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山顶的宅_出阳神
笔趣阁 > 出阳神 > 第122章 山顶的宅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22章 山顶的宅

  我弄不明白他这诡谲术法,可我看出来了,他没死。

  只是他的心在头颅下边儿,一起被带出去了,否则我刚才那一脚,断的就不是他脊梁骨,而是踩破他的心。

  不过,现在他断了脊椎,成了实打实的瘫痪,根本就不可能带着身体跑了!

  术法再邪性,没了身体,他的头还能一直飞吗?

  山脚处没有路,布满荆棘。

  我一跃后从稍平坦处疾走,身后没有跟随感,我才回头瞟了一眼。

  入目所视,罗壶脑袋又离开了身体,飘在七八米的高处。

  距离太远,我看不清他的神态表情。

  可我能瞧清楚,下边儿乌泱泱围着起码十余个饿死鬼,他身体被扯得七零八落,啃食的一幕极其血腥。

  我心头恶寒,可拿罗壶吸引饿死鬼的目地已经达到了!

  继续朝着山上疾走,就在这时,夜壶忽得一颤。

  老龚的脑袋稳稳悬在夜壶口子上。

  他干巴巴的脸上有些破口子,灰气萦绕中正在恢复。

  此外,他脸色极其陶醉享受,余光时不时下瞟夜壶里边,神态更销魂。

  虽说我能肯定,老龚是贪图那颗脑袋的女色才动手的,但也算是帮了我的忙。

  罗壶太难缠了。

  差一点我就会被他耗死。

  鬼龛的三个人,手段招式都不一样,更很难说清他们的体系!

  隍司多是九流一脉,阴邪不假,却属于死人行中正常的阴邪。

  这鬼龛纯粹就是鱼龙混杂。

  张轨非人非鬼,借尸还魂,又养鬼吃鬼。

  罗壶更邪,脑袋都能飞出去,每一块佛牌里都驱使着不同的鬼。

  赵希拿自己的身体饲鬼,好像他的风险最大,超过一定限度催动鬼,就会被反噬身体。

  相比之下,张轨的鬼好像更凶,我之前在酒店见识过一次,却没见他随时放出使用。

  而罗壶的鬼最弱,自身却最强。

  那赵希鬼虽然又多又强,但反噬立竿见影。

  我思绪推演分析不断,人就远离山脚,上了半山腰。

  饿死鬼暂时没跟上来。

  不过,我悬着的心却始终没有落下。

  我身上是有人味儿的,死人妆能骗过绝大部分鬼,却骗不过饿死鬼,他们先前肯定也看见我了,等吃完了罗壶后,必然就会来追我。

  得想办法,否则我只能坐以待毙……

  还有,这座山离老妇的院子太远了……否则的话,我也能躲进去。

  就在这时,老龚忽而冷不丁的说:“去山顶。”

  “山顶?”我瞳孔微缩。

  本来是想问老龚,山顶有什么。

  可我又担忧出现先前那种情况,万一问的老龚自己溃散了,对我来说就更没好处。

  稍稍调转方向,没有在山腰乱窜,我径直朝着山顶方向狂奔。

  速度不敢放慢,我怕饿死鬼半截追上来。

  这座山实际上并不大,十几分钟后,我就跑到了山顶处。

  厚重的竹林,肆意生长,让本就黑暗阴沉的天,更平添几分阴森。

  而山顶处,居然还有一座大宅!

  高墙大瓦,宅门宽阔,门匾上脱漆的字半截还是金色,写着“邬府”。

  从隍司那里得到的简略信息中,并没有提过这山顶古宅!

  我低头看了一眼老龚,老龚干巴巴的脸上同样透着茫然。

  眉心紧蹙,我只停顿了两秒钟,便迅速走到宅门前。

  第一眼,我就瞧见了牌匾下边,贴着一排符,只不过符纸已经变得卷曲,漆黑,失去了作用。

  门槛位置倒着一排铜钱,稍上方一些,还有一条崩断的朱砂绳。

  我眼中沉思。

  这里有挡鬼的布局,是挡住里边儿的鬼出来,还是外边儿的鬼入内?

  我一时间看不明白。

  不过,这里应该没有饿死鬼。

  先前那么大的动静,不会有饿死鬼放过能啖食血肉的机会。

  还有,即便这里曾经是挡鬼出来,现在被破掉了,必然也有鬼可能入内。

  我思绪极快,快速捡起那条崩断的朱砂绳,又摸出来一截自己身上的朱砂绳,将两头续上之后,都打了死结!

  嗡的一声轻响,那些倒下的铜钱,居然全部立了起来!

  我心头哐哐直跳。

  阴差阳错,我补上了一部分布局,反倒是让铜钱又有用了!?

  我谨慎的又摸出来一排桃木钉,咬破舌尖,噗的一口血喷在桃木钉上,旋即我抖手一甩,桃木钉到了铜钱外沿,每一根都尖头朝上!

  再抬头看了一眼门匾下边儿挂着的符,我摸出来自己一把符,斜踏门框,凭着惯性冲上去后,抓住门匾内侧的一处木头,另一手扫掉那些旧符,将自己这一把符贴了上去。

  身体往后一甩,落地时在门槛内。

  右臂微微颤抖着,本来就受伤不轻,先前打斗,再加上这会儿发力,血浸出来的更多。

  粗重的喘息着,我清晰的感觉到,周身的气息稍稍有了变化。

  阴气没那么浓郁了……

  这宅子,不简单!

  本身就有挡鬼作用,被我补上了缺口,立竿见影,居然开始驱散阴气。

  虽说我的符,还有物品对于这里,可能不值一提,但震慑作用应该是有的。

  扭过头,我这才看向宅内。

  一座屏风挡在我身后,只不过,它破了,满是洞眼,破口都是往里,像是被什么东西砸破,又像是被封吹破……

  绕过屏风,便瞧见了一个古色古香的大院。

  两侧连廊,廊柱紫红,栏杆精美。

  中央则是一个极大的水潭,种满了荷叶。

  只不过潭水很黑,不是脏,是因为阴气太重,那些荷叶更透着黑意。

  我深吸一口气,踏上右侧的连廊,匆匆往里走去。

  经过水潭时,时不时还感觉到水面波动了一下,似有鱼在游动一般。

  很快走至连廊末端。

  入目所视的,是一个很高很大的屋宅,门死死闭合,充满了死寂。

  墙和连廊连接着,尽头是一道封闭的门,经过那道门,应该能到这宅子的居住厢房。

  老秦头和我住的村里也有布局相仿的宅子,只不过远没有这里格局大。

  此刻,老龚直愣愣瞅着堂屋大门,脑袋歪着,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我微眯着眼,朝着堂屋门走去。

  到了近前,我右手落在腰间,准备随时抓鸡尾翎出来。

  左手毫不犹豫,覆在门上,用力往里推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