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还有人!_出阳神
笔趣阁 > 出阳神 > 第164章 还有人!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64章 还有人!

  水泥地面没有什么杂草,却依旧显得很死寂苍凉。

  我忽地瞧见一些异样东西。

  大门正上方的铁丝荆棘网上,其实挂着一些碎烂的布片,甚至……还勾着一双鞋!

  鞋子是皮鞋,布片就像是西装的裤子,被扯烂了裤腿。

  瞧见那鞋子的瞬间,风,忽地变大了!

  冰凉的感觉瞬间涌了上来。

  轻微的啪嗒声,密集不断响起。

  能见度一下子变高不少,光源是从后边儿传来。

  我下意识驻足,回头看了一眼。

  领头和我是一样的动作。

  荒废的医院大楼,正一层一层亮起灯光。

  每一个窗户,都冒出钨丝灯的黄光。

  就像是本身沉寂的大楼,要苏醒过来了一般……

  大楼正前方,其实也有一大片区域,算是活动的操场。

  操场的左右两侧,同样有路灯,此时灯罩下的路灯亮起。

  看似我和领头,孤零零两个人。

  可我觉得,好像路灯下边儿有人,操场上有人,甚至医院那些窗口里,都有数不清的人,全都在看着我们。

  一种浓郁的心慌感油然而生。

  那一缕魂给我的记忆,就是这样。

  想要离开时,感觉“人”无处不在,然后魏有明就出现了。

  这种阵仗,魏有明就算是刚睡,也肯定得醒来!

  “赶紧走!”领头低声催促。

  我不敢再多看,两人速度更快,走向大门。

  三两分钟,走到铁门前头,生冷的铁条起码得有婴儿小臂粗细,间隙更小,人最多伸出去一条胳膊。

  锁头很大,不过却崭新无比,没有任何铁锈。

  我摸出来撬锁的铜片,迅速的开锁。

  领头则仰头,盯着铁丝荆棘网上挂着的皮鞋,嘴皮喃喃了一下,不知道自言自语了什么。

  随后,他直接爬上了铁门,目标就是那双鞋。

  领头身体轻飘飘的,这种攀爬,根本难不倒一缕魂。

  锁很难开。

  我一两下没捅动,额头上冒出豆大的汗珠。

  余光瞧见,领头已经在铁丝荆棘网正下边儿了,探手,便抓住那双皮鞋!

  继而,领头直接松手,轻飘飘落在地上。

  “他来了!显神,你赶紧。”

  领头低声催促。

  我动作更快,可这锁太难开了……

  啪嗒,啪嗒,皮鞋踩地的声响,每一下,都像是踩在我心口上。

  我手一滑,锁眼捅空了,手直接怼在了一根铁条上,手指甲都差点儿翻过去。

  “嘶……”

  冰凉刺骨,疼痛更是钻心。

  吧嗒,吧嗒的声响更重。

  领头同样显得焦虑起来,他死死盯着医院大楼的方向。

  我没忍住,余光瞟了一眼。

  的确……魏有明过来了。

  他身体一晃一晃的,像是喝醉了。

  不,这不是喝醉,我隐隐约约能瞧见,他好像是闭着眼睛的,那种晃动,是人疲惫得昏昏欲睡,无法站稳的感觉。

  汗珠顺着脸颊滑落,皮鞋十有八九就是节点,领头已经拿到手了,我要是打不开铁门,那就功亏一篑!

  魏有明走的很慢,可慢,也会靠近。

  我极力摒弃掉慌乱的思维,继续开锁!

  可就在这节骨眼上,忽然,一根棍子从铁门缝隙中杵了进来!

  我完全没有防备,因为门外本身是空空荡荡的,谁能料想到,突然捯进来一根棍子!?

  棍头猛地一下戳中我小腹,我闷哼一声,说不上绞痛,却依旧有刺痛感袭来。

  陡然一下,棍子缩了回去。

  本身空荡的医院大门外,多了一层厚厚的灰雾,这雾气才是十足的伸手不见五指。

  “怎么回事?”领头脸色瞬间变得铁青。

  “门外……还有东西。”

  我心同样沉到了谷底。

  一时间,还涌来一股剧烈的后怕感。

  如果先前戳进来的不是棍子,是刀呢?

  “你继续开锁,我盯着。”领头瓮声又道。

  我深呼吸,再次伸手,握住锁头。

  正当我要继续撬锁时,猛然间,灰雾中探出一根棍子,只戳我手指!

  领头的速度更快,手一下子钻出铁条空隙,抓住了那棍子,猛地往里一拽!

  砰的一声闷响,一个人从灰雾中被拽出,重重撞在了铁门上。

  那人惊慌失措。

  可我却瞬间认了出来。

  三十来岁的年纪,下巴留着一撮胡子,头发被帽子压在耳后,一只眼睛很小,只能睁开一条缝儿,另一只眼睛黝黑油亮,格外精明!

  不正是陈君吗!?

  唯有的区别是,初次见面的陈君,穿着一身休闲装。

  此刻,却是西装领带,那装束上,竟然有些像是魏有明!

  陈君的脸,直接挤在了铁门上。

  领头另一只手,就要去拽陈君的头发。

  陈君双眼猛地瞪大,只露白眼仁的眼睛,都全部睁开了!

  饶是如此,他还是大小眼,极不协调。

  可这一幕也分外阴翳,他张口,发出一声嘶哑的尖叫:“他们要跑了!”

  这尖叫声,似乎贯穿了整个医院!

  皮鞋的吧嗒声,瞬间变得更响,更大。

  魏有明阴冷,冰凉的话音随后响起。

  “你,出来的好快!“

  “我,看到你了!”

  陈君的脸上全然是怪异狞笑。

  领头一把抓住他的帽子,顺道就拽住了头发,死死往里一扯。

  陈君脸色却极其麻木,就像是不痛一样。

  “显神,你赶紧!”领头焦急的催促。

  我又换了两样撬锁的东西,用上了一根细长的铜条。

  感觉锁眼有松动迹象了。

  我脸色一喜。

  余光能瞧见,魏有明距离我们只有不到二十米了。

  这种距离,要么开门,我们能跑。

  要么,我和领头都得完蛋。

  说时迟,那时快,陈君的脸上忽然露出吃痛之色,随后,他噗的喷出一口血。

  领头完全来不及躲闪!

  甚至我想帮忙挡住,也挡不住!

  嗤嗤声响中,领头这一缕魂崩溃成了寸寸灰气。

  啪嗒两声,一双皮鞋落在了地上。

  我感觉心都跳停了半拍!

  陈君脱了困,双手快速探进铁条,直接抓住了我的手腕,狠狠的掰着。

  他力气怪异的大,我哪儿还能开锁?

  我同样用力,反手抓住陈君手腕,一脚蹬在了铁门上,狠狠将陈君往里一拉!

  又是砰的一声闷响,陈君脸挤在了铁条上,几乎要变形。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