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断线风筝_出阳神
笔趣阁 > 出阳神 > 第11章 断线风筝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1章 断线风筝

  砰,包厢门合拢了。

  唐全一脸的沮丧,苦涩。

  “唐叔,先出去吧,我再和你说。”我轻声道。

  唐全嘴唇嗡动,没接话,挣开我,闷头往外走。

  这时,正前方晃晃悠悠地走过来了三个人。

  他们就像是喝多了,踮着脚尖,左摇右晃。

  一人当头,两人在其后。

  当头那人,脸怪异的凹陷变形,脑门中间有个脏兮兮的脚印。

  三人经过我时,还瞟了我一眼,眼珠子充血了一样红。

  擦肩而过,我追上了唐全。

  后方立即传来咚咚咚砸门声,我余光瞥了一眼,他们正停在包厢门前。

  灯光略暗,三道影子蔓延出来,全都是伛偻着腰,腹部怪异的凹陷进去,影子不停地扭动。

  三人更用力地砸门,带着一股大碴子味儿的阴厉声在过道中回荡。

  “饿得晕头转向,一睁眼,小瘪犊子踩你爹的脸,开门!”

  没有停顿,我同唐全继续往外走去。

  丰瀚轩前台,零散几个打手站在光线阴暗处,警觉地盯着我。

  右侧墙面的大屏幕中,舞姿摇曳交错,dj音律刺耳。

  忽的,屏幕闪过一丝银色雪花。

  灯光忽明忽暗,滋滋声骤响。

  啪的一声,黑暗笼罩了丰瀚轩!

  “拉闸!跳闸了,赶紧去!”有人在大喊。

  电梯旁的楼梯口亮着绿油油的行人指示灯牌。

  我同唐全从那里下楼。

  一直过了马路,回到我们白天站的位置才停下。

  唐全怔怔地看着丰瀚轩的招牌,忽然就哭了。

  粗糙的皮肤就像是干裂的枯地,浊泪将其浸润。

  他又闭上了眼,眼泪还是从眼角溢出。

  “唐叔,我……”

  “少爷……您不用说了,您是对的,杀人得偿命,不能让你吃上人命官司。”

  “我这条残命,还得替你鞍前马后,办一些力所能及的事,等您用不上我那天,我一定回来,手刃了那畜生!”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唐全再睁眼,他咬牙切齿。

  只不过,语气依旧不失对我的恭敬,以及他对我的理解。

  “唐叔,你再看对面。”我摇摇头,指着丰瀚轩。

  一时,唐全茫然不解:“少爷,我一直看着的。”

  “你仔细听?”我又道。

  隔着马路都能听到,丰瀚轩的笙歌中,夹杂着惊恐尖叫,哭嚎。

  这种极致嘈杂的声音,形成了另一股律动。

  “少爷……这……”唐全眼瞳惊惧,嘴唇嗡动,唇形是说鬼,却没敢开口。

  “唐叔,十年,太久了。”

  “你忍得住十年,芊芊能当孤魂野鬼十年吗?”

  “可有的人看似是人,早就成了鬼,这种人天不收,那就鬼来报。”

  “我引了几个饿死鬼进去,它们吃不饱的,以后谁敢进闹鬼的地方消费?丰瀚轩完了。”

  “死人刀剃了那畜生的活人头,有的是鬼想上身他,他活着都比死了还煎熬。”

  “我们报仇了。”

  我话音将落,唐全眼泪涌得更多,哭得悲怆无比,泣不成声。

  期间,丰瀚轩中冲出来很多人,全都惊慌失措的街道两头跑!

  灯亮了,原本能将招牌照出灿金色的白灯,光线却透着晦暗幽绿,鬼气森森。

  良久,唐全总算恢复了镇定。

  他呆呆地问:“少爷,您这十年,都经历了什么?”

  我沉默片刻,答:“很多,老秦头教了我十年手艺。”

  “秦崴子先生!?”唐全震惊道。

  “嗯,不过,他只教我九流术,没有算命。”我又说。

  “少爷!算命这东西,泄露天机的,你算得多了,命就短了,九流术并不弱啊!”

  唐全的反应,就和徐方年完全不一样。

  徐方年觉得失望,唐全却兴奋无比!

  再下一秒,唐全忽地一愣,吞咽了一口唾沫,喃喃道:“我见您敲了更锣,用了纸人,还剃了头……”

  “三……三种?您居然学了三种?!”

  “三种很多吗?”我反问。

  “少爷,难道您不知道,九流人士多难寻?”

  “当年老爷和夫人,他们次次入山,必然要请一些高手陪同,每一趟,超过一半的钱,都用来支付随行人的酬金了。”

  “我跟着他们和一些人吃过饭,那些人性格孤僻,极为高傲……”唐全话音愈发激动。

  “次次入山?唐叔,我其实一直就想问你,我爸妈,做的是什么生意?”

  “当年他们……”我话音至此,唐全脸色忽地一白,欲言又止。

  刚好,丰瀚轩中又仓惶走出来几人,吸引了我和唐全的视线。

  尤奉当头,其后那年轻男人被几个打手搀扶着。

  那年轻男人本就被酒色掏空,脸色歘白。

  此时他醒了过来,却不停地扭动着腰身。

  不但没有丝毫阳刚之气,大男人,反倒是有股媚眼如丝的感觉。

  忽然,一个打手大叫一声,猛搡那年轻男人一把!

  年轻男人跌跌撞撞上了街面。

  “你干什么!”尤奉大骂。

  打手脸色涨红:“他……他摸我裤裆……”

  其余打手同样脸色尴尬异常,他们没拉住年轻男人,缘由都相差无几。

  尤奉脸色铁青,怒视着那几个打手。

  他们赶紧上前,要将那年轻男人拉回来。

  就在这时,远处一阵刺目的灯光闪烁,不停打着双闪提示!

  几个打手赶紧后退,尤奉嘶声大喊:“尤金!过来!”

  一辆厚重的厢式货车呼啸而至。

  砰!

  年轻男人像是炮弹一样射出!足足二三十米,又似是断线风筝落地。

  血,飞溅一地。

  两只鞋子随后掉落下来。

  厢式货车根本没有减速,甚至喇叭都没摁,直接从那年轻男人身上碾了过去!

  尤奉疯了,直接在原地跳了脚,又一屁股坐在地上哀嚎大叫,旋即,他爬起身,哭喊着朝着那年轻男人落地的方向跑去。

  几个打手呆呆站在原地,忽的有人扭头,瞧见我和唐全后,眼神变得惊恐,低声喊了身边人几句,赶紧朝着尤奉去了。

  “少爷……您还做了……”

  唐全彻底傻眼了。

  “不是我。”我瞳仁紧缩,眼皮乱跳。

  巧合吗?

  哪有那么大的巧合,这种城内街道,进来那么大一辆货车。

  撞了人不停车,还生碾过去!

  就是故意开来,要将人撞死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