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女道士_出阳神
笔趣阁 > 出阳神 > 第151章 女道士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51章 女道士

  我摇摇头,回答:“有用吗?”

  “为何没……”

  话音戛然而止,领头目光炯炯,眸子里更是精光乍现!

  我心头突地一跳,他这眼神,又是什么意思?

  下一秒,领头脸上又浮现了一股诡谲的笑容,他喃喃道:“任何时候,辩驳,多少都有一些作用的,全然没作用的情况,只有一种,要么是假的,站不住脚。

  要么说出来的事情,太过颠覆听者的认知,覆灭了三观,甚至还会有更大的影响!”

  “那真的,也是假的,会让人觉得你胡说八道,甚至给你带来更大的杀机!”

  “看来,这是后者!”

  “显神,你这十九岁的年纪,居然有如此深邃的心性。”

  “年纪轻轻,心智如妖啊。”

  领头这一番话落罢,开车的杨管事额头上都冒出了豆大的汗珠,他错愕的瞥向我,又瞥了瞥领头。

  “山路,好好开车。”领头话音稍冷,略有不喜。

  猛然间,杨管事一脚刹车,剧烈的摩擦声响,车身都剧烈晃动了一下。

  身体被惯性连带着晃动,我顺手抓住车上扶手,却瞧见车头和一名道士擦身而过。

  那是个女道士!

  一头长发披在肩头,不施粉黛,容貌却惊为天人。

  而车头擦过她身体的瞬间,她表现得极其平静,甚至没有后退半步。

  下一秒,车晃动着开远了。

  视线中,那女道士也消失不见……

  我心咚咚直跳着。

  说不上来,是因为杨管事差点儿撞到女道士而心跳。

  还是因为,领头对我的那一番分析,近乎直指我九岁那年的秘密和心慌。

  此时此刻,领头面色阴沉似水。

  “杨山!你搞什么鬼?”

  “差一点,要么你在监管道场撞死一个道士,要么你就把我们摔下山,隍司的管事和领头,死于车祸坠山,还死在监管道场的山上!”

  “你不想干了吗?!”

  领头语气更为严厉气愤!

  能看得出来,领头是真发怒了,都直接直呼其名。

  杨管事的山羊脸,显得极其唯唯诺诺,不停的道歉,说先前走神了。

  领头眼神冷冽,又道:“竖起耳朵,一直听,你不走神,谁走神?”

  “不……不是……”

  杨管事车速稍稍放慢了一些,他更不安的解释:“我回头的时候,看了刚才那个女道士一眼……她也看了我一眼……”

  我一愣,忽而回想起来,的确,杨管事瞥我和领头时,被领头呵斥了。

  那时车都是稳的,反倒是杨管事正常开车,视线看前方时,车一下子晃动起来。

  险些出事,不是因为杨管事走神,是因为那女道士的眼神?

  心,还是咚咚直跳。

  那种紊乱的感觉,让我极不舒服。

  我冷不丁的又有个念头。

  我这心跳紊乱,真是因为秘密差点儿被窥探,还是车祸边缘……

  又或亦,是我看了那女道士一眼呢?

  此刻,脑袋竟有种空荡感,怎么都回想不起来那女道士的模样了。

  不知不觉间,车下了城中山,驶上了马路。

  路面上车水马龙,天早就亮了。

  初阳的光照射进车窗里,脸上有种熨烫感。

  监管道场几乎都是男道士,唯一的女道士,就是上山路上那一位。

  我忽而又想到,韩趋给我的玉簪,是她的吗?

  脑中的空荡感直接被驱散了,我闭了闭眼。

  韩趋的事情,还不能说。

  直觉告诉我,这是一张护身符。

  否则的话,我很可能被孙卓利用监管道士,算计至死。

  杨管事老老实实的开车,一直没再说话。

  领头的脸色,则一直是阴晴不定。

  我心绪也平缓下来了。

  领头不追问孙家的事情,一样让我松了口气。

  只不过,我内心已经有了防备和忌惮。

  这件事情,是无论如何不能泄露的。

  因为,还关乎着那一天的地气!

  车没有直接回隍司,而是先停在了一条小巷,杨管事带我们去吃了东西。

  热气腾腾的牛肉面,吃得人满头大汗,身体都暖和起来。

  这期间,领头并没有提之前的事儿,又是问我一碗面够不够,又是让老板给我加哨子。

  清晰可见,他对我的态度更亲近了。

  我神态脸色还是如旧。

  而后回到隍司,领头让我上楼去好好休息,他们要调集一些人手,出发时会来叫我。

  我点头离开。

  回到33楼后,关门时,我在门锁上贴了一张符。

  虽然现在是天亮,但依旧,小心驶得万年船。

  回到房间休息,这一觉,睡到差不多下午三点钟。

  等醒来时,整个人都通泰多了。

  右臂的伤势恢复了更多,基本上全部结痂。

  我正打算检查一遍身上的东西,要去面对那西装老头,不能全倚靠别人,自身也得有足够的防备!

  手机恰逢其时的响了起来。

  打给我电话的,是张轨。

  我屏息凝神,接通了张轨的电话。

  “罗兄,你此刻在何处!?”张轨话音略显慎重。

  “怎么了张兄?”我微眯了眼,又问:“罗壶兄和赵希兄弟出来了?”

  “没有……”张轨话音略发苦,说:“两三天了,基本上没什么希望了,祁家村的凶险的确如此,我们组织死过不少人,现在打算撤回来,放弃,不等了。”

  我心跳加速了许多,不过,神态语气更为镇定。

  “节哀。”

  张轨轻吁了一口气,才说:“不过,罗壶和赵希的死,同样也让我们探索了不少祁家村的秘密,我会上报。”

  “罗兄,我找你,是另一件事。”

  张轨将我岔开的话题,又拉了回去。

  我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自然没有继续打乱张轨。

  张轨也顿了顿,才道:“我们收到消息,监管和隍司,动静很大,似是要联合起来办什么大事,上头担忧此事是针对我们,要组织所有人全部回去蛰伏,你在哪儿?我来接你?”

  我心头顿时一凝。

  鬼龛组织的消息,还真是灵敏。

  不过,他们的担忧明显错了方向。

  “罗兄?”张轨又疑问了一句。

  我思绪落定,才沉声道:“张兄,隍司和监管的行动,并非是针对你们。”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