > 第196章 七零八落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96章 七零八落

  刘寡妇动作极快,极为突然!

  而且,她用的力气更大。

  一个普通人,这样一脑袋撞树上,脑袋都得迸裂掉。

  不过,她也只是普通人。

  我反应的速度更快,一手就抓住了刘寡妇左肩。

  这同时,椛萤的手抓住了刘寡妇的右肩,惯性让刘寡妇脑袋往前一甩,本来凌乱的头发,更显得披头散发。

  刘寡妇情绪都崩溃了,双手挣扎着捂住自己的脸,整个身体都窝了下去,发出一声凄惨的哀嚎。

  椛萤眉头皱得极紧,她看村长的眼神极其不满。

  “大爷,找我们来的是你,这会儿话里有话,阴阳怪气的也是你,你能不能有点儿主见,有点儿人性?事情没个结果,不要乱说话?”

  “你……”村长一声闷哼,脸色都阴晴不定起来。

  其实村长也就四五十岁,椛萤最多喊个叔,就差不多了。

  她也是故意让村长心里不痛快。

  不过,我态度差不多。

  刘寡妇肯定是撞鬼了。

  那些村民因为三言两语,就开始风言风语,这是人的本性,没什么好责怪的。

  村长是村里管事儿的人,他不该这样意有所指。

  “老靳叔,刘姨这个人,品行上面没有半点儿问题,她的确是撞鬼了,你回吧,还有,告诉村里的人,最近晚上不要出门。”我语气平静。

  “这……”

  村长更不自然,才点点头,朝着祠堂那头,村民聚集的方向走去。

  因为刘寡妇先前的举动,那边儿聚拢的村民脑袋更伸得极长,眼巴巴的想看点热闹。

  一时半会儿,议论声更大。

  椛萤语气柔和的劝说刘寡妇,让她别哭了,我们相信她,先把事情弄清楚。

  刘寡妇艰难而难的抬起头,脸色依旧惨然。

  她挣脱了我和椛萤,步伐蹒跚的往前走去。

  ……

  刘寡妇家在临近村头的位置,是一栋二层小楼。

  院墙贴了白瓷砖,门两侧栽了两条花圃,娇艳欲滴的红玫瑰,散发着幽幽清香。

  推开院门,水泥地打扫的格外干净,一侧的晾衣杆上挂满了衣服。

  我忽而又想到了老秦头。

  当初他临死前,我还说过,他没把刘寡妇搞回家。

  他其实还有一个念想,就是想进刘寡妇家,让刘寡妇在她家院里头,给他扭上几段舞,再喝上两杯花雕酒,畅谈两人的人生。

  这念想虽然是不可能了,但刘寡妇我指定给老秦头保住。

  到时候,我给老秦头上坟的时候,或许还能请上刘寡妇一起,给他添一杯坟头酒。

  唐全左右四喵,椛萤同样四下望着。

  祠堂那里,我让唐全规避,是因为刚见刘寡妇,我怕她情绪不稳定。

  这会儿大白天的,就没必要让唐全走了。

  “刘姨,你再想想,确定一下,有没有碰到过什么?”我再度问刘寡妇。

  刘寡妇抿了抿嘴,依旧摇摇头。

  “行,去你房间看看。”我说。

  刘寡妇领着我们上了二楼。

  小二楼没多大,二层就两间房,刘寡妇住在当头那间。

  推门而入,屋内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香水味儿。

  一侧墙上挂着张遗照,是个三十来岁的年轻男人,面无表情。

  我依稀记得老秦头说过,刘寡妇男人是个矿工,进了私人的小煤矿,塌方给压死了,赔了一大笔钱。

  本来刘寡妇有个儿子,结果他男人家里头闹,觉得刘寡妇以后肯定得再找别的男人,就把大部分赔偿款要走,儿子也要走了。

  事实上,刘寡妇性子刚烈,生生十年,愣是没有再觅个伴儿。

  对着遗照微微颔首。

  死者为大,这是丧葬一脉的规矩。

  “我真不知道自己招惹了什么……我每天都很本份。”刘寡妇话音依旧带着一丝哽咽。

  椛萤轻声安慰了刘寡妇一句没事儿,便将目光投向了我。

  “天黑我才能分辨出什么地方阴气有问题,你现在能看出来么?”

