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张兄,你不信我?_出阳神
笔趣阁 > 出阳神 > 第128章 张兄,你不信我?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28章 张兄,你不信我?

  老龚只有脑袋,没有身体,便没有心。

  可他起码有几百个心眼子。

  他的想法都摆在脸上了,不能得到赵萳,就得尽快送走。

  我贴身收好了小纸人。

  其实赵萳那些话,一样带着病态,可却给了我很多猜测,以及试探的办法。

  在事情和变数上,我连累赵萳死了,得有个交代。

  而在村里边儿,我更应该给个交代的,还有唐芊芊。

  她这辈子凄苦,下辈子也得投个好胎,不能有那么多的不确定性。

  收起思绪,我蹲身捡起来死人衣,又将眼镜装进衣兜里。

  丝丝缕缕的冰凉感袭来,感觉很舒服,甚至让我想要穿在身上……

  稍稍抿紧舌尖,伤口的疼痛感让我清醒过来。

  这死人衣从头至尾都是这么诡异。

  我要想办法从它上边儿做手脚,将我那一缕魂勾回来,但却不能在这个地方。

  从兜里取出一卷红绳,我快速将死人衣缠上几圈,弄成了一个包裹模样。

  没有更好的防备办法,我只能随时保持警惕和小心了。

  不知觉间,无头女已经消失不见……

  其实还有个细节。

  老龚对赵萳都有念想,却不敢多看无头女一眼。

  足以见得无头女的凶厉。

  将死人衣的包裹拴在腰间。

  这一趟,虽说经历了很多凶险,但完成了一件关键性的事情,已经算是大有收获。

  我又看了一眼时间,差不多早上七点钟了。

  同赵康先前的拉扯,竟然折腾了四小时。

  我继而又探查了一遍这宅子,最后什么有用的东西都没找到。

  就像是那厉害的先生晓得自己要出事,将传承,以及关键的法器,全部都处理了一样。

  九点多钟时,我放弃了继续探查,而是画了一道死人妆,离开了宅子。

  饿死鬼的活动时间,只有子时和丑时,两个时辰,四个小时。

  其余时间,祁家村的鬼一样活跃,虽然饿死鬼才是最凶的,但我也得防备,不和其他鬼起冲突。

  我并没有直接下山,而是在山上寻找。

  赵希如果死了,那就死要见尸。

  老龚派上了大用场,因为赵希给他吃过两次坟头草以及尸油做的药丸子,他因此给我指明方向。

  等我找到赵希时,他惨不忍睹。

  肚子是完全破开的,像是什么东西从里边儿钻了出来。

  并且他双眼涣散,透着空洞和死寂。

  他不是张轨,并非借尸还魂,那他这副模样,就是已经魂飞魄散了……

  婴灵的反噬,竟然不只是吃了阳气,还吃掉了他的魂魄!?

  甚至我感觉……不止如此。

  张轨腹腔中,被吃得干干净净,一点儿脏腑都没剩下。

  成功反噬了主子,甚至吃了其脏腑的鬼,会变成什么样子?

  收起心头的后怕,我摘下来腰间一块佛牌,扔给了老龚。

  佛牌是罗壶的东西,老龚能吃别的物品,他又是鬼,自然也能吃鬼。

  随着老龚将佛牌吞下,他眼珠子哧溜乱转,咧嘴笑了笑。

  然后老龚才告诉我,罗壶一直在逃,他找不到,不过,罗壶被盯上了,出不去了。

  我蹙眉,本来想反问老龚,被什么盯上了。

  可我又怕把老龚问得自我冲突起来。

  稍一推演思索,就有结论。

  要么是祁家村其余的厉鬼,要么就是饿死鬼没休息,一直追着罗壶的头。

  还有一个可能,就是罗壶的脑袋胡乱去飞,招惹到了祁家村中,弄死了那阴阳先生的恐怖存在。

  既然罗壶也出不去,对我来说,就省事儿多了。

  没多久,我就下了山。

  经过山脚那座坟时,我稍一迟疑,多看了坟包一眼。

  先前的揣测,又攀爬上来。

  有没有可能,这就是那位阴阳先生的坟,他死了之后,魂魄才逃出去。

  因此饿死鬼和媪,都不敢动坟头?

  那他的传承,有没有可能也在坟里头?

  我很想把坟掘开看看。

  可现在这关卡,能挖出来什么好处,还好说一些。

  如果挖出来什么变故,譬如那阴阳先生诈尸了,对我来说,就是阴沟里翻船了。

  收起自身的贪念,我走过坟头,又在前方一处位置停下。

  地面的白骨乱七八糟,还有许多碎乱的衣服。

  血肉被啃噬得干干净净,就连苍蝇站上去都得打滑。

  白骨中,还压着一样东西。

  那是一个两指粗细的小陶人。

  陶人没有四观,微张的嘴巴,惨白的头颅和身体,却显得异样诡谲。

  我快速将那陶人捡起来,心头微微一沉。

  这东西,是鬼龛组织的保命之物。

  我先前要用那一个,被罗壶打断,赵希又快速捡走。

  按道理,赵希身上有两个这样的陶人,我竟然忘了捡走……

  现在时间过了十二点了,我再回去,多多少少得折腾两个小时。

  不能卡着点出深村,毕竟荒田中,还可能遇到媪……

  因此,我只能放弃。

  至少我还拿到了一个陶人,如果有用的话,以后我未必不能来取走。

  收起思绪,我朝着来时的路走去。

  祁家村安静的诡异,我甚至没察觉到被鬼盯着。

  可能,鬼都被罗壶给引走了。

  我还做了一件事儿,就是将所有的佛牌,都放进了夜壶里,老龚的头挡着夜壶,便什么都瞧不见了。

  又用了半小时左右,回到先前那院子外时,堂屋的门一颤,便开了条缝隙。

  张轨的脸一闪而过。

  我深呼吸,气息早就平稳了。

  走至堂屋门前,推门入内后,又反手关上。

  尸身散发着一股浓郁尸臭,旁侧,飘着一踮着脚的张轨。

  他和正常鬼不一样,身上弥漫着淡淡白色阳气。

  “罗兄……”张轨神态谨慎。

  我闭了闭眼,再目视张轨,神色极其复杂。

  “我们遭遇了饿死鬼,罗壶身体被吃,头飞了出去,不知所踪,我找不回来。”

  “赵希被婴灵反噬,逃上了祁家村后山,同样生死不明。”

  “而后,我又遇到赵康,差点儿被杀,死斗之下,他被我养的鬼撕碎魂魄,湮灭了。”

  三言两句,我只说了最简明扼要的东西。

  张轨的魂魄一阵颤动,脸上浮现惊疑,却一声不吭。

  我面色不变,快速拿出那张残缺的人皮纸,折叠出一个纸人,纸人刚好少了条胳膊。

  深吸一口气,我又道:“张兄,祁家村太恐怖,我推断这个节点,饿死鬼不会找上我们,要么去追罗壶了,要么就休息了,我们得尽快出去。不能再拖延时间!”

  张轨却还是一动不动,他更为警惕,还往后退了退。

  “张兄,你不信我?”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