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你们弄坏我的衣服_出阳神
笔趣阁 > 出阳神 > 第187章 你们弄坏我的衣服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87章 你们弄坏我的衣服

  凌冽的风抽打在脸上,更带着一股吸扯力,像是要将人往外卷出一般。

  路面漆黑无比,这地方连路灯都少有。

  “跳!”

  “跳!

  老龚扯着嗓子,干巴巴的话音都变得尖锐!

  我心头更恶寒。

  这条路有问题……

  我上的车有问题……

  鬼龛的人,怎么就来得那么快?

  我换车的过程,居然都被他们跟踪了?

  是第一辆车就出现问题,还是中途?又或者是最后一辆车,因为临近天黑,鬼龛便安排了自己的人?

  这车速实在是太快了。

  听老龚的跳下去,我即便是侥幸不死,也要残废。

  我也更清楚等车真的停下,到了鬼龛的目的地时,等我的绝不是什么好下场。

  砰的一声,我猛地拽上了门。

  而后,我身体一窜,便从车中间隙,钻进了副驾驶。

  右臂一抖,一枚剃头刀入手,我顺手便朝着那女司机头顶一铲!

  簌的一声,大片头发掉落。

  “停车!”我低声喝道。

  她依旧带着冷笑,油门好像被踩到了底,我感觉整个人重心向后,车都快飘起来了。

  我脸色铁青,再抬手,刀片便比在她脖子处。

  血线瞬间出现。

  “停下来!”我额头上青筋鼓起,声音成了低吼。

  不是我不想强行让她停下。

  这种车速,真杀了她,或者抢方向盘,让车一失控,无论是翻车,还是撞上什么东西,活下来的概率都极低。

  可女司机依旧不搭理我,她眼神变得极度冷冽,嘲讽。

  我心彻底冷了下来。

  双指死死的夹着剃头刀,缓缓压深,她脖子上都开始微微淌血,可她还是没有停下的举动……

  “完了!”

  “完了!”

  老龚的腔调变了,带着一股子浓郁的惶恐。

  我用力吸气,再深深吐气。

  收回手,不再用剃头刀割喉威胁她了。

  浑身肌肉都紧绷起来,我随时等待着停车。

  现在的状况,就是要坐以待毙。

  可我这个人,向来就不是坐以待毙的人。

  哧哧声响,是急刹车让轮胎在摩擦地面。

  因为惯性,人要往前冲,我平衡着身体,手指微微律动着。

  车,猛地一顿,停了下来。

  我早就准备好了,右臂陡然推开了门,左臂一甩!

  一枚剃头刀飞射而出,直逼那女司机咽喉!

  鬼龛这番做法,必然是将我带入了他们的包围圈!

  那这样一来,他们少一个人,我就多一分活下来的机会!

  刀片顷刻没入女司机的喉咙。

  可她却像是个没事儿人一样,只是脖子淌血,面色依旧冷冽。

  我没有多等,已然窜出了副驾驶。

  前两日还如同弯弓的月,今晚竟然极其圆润。

  夜空无云,更无星点,惨白的月亮,就像是一个大眼珠子,死寂的看着身下一切。

  周遭的一切尽收眼底。

  我头皮便一阵发麻。

  这里已经是城外了,马路的尽头,是一片宽阔的荒草空地,左侧一道湍急的河流,右侧还有一座挺拔的山。

  山脚蔓延弯折,像是一道臂弯,延展将空地包裹。

  往前跑,得从侧边上山。

  往左,是跳河,往右,还是上山……

  正路就是往回。

  我余光已经瞧见,往回的路面上,我乘坐来的那辆车后,出现了好几道人影。

  甚至于河边,以及山正面,山臂弯的侧面,都出现了人影子。

  我猛地驻足下来,四肢百骸都是凉意。

  包围圈早就成型了。

  恐怕鬼龛在跟上我,发现我不停的换车时,就推断我要离开,并且安排了这个地方,最后将我带来。

  呼吸愈发粗重,我双目隐隐泛红。

  摸出更锣,梆子狠狠在锣面一敲!

  “四更已至!荒鸡牛食!”

  刺耳尖锐的声响,不住的往四周弥漫,形成了震荡的回音。

  老龚颤巍巍的缩回了夜壶。

  这四更锣,同样会对他造成影响。

  我现在却顾不得那么多……

  这种生死关头,留手就是死!

