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二十八狱囚_出阳神
笔趣阁 > 出阳神 > 第137章 二十八狱囚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37章 二十八狱囚

  我心头又是一沉。

  计算到茅有三能帮忙,可我没计算到,他居然要谈价钱?

  “你要多少钱?”深吸一口气,我随即问。

  茅有三却笑眯眯的看着我,眼镜中似是有我脸的倒影。

  “小罗子,你要诓我?”

  “我收尸的,不收钱,况且,你才说了自己缺钱。”

  我:“……”

  抬手,手掌几乎在茅有三脸旁了。

  “还给我吧。”我哑声道。

  “你拿不回来的,能帮你的人屈指可数,而我肯定,我要的代价最少。”茅有三依旧眯眼笑着。

  “屈指可数,也不是没有,我自己一样能想办法,总好过于把命给了你。”

  我直言不讳。

  茅有三却一点儿都不生气,再道:“除了我,还能帮你的人,一个是监管头子,那是个迂腐不化的老东西。另一人就是你师父,不过他躺棺材里了。”

  “小罗子,你以为你招惹上的,是什么东西?”

  “那可不是简单的鬼了,二十八狱囚啊,啧啧,除了我,就算你师父从棺材里头跳出来,都不能确保说得手,更遑论那监管头子,把握更低。”

  茅有三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

  我脸色变了。

  二十八狱囚?

  ……

  人犯五千恶,为五狱鬼,六千恶,为二十八狱囚。

  这种人活着的时候,就是罪大恶极,死了之后,更是恶念滔天。

  我先前是想过,他到底是五狱鬼,还是二十八狱囚,可真的得知那一瞬,内心那种惶然感更是难以压抑。

  茅有三抬起手,将我的手压了下去,又道:“三年啊,抡圆了活的三年,比很多人的三十年,五十年,一百年还有滋味,你看看你,这么衰,正常你能活过三年吗?”

  “二十八狱囚,会吃了你那一缕魂,通过冥冥中的联系,再将你拉拽到他身边,或者出现在你身旁,你的身体就不是你的了。”

  他神态,语气都蛊惑到了极点。

  “那也不是你的了,不,本身就不是你的,你却连机会和念想都没了,如果他动手快,孙卓也不是你的。”我脸色冷了下来,伸手,直接从他脸上夺下来了眼镜。

  茅有三的脸色极其僵硬,一声不吭的盯着我,小眼睛提溜转动,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再夺过他手中的死人衣,将眼镜塞进兜里后,继而用红绳将死人衣卷成了包裹。

  起身迈步,我就要离开这铺子,茅有三同时站起身来,挡住了我。

  “劳驾让一让。”我面无表情,更没有什么语气。

  “你师父的……”

  “你认识我师父。”我眯眼,忽然道。

  茅有三的眼珠又提溜转动了一下,并未否认,又说:“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总不能让我白干活,不光是生意人,还是先生,该有的赚头和酬金都少不了,否则就是坏了规矩。”

  很明显,茅有三是在找台阶了。

  只是,我心头依旧阴晴不定。

  因为,我也是从茅有三刚才的话,推断出来他认识老秦头。

  我不确定,自己继续和茅有三深交,会不会出别的事情。

  现在看似他一口一个规矩,万一什么时候,他翻脸呢?

  万一……这眼前的规矩,是他营造给我的假象,在等什么机会呢?

  多想,会很麻烦,但绝对会让我少更多的麻烦。

  茅有三是留了很多心眼的,譬如他隐瞒认识老秦头的事儿,这就及其关键!

  思绪极快,我身体一侧,绕过了茅有三。

  “你不卖佛牌了!?”

  茅有三扭头,瓮声又说了句。

  我没有理会他,直接出了铺子。

  走过铺门的那一瞬,轻柔的风铃声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略嘈杂的交谈声。

  这些声响先前都是听不见的。

  茅有三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只是盯着我看着。

  对面铺子瘦小的布衣老板,时而瞟我一下,他那玻璃柜子中的眼珠子,还是不停乱转,细密的血丝很是瘆人。

  我转身走到他柜子前头。

  这时,余光瞧见茅有三摘下来了风铃,似是在盯着我,又像是盯着这布衣老板。

  “我想请问下,冥坊中,什么地方收佛牌?”

  我显得礼貌,友善。

  那布衣老板斜瞟了一眼窄小街道深处,才说:“一直往里走,能瞧见一个冥杂店,有童叟无欺的招牌,只要是正经物件,他什么都收,如果是杀人劫货抢来的,你得走到摊摆区,自行售卖,这统一叫做黑货,冥坊店铺,不卖黑货。那没办法售后。”

  我微皱眉,说了谢谢。

  转身,我正要往里走。

  布衣老板又喊了句:“等,等等。”

  我略显诧异,他目光却落在我腰间夜壶上,盯着老龚。

  老龚贼溜溜的眼睛同样盯着他。

  “你这黄页鬼的眼珠子,很活泛,很少见,卖吗?”布衣老板舔了舔嘴角,笑呵呵的问。

  我:“……”

  这街口的两个铺子,一个收鬼的眼珠子,一个收活人尸体,饶是在冥坊,这都不正常到了极点。

  “谢了,不卖。”老龚干巴巴的说了句。

  我抑制着心头的不适,复而和布衣老板笑了笑,并没有得罪人。

  他同样笑了笑,像是点头哈腰一样,没继续说话了。

  我转身朝着街道深处走去。

  很快,我就走到了先前见过,摆着大量纸货的铺子前头。

  老板生的忠厚,笑容更忠厚,上唇蓄满胡须,剃着平头。

  门头牌匾上,写着:“本店童叟无欺,立信立诚经销各物,力臻完美无憾。”

  “客人要看什么东西吗?”声如其人,老板的话音一样忠厚。

  我摇摇头,朝着更远处走去。

  死人衣的事情,我得另想办法。

  佛牌的处理方式很多,卖掉是最好的一种。

  我的确缺钱,大头全部给唐全了。

  身上剩下的够用,可仅仅是自己够用,我答应过,要给赵康妻子一笔足够的抚养费,还答应过老妇,尽量找到他儿子。

  这两件事情都少不了用钱。

  狭窄的街道很长,经过老茶馆,又走了十分钟,才到达街道尽头。

  我本来还想找人问,摊摆区在哪儿,可已经不需要问了。

  街道尽头外,是一个类似于室内市场的布局。

  没有商铺,不过密密麻麻修着水泥台子,两两水泥台子为一道,中间站着卖货的人,两侧的通道,则有买货的人走动。

  这里更热闹,更鱼龙混杂。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