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钱货两清,不得反悔_出阳神
笔趣阁 > 出阳神 > 第138章 钱货两清,不得反悔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38章 钱货两清,不得反悔

  无论是卖货还是买货的人,头脸好像都蒙着一层薄薄的灰雾,让人看不清晰。

  我若有所思,

  这就是冥坊对卖家,买家的一种保护了。

  杀人劫货的黑货,见不得光,谁买谁卖,不为人知最好。

  一步卖出窄街尽头,视线就像是拉了长焦镜头一般扭曲。

  身周满是灰色薄雾,雾蒙蒙的,两侧大约十余米就有一个路口。

  冥坊中的窄街远不止一条,就像是蜘蛛网一般四通八达,我只是来了数次,都只走了一条而已。

  外沿是弧形的圆,中间的摊摆区交谈声很小。

  我径直走过去后,进了两道水泥台中的路,前边儿的人,还有水泥台后边的人依旧是雾隐朦胧,不过台面的东西很清楚。

  左边摆着一双陈旧,甚至有些破损的绣花鞋。

  右边却放着一个锣。

  瞧见锣时,我瞳孔就紧缩一瞬。

  黄铜的锣面带着斑驳绿锈,锈面上还有黑褐色的血迹。

  更夫的锣……

  那血迹隐隐泛白。

  一般情况下,更夫敲锣,会逼的对手吐血,对手却很少能将血吐在更锣上。

  要么是更夫被杀,血浸染锣面。

  要么就是更夫过度用了一种术法,导致反噬!

  如今这口锣摆在台面,无论哪一种情况,都说明那更夫不死也废了,否则怎么可能将更锣拱手让人?

  “怎么卖?”我语气是平缓的。

  水泥台后边那人身影很宽大,却细声回答:“两条黄鱼。”

  我眉头一蹙,没吭声。

  黄鱼,其实就是金条。

  一般一条黄鱼,得有一斤重,按照现在的行情,就是四十万!

  就算老秦头留下来的钱没给唐全,我都凑不够。

  不过,唐全那里很多黄金,买下来这更锣倒是绰绰有余。

  可我没时间回去拿钱,这锣也不一定能留到那时候。

  “老弟,这口铜锣起码传承三代更夫,阳煞至极。随手一敲就能镇住黄页鬼,对付怨鬼不在话下,如果自身实力够硬,面对血怨厉鬼,都不会腐蚀锣面,只要你识货,两条黄鱼,你只赚不亏。”那宽大的身影声音更为尖细。

  “等会儿我出来了,再看看。”我轻吁了一声回答。

  这锣,我是真想要。

  上一次在隍司损失了铜锣,我就少了一个很关键的手段。

  只是钱真的不够,卖了阴牌,可能就够了。

  侧眼,再瞥了一眼那陈旧的绣花鞋,那台子后方的人身影就是纤瘦高挑了。

  “死于自缢的吊死鬼留下的鞋子,若是鞋尖朝里,可以勾来吊死鬼。”

  话音是个女人的,可粗得就像是男人一般。

  我摇摇头,表示不感兴趣。

  多看那一眼,全是因为最开始招来无头女的,就是绣花鞋。

  继续往里走,水泥台上的东西说不上琳琅满目,却也着实让我涨了见识。

  令我感兴趣的,有一块二十年份的骑马布,一段被雷劈过的柳树干,以及一块头皮。

  最便宜的是骑马布,要价三条小黄鱼,柳树干比更锣还贵,头皮更是不说价,只换物。

  我拿了阴牌出来,别人连话都不说了,显然是瞧不上。

  骑马布污浊阴煞,二十年份的,血怨厉鬼被糊上去都要吃大亏。

  雷击木更克鬼,无论用来刻符还是做哭丧棒,那都是驱邪的利器!

  我都想要,可囊中羞涩,条件不允许……

  索性不再看别人卖的东西了,我一直走到一处没有人的水泥台面时,才学着先前看过一人的动作,从下方空洞处窜进去。

  再然后,更浓郁的灰雾笼罩萦绕在我身上。

  将阴牌从夜壶中取出,摆在水泥台面上。

  我清点了一下数目,一共九枚。

  我没见别人卖这东西,就只能先静等。

  时间一点点过去,我身后多了一个人,背对着我。

  两人间似有一道无形隔阂,我并不担心他会过来。

  右侧的水泥台子也有人进来,摆上“货物”。

  来来往往的人多了,零零散散,有人在我前面驻足。

  我不太会主动吆喝,就只能闷声不吭,等人询问。

  一连走过五六人,都只看不问。

  再加上先前那个摊主瞧不上阴牌,我就觉得这些东西应该是不值钱。

  心绪略有烦闷,我打算再等会儿,依旧无人问津的话,就走了。

  一连十几分钟,别说询价,就连看的人都没了。

  终于,又有一个人驻足在摊位前头。

  他身材矮小,打量一遍阴牌,操着一口公鸭嗓问:“什么价?”

  “两条黄鱼。”我闷声回答。

  “多少?!”那人声音稍稍变大了一些,显得错愕。

  我:“……”

  自己把价格报高了?

  “全部一起,两条黄鱼,或者你拿等价之物来换。”我烦闷的说了句。

  其实这阴牌的效果不弱,非说价值,应该要比骑马布高一点儿,我也是凭借这种推断来定的价格。

  还是卖不掉的话,我怕是得回去找茅有三,先问问行情。

  也是茅有三不肯帮忙,非要和我谈条件,否则,根本没这么麻烦。

  下一秒,啪的一声轻响,打断我的出神。

  两条两指宽,巴掌长的金条,落在了水泥台面上!

  嗖的一声,阴牌全部消失不见。

  “钱货两清!不得反悔!”

  “老板,下次什么时候来?还是十六号摊位?”公鸭嗓显得极度兴奋,再次追问。

  我瞳孔紧缩,死死盯着那两根金条。

  烦闷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种浓郁的落空感!就像是一下子从高处坠落似的。

  卖亏了?!

  见我一直没回答,那矮小的公鸭嗓,匆匆朝着他来时的方向回返。

  注视的目光从左右两侧,以及对面的摊位传来。

  瞧不见他们的脸,我却感受得到他们的眼神是诧异错愕。

  我刚消散的烦闷又涌了上来。

  看样子,我多要一根黄鱼,恐怕都能成交……

  蹙眉站了半分钟,我也没什么拿得出手能卖的东西了,才钻出水泥台子。

  再经过卖骑马布以及雷击木的摊位时,我都不敢多瞅一眼。

  一直回到入口的位置,站在第一个水泥台前。

  看着那面绿锈斑驳的铜锣,我一动不动,内心踌躇,更天人交战。

  卖阴牌,我是想凑钱给赵康的事情善后。

  可偏偏又遇到了铜锣,这算是我急需之物。

  我如今的处境危险,身上多一件东西,办事就多几分把握。

  左思右想之际,卖铜锣的那人又开始“推销”。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