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你会骗我吗?_出阳神
笔趣阁 > 出阳神 > 第107章 你会骗我吗?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07章 你会骗我吗?

  我眉头稍皱。

  老龚这话多多少少有点儿谄媚了,我不太习惯。

  不过,并不是一件坏事。

  鬼直来直去,像是老龚这种狡诈算计的,一样是“直”的一种。

  一旦他对我忠诚起来,那算计就会只针对别人。

  持着小木匣那人迟疑了一瞬,将木匣递给了另外位置上的人。

  再传递一次,到我前边儿座位上,那人回过头来,挑起木匣中指甲盖一坨尸油,刮在了夜壶边缘。

  老龚大口大口地吸气,那尸油逐渐减少。

  寻常人见鬼不易,不过车上的人都不寻常,外加老龚刻意让人瞧见,更是不足为奇。

  小木匣被传回了前排,那人手中的油灯逐渐灭了。

  张轨本来是躺着的,此时直挺挺地立了起来,还是一动不动。

  车开了相当长一段时间,最后进了一条没有路灯的街,车的远光灯照射下,我瞧见两侧的房子,多是棚户结构,比起城中村的破旧,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最后车开进了一个院子。

  张轨被抬走了,其余人逐个下车。

  我最后下来,瞥了一眼院门。

  厚重的铁门关得严严实实,两侧的墙上缠着铁丝网,中间还有一根根竖立的钢条。

  身手一般的人,但凡没跳进来,跳出去,在半空泄了气,就要被贯穿身体。

  水泥地极其冰凉,另一侧则是一排房子。

  这房子很老旧,青灰色的砖墙上,还有红漆大字。

  间隔几米一道门,全部都严丝合缝地关紧。

  张轨就被抬进了一道门内。

  下车的其余人,各自进了一道门,只剩下先前端油灯和木匣,给张轨身体涂抹尸油的人在我身旁。

  “阁下这边请。”他显得很慎重,带我去了这排房子最右侧的一间屋子。

  屋里头的布置很单调,一张老式木床,年纪可能比我还大的木衣柜,便是黑皮沙发,茶几。

  热水壶满是斑驳划痕,他要给我倒水,我婉拒了。

  倒不是不想喝,先前他捯饬尸油,我注意到他指头上,多少有些残留。

  “张轨醒来了之后,会和阁下交谈,我便先下去了。”

  那人后退出了屋子,轻手轻脚带上门。

  我长吁一口气,神色镇定

  赌对了……这些人的确对我没恶意。

  不光是赌……还有揣测和推断。

  先前椛萤曾和我提过,靳阳还有一群目无规矩,不受约束的人。

  丰瀚轩的小钱,是请不动的。

  我开始并没有联想,张栩就是这群人。

  可随着我来到这里,他们纪律性极其严明,甚至强过于隍司,我就知道,肯定是一个组织性的群体。

  椛萤口中的目无规矩,不受约束,的确没有夸张。

  一般人,怎么敢对城隍庙的投胎鬼下手?

  正常来说,我不应该和这样的组织,这样的人合作。

  他们眼中甚至没有善恶,每一个投胎鬼,其实都是普通人。

  但,自诩监管,掌握规矩的道士在追杀我,他们先入为主,又有孙卓在一旁撺掇,我根本没有解释的空间。

  隍司只想着利用我!

  他们的跟踪,恐怕还是拉拢为表象,实际上,要利用我办事,甚至是将椛萤带过去!

  我没有破局的方法,几乎是走投无路。

  思绪间,我提起热水壶,往搪瓷盅里倒了水,吹凉表面,喝了两口。

  手机又震动起来,这一次我确保不是假象了,的确是椛萤打过来的电话。

  我接通后,椛萤着急到了极点,问我怎么忽然就失联了?知不知道,这多吓人?

  不知觉的,我心里竟有一丝暖意。

  先前,我捉摸不透这情绪,现在我清楚了。

  椛萤关心我,她情绪很真,我心里自然就有反应。

  轻吐一口气,我才道:“放心,我没事。”

  “我来找你!”椛萤语气显得果断。

  “不行!”我断然回答:“不要离开城隍庙,黄叔那里更安全一些。”

  “不安全……”椛萤话音压低,显得格外苦涩。

  她和我解释了几句,我才晓得事情来龙去脉。

  原来,黄叔带她回来之后,开始她也觉得安全,黄叔让她待在神像后的小屋里边儿。

  可之后,监管道士来了一个很重要的人物,和黄叔长谈。

  她出于谨慎,放了荻鼠去偷听,才听到谈话。

  监管想要她!愿意付出一定代价,希望黄叔能够同意!

  黄叔并没有明确拒绝,也没有明确答应,监管的人暂时走了。

  可她觉得,黄叔看似中立,实际上也不算中立了,会考虑城隍庙的好处。

  听完了这些,我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还没等我再开口,椛萤复而又说,她现在就来冥坊找我,茅有三虽然难对付,但冥坊的人,规矩性反倒是更强,而且冥坊才绝对安全,她有办法规避眼线,先暂时遮一遮脸,见到我,就能化死人妆了,隍司和监管肯定不会将她的命数大肆宣扬。

  她这一句话,信息量就极多了。

  我心头反倒是微沉。

  和椛萤说了,我现在已经不在冥坊了。

  椛萤声音微变,问我去哪儿了?离开冥坊,不安全啊!

  我顿了顿,才告诉她,我也不知道在哪儿,总归,有大量的棚户,房子都很老旧,我是跟着一个叫张轨的人来的。

  我并没有直说,张轨就是差点儿吞了城隍庙投胎鬼的人。

  城隍庙中有司夜,隔墙有耳,打电话说这些都不安全。

  “这……”

  我感觉,椛萤这一时间,应该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我同样在苦思冥想,应该怎么办。

  瞳孔稍一缩,我又道:“你去找唐叔吧,离开城隍庙,唐叔那里,应该安全无虞。”

  先前,地址我就和椛萤说过。

  现在想来,老秦头那么大的名头,躲在一个小村无人知晓,那村子必然也有其特殊离奇之处。

  “可你呢?你怎么办?”椛萤更为不安了。

  “我很安全,会尽快来找你。”我言之凿凿。

  为了让椛萤放心,我又笑了笑说:“不找你,抓了孙大海怎么办?锦囊都被老龚给嚼了。”

  我语罢,椛萤的话音却变得怯懦。

  “那罗显神……你不准骗我,你要发誓!”

  我一怔。

  夜壶上的老龚稍稍昂头,眼珠子提溜乱转,竟然舔了舔嘴巴,干巴巴的笑了起来。

  我蹙眉,老龚立马闭上了嘴。

  “你怎么沉默了?”

  “你为什么不说话,不发誓?”

  椛萤的话音从怯懦成了轻颤,又变得细弱蚊吟。

  “罗显神……”

  “你,会骗我吗?”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