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去哪儿找线索_出阳神
笔趣阁 > 出阳神 > 第141章 去哪儿找线索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41章 去哪儿找线索

  这消息,让我心跳加速不少。

  棘手和难办,不代表不能办!

  有眉目了,这就是说有办法!

  翻身起床,腹中空空,饥饿感袭来。

  我离开椛萤家时,翻了一下冰箱,还好,里头有点儿简餐的面包,随便对付了几口,我才通过电梯,直接去了负三层。

  进入隍司大厅时,沙发上零零散散,约莫有十来个下九流。

  他们看我的神态和上一次相比,更忌惮了些,依旧有仇视的目光。

  我并没有在意,径直朝着办公室那条通道走去。

  杨管事和领头明显打过招呼了,并没有人阻拦我。

  通道尽头,办公室开着门。

  我入内后,一眼瞧见领头坐在茶盘后边,杨管事站在旁侧。

  屋内还有几人,穿着都不一。

  死人衣被撑在一张架子上,至于眼镜,竟然被放在一个小铁笼子里,小铁笼的四处有红绳,将眼镜绷紧,似是封住了。

  再仔细看死人衣,其上也有许多朱砂绳缠绕,甚至贴了符。

  多看领头一眼,他模样稍显狼狈,气息犹有紊乱。

  “你穿过了?”我看向领头,问。

  除却杨管事外,那穿着不一的几人,看我的眼神明显不满,就像是我对领头不够尊重一样。

  领头点点头,话音沙哑:“不只是穿过了,我还感知过。”

  我瞳孔微缩。

  领头,居然也能感知?

  除却了椛萤和黄叔,我并没有让隍司知道我能感知。

  可转念一想,堂堂隍司的领头,有个感知的能力,也不过分。

  “你是感知,才丢魂的,对吧?”忽然,领头又问。

  我微眯着眼,一时间没回答。

  “精通丧葬一脉九流术的人,有着上等,甚至是堪称极阴的过阴命,感知,只是一个基本的能力,你不用否认,既然你让隍司通过这件事情,表示诚意,那我们自然会坦诚相待,这件事情做完,我们还要合作办冥坊的事儿。”

  “隍司对你,有惜才之心。”

  领头这话,居然还真流露出了几分诚挚的意味。

  我沉默了几秒钟,才点点头。

  领头深吸了一口气,又道:“这死人衣和眼镜的主人,极为凶厉和可怕,绝非简单的厉鬼,至少是五狱鬼那个级别,他所处的环境同样是一处凶狱。”

  我眼皮跳了跳。

  的确,五狱鬼和二十八狱囚,不需要做什么,只要他们存在的地方,既是凶狱。

  换个通俗易懂的说法,他们走到哪儿,凶狱就会出现在什么地方。

  “勾魂是勾不出来的,只能夺魂。”

  领头最后那两个字,和茅有三所说,居然不谋而合。

  不,我听出来了其他的意味……

  夺……

  难道,是要到西装老头身边去夺?

  下一刻,领头就应证了我的揣测。

  “棘手就棘手在,我们不知道这只鬼在什么地方,而且,起码是五狱鬼级别的鬼,太过难办了。”

  领头的脸色阴厉。

  我没有吭声,是在等领头的回答。

  事情都完全挑明了,那领头还办不办这事儿,主动权就在他身上。

  “如果只是五狱鬼,隍司拼一拼,还是有把握的,如果对方是二十八狱囚,那我们去,就是送死了。”领头顿了顿,又道:“不过,这和瘟癀鬼有关,或许能说动城隍庙,甚至是道士出手,监管道士的领头人,韩鲊子,曾有过对付二十八狱囚的经验。”

  “问题就只剩下一个,这只鬼在哪儿。”

  领头再看我,便显得目光灼灼。

  我心跳的速度,又稍稍加快了一些。

  因为,我完全没想到,领头会提到韩鲊子!

  我更没想到,就是因为我先前将瘟癀鬼归咎在这死人衣和眼镜上,反倒是成了领头能去请动韩鲊子出手的契机!

  这件事情只要能稍稍坐实一些,监管道士肯定不能坐视不理!

  如果在这之前,先说动黄叔,就更有说服力了!

  我一时间没回答领头,他的神色便透着遗憾。

  “显神,隍司尽力了,如果你不能找到他在……”

  “未必不能。”我再开口,截断了领头的话。

  领头眼睛瞬间眯成了一条缝!

  我并没有从他口中听到推脱的意思,从神态言语来分辨,他是真想办这件事儿。

  大抵,还是因为瘟癀鬼。

  如果办成了,隍司的地位肯定不同寻常,和监管之间也会缓和很多。

  只不过,他并不知道,瘟癀鬼和西装老头没有半毛钱关系。

  隍司算计我那么多次,被我坑一把,我并不觉得过分。

  至于监管道士,我对他们没有好感,被利用这一次,权当是他们给孙卓还的利息了。

  “我想办法,找出他的所在之地,隍司去沟通黄叔,以及监管道士,如何?”思绪落定,我又道。

  领头深呼吸,直接站起身来。

  他圆滚滚的肚子,撞在了树根茶盘上,咣当一声闷响,茶盘差点儿翻了。

  “杨管事,你同显神侄儿一起去办事,有什么麻烦的地方,帮他一并扫平。”领头又道。

  杨管事低头领命。

  我倒没有介意这些。

  领头目的,肯定还是杨管事跟着我,我没办法走掉,或者有别的算计。

  我本身就一定要拿回自己那一缕魂。

  不用支付给茅有三代价,隍司全力去办,我还走了的话,那就是脑子不好使了。

  “走吧,杨管事。”我率先做了请的动作。

  杨管事看我的脸色很亲近,堆满了笑容。

  我们两人往办公室外走去,余光,我忽而注意到,领头走到了撑着死人衣的架子前头,神态气质好像有些不对劲。

  我正要回头多看一眼,领头却也往外走出来了,其余人同样跟上。

  我便没有驻足,径直和杨管事一起离开。

  应该是我多想了,现在大白天的,领头如果因为死人衣出什么问题,也不可能说要对付那西装老头,帮我夺魂。

  很快,我和杨管事率先进了电梯。

  转身时,发现领头他们并没有往电梯这里走,而是去了其余通道。

  进了地下停车场,杨管事又带着我上了一辆车,继而才问我现在去哪儿找线索?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