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他是鬼!?_出阳神
笔趣阁 > 出阳神 > 第157章 他是鬼!?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57章 他是鬼!?

  下一霎!他直接脱了手,感觉就像是从窗户掉下去了似的!

  我脸色再变,顾不得其他,赶紧探头出窗户看。

  我才瞧见,领头居然已经趴在旁边一道窗户上。

  二楼,说矮不矮,还是有几米的高度,两个房间的窗户相隔也有个两三米,他居然丝毫不害怕,这么轻而易举的过去了。

  紧跟着,领头钻进那道窗户。

  随即,我又听到一阵咳嗽声,脚步声同时响起,并变远。

  这一切发生的极快。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咚咚的砸门声入耳。

  这距离,响动来自于隔壁。

  我瞬间就明白过来,这栋楼里巡夜的鬼,肯定是发现我们这个房间的动静了,可能是听到声音,才过来。

  领头去另一个房间发出响动,那只鬼自然去了隔壁。

  果然,再下一刻,领头又从那窗户钻出来,回到了房间内。

  砸门声持续了一会儿,好像门破开了。

  再接着,就是接连不断的咳嗽。

  领头谨慎无比,没再开口,我同样不敢吭声。

  再等到咳嗽声消失后,领头才用手背擦了擦额头。

  不过,他并没有冒汗。

  “此地,不安全。”领头的话音更轻微了,他随即又道:“我说什么,你跟着做,不要再开口。”

  “先画个死人妆。”

  我紧皱着眉头。

  从兜里摸出来了化敛妆的盒子,坐在书桌旁,给自己脸上化妆。

  不知道是因为巡夜鬼忽然来了,还是别的缘由,我总觉得心跳紊乱。

  给我的感觉,领头好像了解这里一样。

  只不过,我们两人都是同时来到这里。

  他就算比我先一步出现在这,多了一点观察的事件,又怎么能说多了解?

  但退一万步说,他的分析能力强,按照他所说的,应该没错。

  赋敛的速度很快。

  冷静下来后,我大致明白,领头想法应该是,死人妆在脸上,那这里的鬼,就未必当我们是活人。

  就能解决一小部分眼前的麻烦了。

  十来分钟后,妆容便差不多了。

  可凝神,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我稍稍愣了一下。

  我脸上化的妆很苍老,和那西装老头魏有明,甚至还有几分相似。

  还有,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眼睛上贴着的那道符已经不见了。

  我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

  另外,眼睛没了那种要跳出来的感觉……已经正常多了。

  吐了口浊气,我没有再用符。

  用死人妆的话,或许真有可能瞒住一些鬼。

  我正打算和领头说,给他也化个妆。

  可我稍稍愣了一瞬。

  因为从镜子里,我发现了一些不对劲儿。

  我能瞧见床,衣柜,甚至是一部分门。

  镜子虽小,但该看的都能看得见。

  唯独没瞧见的,就是领头的人!

  他去哪儿了!?

  难道,又出了窗户?我全神贯注的化妆,没有瞧见啊!?

  “好了?”

  冷不丁的,一声询问从身后传来。

  我快速盖上了敛妆盒子,额头上,却泌出了豆大的汗珠!

  镜中不见鬼……因为鬼没有实体。

  人有实体,才会倒映在镜子里……

  领头,没有镜像……

  他没有实体?

  所以,他不是人,是鬼!?

  思绪间,我回过头去。

  领头就在我身后,他胖脸上的凝重稍稍散去了一些,看见我脸的时候,眼瞳稍稍紧缩。

  像是被我的模样震慑了一瞬。

  我脑中的思索极快。

  并且,我一直觉得寒意阵阵。

  领头肯定是个人……否则他不会能白日行走,更当不了隍司领头。

  眼前这“人”,绝非领头!

  可他又知道一些事情……

  这就是解释不通的地方……

  唯有一个可能,就是这只鬼杀了人,甚至吞吃了魂魄,知道了一些事情。

  他迷了我的眼睛,让我误以为他是领头。

  这种迷眼,和瘟癀鬼的变幻形象,又有根本程度上的不同。

  瘟癀鬼是实打实的变化,鬼迷眼也是鬼迷窍的一种,就好似先前张轨他们接触我,让我误以为接到了椛萤的电话一样!

  只不过,这种环境,我没有第一时间分辨出来,才会深陷其中!

  那被他杀的是谁?

  肯定不是真的领头,那就是杨管事……书婆婆,或者其余八个下九流中的某一人?

  他们的尸体呢?

  这职工宿舍里,远不止一个鬼!?

  并且,鬼也并非同仇敌忾?

  才会有先前巡夜鬼来敲门的情况?

  我感觉,我的思绪到了极致,已经开始不够用了,脑袋一阵阵生疼。

  “显神,我们先离开这里,巡夜鬼,能听到人声,我学的术法特殊,才能规避,所以,你还是不能开口。”领头又道。

  我心头又是微沉。

  他这话,是欲盖弥彰吗?

  一时间,我完全无法想清楚。

  不过,也不排除那个可能,就是我认为鬼没有同仇敌忾。

  那只巡夜鬼,就是听到人声来的!

  只要能规避巡夜鬼,不说话没问题!

  可离开这栋楼,我觉得不可能!

  我甚至怀疑这“领头”是骗我的,他根本就不是什么领头,那他的目的就是害死我,三楼也未必有血煞尸!

  “显神?”

  “领头”蹙眉,又喊了我一句,示意我可以往外走了,又解释了,巡夜鬼并不聪明,在隔壁房间没找到什么,他就会回去,我们只要小心一些,就能平安走出这栋楼。

  我深呼吸,尽量让脸色平静。

  继而,我稍稍抬起手,做了一个勾手,是让领头靠近我的动作。

  “嗯?”领头稍显的诧异,不过,他并没有怀疑的举动,靠近了我一些。

  我故作要耳语的动作。

  领头面目又是一凝,低声告诉我,耳语也不行,除非我找支笔,现在写。

  语罢,领头没再接近我,而是走向书桌前,似要找纸笔。

  他和我擦身的那一瞬间。

  我骤然偏过头。

  噗的一声轻响,一口舌尖血猛地喷了出去!

  我动作,速度,都极快。

  并且我仔细的观察着“领头”的反应,他根本没有料到,我会直接出手!

  血雾,陡然浇在了他身上!

  同时,我拔出来了藏在腰间衣服下的哭丧棒,狠狠扎进他后心,用力一搅!

  砰的一声轻响,他的身体瞬间崩散成了一团灰雾!

  我心咚咚直跳着,额头上布满了汗珠,后背,一样被汗水浸湿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