  一般这四更锣响了,无头女不会等我有险就会出来。

  白雾,迅速在我身边弥漫。

  包围我的人影,逐渐靠近。

  他们形成了两道环形。

  里侧包围圈,一共有四个人。

  外侧则有八人!

  后边儿八人,我还看不出来实力如何。

  只能瞧见他们手中拿着不同的物品。

  有人手持着黑红色的长钉,不,那不像钉子,更像凿子。

  有人提着灯笼,灯影晃动,灯罩上却浮现着繁杂的符文。

  剩下几人居然举着几面铜镜,在月光映射下,铜镜折射着月华,黄光刺目。

  白雾浓郁到了极致,我身旁悄无声息,出现了无头女的身影。

  匀称的双腿,被旗袍紧紧包裹着,构成了完美的线条,腰身间弧度更是惊人。

  她双臂垂在身侧,纤纤玉指轻轻地律动着。

  光秃秃的脖子上,隐隐冒着血光。

  鬼龛的人,全部停了下来。

  外沿的八个人,像是第二道防护,避免我逃掉。

  里侧的四人,才是对付我的人!

  两男两女。

  他们的脸色都显得极差,并非单纯对我阴沉的那种差,而是重病垂死一般。

  病恹恹的四张脸,耷拉着的眼袋,粗重的呼吸。

  这模样,活脱脱的病鬼。

  不过……这比黄页病鬼的怨气,浓郁了太多太多。

  微眯着眼,我心头更沉了。

  忽而想到了一种极其特殊的鬼。

  其名为“膏肓”!

  民间传闻,膏肓本是病鬼,多藏匿人心,因为心脏的下半部分就是膏肓。

  招惹此鬼后,鬼入膏肓难以去除,因此才有病入膏肓的说法!

  膏肓鬼,还会让人心中产生魔障,攻击人的软肋,让人瞧见内心中最惧怕的人,或者鬼物的模样!

  我接触鬼龛的人已经有几次了,一眼就看了出来,这四人和赵希,以及前两夜被无头女断头的那两人相仿,都是养鬼在身体里,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我身旁的白雾,忽然扩散开来。

  无头女莲步轻移,径直朝着一方走去!

  她速度并不快,可顷刻间,便到了一个被膏肓鬼附身的男人跟前!

  抬起双臂,她就要捧那男人的头!

  那男人丝毫没有闪躲,病恹恹的脸上全然是冰冷!

  就在这时,后方的包围圈,一人忽然调动手中的铜镜。

  铜芒如注,直接射在了无头女身上!

  一声刺耳的惨叫骤响,无头女的胸口瞬间焦黑一片。

  白烟猛地滋生而起,无头女飞速后退。

  刹那,她回到我身边,身体却极度的颤栗。

  旗袍破了,露出了下边鲜红的肚兜。

  我脸色再变,这还是无头女第一次失利。

  整个心都沉入了谷底。

  无头女还在颤栗,她身旁的雾气逐渐变得发红!

  更为颤厉的话音,像是从她腹中传出。

  “衣服!”

  “你们!弄坏了我的衣服!”

  尖利怨毒话音成了回音,响彻不断。

  “上边儿说了,要活捉罗显神,这只女鬼也得捉回去,动手时都悠着点儿。”

  外环的包围圈中,不知道是谁低声喝了一句。

  要活捉我,还有无头女?

  我更觉得恶寒。

  杀我还好,活捉我就代表着有更阴毒的算计。

  我怎么可能让他们如愿?

  强忍住镇定,我思绪飞速。

  无头女都打不过他们,我基本上没机会,只能想机会逃遁。

  而除了无头女,我身上就只剩下最后一个凭借,老秦头给的手指!

  抢鬼龛那群人的陶人肯定用处不小,可用来对付鬼龛,显然不明智,甚至有可能没什么效果。

  就在这关键时刻,

  “砰!”一声空寂的闷响,无头女消失不见了!

  愈发浓郁的白雾,开始疯狂扩散。

  被膏肓鬼附身的两男两女,眼见着就要被白雾所笼罩!

  尖利哀怨的哭声不停回荡着,更为凶厉。

  骤然间,无头女出现在了先前那个男人的身后,她双臂骤然落在那男人头侧,手捧住了他的脑袋。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