  我点点头。

  接着我取下来了遗照下方,灵堂上的香炉。

  一手捻起香灰,朝着地上撒去。

  淡淡的呛鼻味道四下弥漫着。

  地面很快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香灰,肉眼可见的,一串发黑的脚印浮现在香灰上。

  脚印并不完整,只有前半截,没有脚后跟。

  鬼踮着脚尖走路,自然就只有脚掌。

  唐全看的目瞪口呆,刘寡妇捂了捂嘴,眼中都是错愕和惶恐。

  “真有个下流鬼。”椛萤小声啐了一句。

  “不只是下流。”我微眯着眼说。

  香灰上的黑色脚印,一直弥漫到了刘寡妇的床边。

  他是径直上了刘寡妇的床,很有目标。

  从这一点来看,刘寡妇房间里的确没问题。

  我又顺着脚印的朝向,从房间外开始撒香灰,又找出来了一条痕迹。

  那鬼东西也不是刘寡妇院里头的,而是直接从院门进来。

  时值正午,阳光鼎盛而又刺目。

  我再走到院门口去撒香灰。

  结果,门前的路被我撒了一个遍,却半个脚印子都瞧不见了。

  “挺古怪的。”椛萤若有所思。

  唐全只是小心翼翼的跟着我们,没敢出声打扰,刘寡妇同样满脸的不安。

  我同样觉得诡谲,停在院门口,仔仔细细的看着门槛,门框,甚至是院门本身。

  鬼遮掩不住自己的脚印,院外没有,就代表他是在院门这里出现。

  搞不好,这里就有他的寄身之物。

  可我左看右看,除了这门框和门本身的木头,都没找到其余东西有问题。

  “还有一个可能。”

  忽然间,椛萤开口了。

  我目光投向她。

  “鬼不可能凭空出现,不是房间的,也不是院里的,这院门同样没藏着寄身之物,肯定就是外来的。”

  “刘姨你先前说,自己什么都没看见,衣服被脱了,还差点儿被侵犯。”

  “那必然还被鬼迷眼。”

  “我看你脖子上的淤痕,只有表面浮着阴气,实质上……应该是人动了你。”

  “因此,我认为是有个人,养了一只鬼,人下流,鬼也下流,他独自到了你家后,再让鬼上身自己,或者是迷了你的眼睛,对你下手。”

  “他把你惊醒了,才赶紧逃走,你因为怨气和阴气的原因,也没瞧见他!”

  我瞳孔微缩,因为我还真没想到人这层面上。

  而椛萤的这番分析,的确条理有据。

  “人?”刘寡妇脸色更燥红了,可随即又是一白。

  “王斌年?”她紧咬着牙关,颤巍巍的说:“他盯着我好几天了……”

  “那个残疾人?”椛萤一愣,皱眉嘀咕:“腿都断了啊……”

  我眼皮同样微搐了一下。

  事情这一下子就接上了。

  这本身就没太复杂。

  同时,唐全用力一跺拐杖,发出啪的一声轻响。

  “十有八九就是那个王八蛋了,骨子里就一流氓,椛萤姑娘,你别说他残废了,就算只剩个脑袋,还是改不了本性!”唐全恨恨的说道。

  “……嗯。”椛萤才轻轻点头。

  “行,等会儿去王斌年家里看看。”我轻吐一口气道。

  刘寡妇不知道从哪儿摸出来一把明晃晃的剪刀,眼睛都红通通的。

  椛萤又赶紧劝了刘寡妇两句,让她别那么极端,确定是王斌年了,我们小施惩戒,还是不能闹出人命。

  我同样劝了刘寡妇两句,她情绪总算缓和了些。

  一行人再从她家离开,径直朝着王斌年家里去。

  刘寡妇是知道王斌年家的。

  到了地方,一道破破旧旧的院子,几间上了年头的瓦屋。

  院门紧闭,瓦屋门同样死死闭合。

  刘寡妇走在最前头,她一扫先前想死的悲观情绪,脸上都是恼羞成怒,尖声喊了句:“王斌年,老勾毛,给老娘滚出来!”

  屋内没有任何声响和回应。

  唐全目露思索,小声说了句:“会不会人还没回来?要不就是我们人太多,他晓得显神是干这行的,给吓得不敢出来?不会从后门跑了吧?”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刘寡妇气愤无比,她一把推开栅栏院门,匆匆朝着瓦屋走去。

  我脸色没多大变化。

  只要确定了是王斌年,他的确跑不掉,就算是今天跑了,让村长带着人,怎么也得搜出来。

  下一秒,刘寡妇跑到了瓦屋门前,一把搡开门。

  刺耳惊恐的尖叫随即炸响。

  刘寡妇被吓疯了一样,一屁股坐在地上!

  随后,她眼皮子一翻,直挺挺的朝着后方倒下,竟是愣生生的昏死了过去!

  这一幕,让我,椛萤,以及唐全都脸色一变。

  三人匆匆到了刘寡妇身旁,唐全去掐刘寡妇的人中,我和椛萤目光则投向屋内。

  入目的一幕,同样让我头皮发麻,冷汗噌噌直冒。

  血糊糊的桌子,血糊糊的地面。

  一颗头稳稳当当的摆在搪瓷碗里,散落的四肢,身体躯干,则在屋子各处。

  先前,王斌年都好端端的在祠堂那边,甚至还撺掇了下边的小弟嚼舌根。

  此刻,却死的这样七零八落……

  这一幕着实太血腥了,椛萤都捂着嘴巴,干呕了一声。

  她转过身,匆匆跑到院门口那里,蹲在地上又开始干呕。

  刘寡妇被掐醒了一次,又眼皮一翻,昏死过去。

  唐全同样瞧见了屋中的血腥惨状,他满脸的颤栗不安……

  “少……少爷……怎么回事?”

  “大白天的……人前边还好端端的啊?”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