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另外的价钱_出阳神
笔趣阁 > 出阳神 > 第136章 另外的价钱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36章 另外的价钱

  恐怕,唐全真没说过,村里也并未有人议论。

  椛萤更保持了界限感,没有去打听。

  否则,凭老秦头在靳阳的地位,以及椛萤对他的评价。

  椛萤必然会追问我。

  收起思绪,我并没有立即离开宾馆。

  张轨走后,这地方就没人盯着我了。

  先拿出来了夜壶中的佛牌。

  罗壶基本上不可能离开祁家村,那些血怨厉鬼,都不是省油的灯,我并不担心张轨能发现什么。

  就是这些佛牌,反倒是成了烫手的山芋。

  我肯定不能拿出来用,无论是在隍司面前,还是在监管道士面前,都会坐实一个点,我加入了鬼龛。

  而让鬼龛的人瞧见了,他们立即就知道,罗壶和赵希出事另有隐情!

  重新将佛牌放回了夜壶中。

  我再看了一眼腰间,缠成了包裹状的死人衣。

  心咚咚直跳,我想到了两个法子,能解决掉眼前的燃眉之急。

  离开宾馆后,我打了一辆车,径直前往冥坊所在的那条街。

  下车后,我没有察觉到注视或跟随感,直接进了商业街内。

  先在外边儿的摊点吃了饭,临天黑时,我才进入冥坊。

  经过台阶入口,和那守门人出示了黑色玉条后,他多注视了我一眼。

  我回应了善意的笑容。

  而后,我走到最近那街口,茅有三的收尸铺子前头。

  对边的铺子,柜台中那些眼球不停地转动着,瘆人极了。

  茅有三躺在竹椅上,那把竹扇子遮着脸,悠哉游哉。

  我伸手,轻轻敲击了一下棺材盖子。

  茅有三身体一颤,挪开竹扇要起身。

  瞧见是我,他更是一个激灵,直挺挺起身。

  只是一眼盯着我的胳膊,他就一阵肉痛。

  “好端端一条胳膊……怎么就成这样了?”

  茅有三这语气,就像是我已经把自己卖给他,他的珍宝受损了一样。

  对面铺子的老板,穿着一身布衣,瘦瘦小小,眼珠子长得倒是大,他时不时瞟我一眼,又摇摇头。

  那样子就像是在惋惜似的。

  “小伤。”我面色不变,绕过棺材,走进了茅有三铺子中。

  竹躺椅旁边还有凳子,我丝毫不见外的坐下。

  茅有三没坐,而是蹲在地上,更为肉痛了。

  “还小伤?这要折价的,知道吗?”他压低声音,又叹息说:“算了,不折你的价,说吧,又招惹了什么?还是让我帮你最好,否则,你也不老老实实待在我家,被别人杀了,太亏了。”

  我白了茅有三一眼,还是没说话。

  茅有三这才略显悻悻地坐回竹椅上。

  他摇了摇折扇,似是化解尴尬。

  “约定是奏效的,不过,你再提不可能的事情,那就不一定奏效了。”我语气平缓。

  茅有三耸了耸肩。

  忽而,他目光落至我腰间两侧,瞟了一眼死人衣,又盯着夜壶,轻咦了一声。

  下一秒,老龚脑袋钻了出来,贼溜溜地盯着茅有三。

  茅有三眼中又闪过一缕失望。

  “是个穷鬼……差点儿看错了。”

  “不过,你好像拿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茅有三的视线,又落到了我腰间另一侧的死人衣上。

  “这里说话不方便,换个方便的地方?”我轻吁一口气,说道。

  茅有三再站起身,却从店铺内的一个柜子中,取出来一串风铃,挂在了棺材上方。

  此间没有风,风铃却发出轻微的叮铃声。

  周遭忽而变得安静了,好像听不见外边儿的谈话,只有悦耳轻微的铃音。

  “现在方便了。”茅有三坐上了竹椅,摇了摇折扇,笑眯眯的说。

  我心头微凛。

  不过,茅有三的身份本就特殊。

  监管都忌惮的算命先生,在冥坊又收活人尸体。

  他能拿出这种隔音的物件,也就不奇怪了。

  我并没有先解开死人衣,而是探手掏进了夜壶。

  茅有三皱眉,脸色都变了变,一阵嫌恶。

  我触碰到了冰凉的物事,应该是那女鬼的头颅,白天她一样消失不见,此刻便待在夜壶底部。

  很快,我就拽出来了一串佛牌。

  “有人想杀我,不过,他没杀成,这算是我的战利品。”

  “我缺钱,想卖了。”

  我如实和茅有三说,同时将佛牌递给他。

  茅有三扇子摇得更厉害了,更是蹙眉,脸都撇向了一旁。

  “拿走!拿走!”

  “我这里只收尸,不收屎盆子里的东西,呕……”

  茅有三还煞有其事地干呕起来。

  老龚死死瞪着他,一副怒气冲冲的模样。

  “屎盆子里的穷鬼,你还挂在腰上,不嫌弃味儿吗?”茅有三掩着鼻子,又不停地摇扇子。

  别说老龚,我脸色都沉了不少。

  “没有气味,这只是一个夜壶,里边更没有什么污浊的东西,我很认真地在说话。”我强调说道。

  茅有三还是一直摇脑袋,说这东西他是半点儿都接不住,真要卖,他等会儿带我去个地方卖,就别在他铺子里拿出来了。

  我略有气闷,重新将佛牌装了回去。

  茅有三脸色才好看起来,瞅着我腰间的死人衣。

  我吐了口浊气,将红绳解开,把死人衣递给了茅有三。

  低声,说了一些和死人衣相关的事情。

  我着重讲了,自己丢的那一缕魂,就是通过这件衣服被带去了另一个地方。

  我这两三天离开,就是为了拿这件衣服。

  茅有三这才若有所思地点头。

  解开了红绳,他仔细打量了几秒钟,啧啧说:“是有点儿东西了,怨气够重的。”

  下一刻,茅有三居然从衣兜里掏出来了眼镜儿。

  他一手提着死人衣,一手竟然抖开了镜腿,朝着自己脸上带去。

  我脸色骤变,正要探手去阻止茅有三,

  茅有三身体一转,轻而易举躲过我。

  他又轻咦了一声,似是眯着眼,在看镜片。

  我发现问题了。

  就是无论我,唐全,赵康,带上眼镜后,都有种两者本为一体的感觉。

  只有茅有三带上去,就只是带着一副简单的眼镜。

  下一秒,他手指轻轻敲击镜片,他眼睛陡然睁大,精光阵阵。

  “夺魂,是另外的价钱!”

  茅有三的话音,极其兴奋!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