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有你们好日子过的_出阳神
笔趣阁 > 出阳神 > 第106章 有你们好日子过的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06章 有你们好日子过的

  周遭行人络绎不绝,可我身旁极为安静,他们就像是幻灯片一样,在我身旁闪过。

  手垂低,瞥了一眼手机。

  屏幕漆黑一片,我按亮后,只是锁屏壁纸,哪儿有什么电话?

  一阵不寒而栗的感觉涌来。

  鬼迷窍!?

  老话常说鬼迷心窍,实际上是阴魂缠身,让人身上关键几个孔窍不通。

  如同听觉,视觉,嗅觉……等等。

  我手机压根就没响!

  那往左的声音,不是来自椛萤!

  甚至,不是来自人!

  脚下步伐骤然加速,片刻便到了戏院那堵闲人免进的小门前。

  一只手,搭在了我肩头。

  僵硬冰凉的手,就像是生铁一样。

  “我没有恶意。”公鸭嗓的话音,陌生中又夹杂着一丝丝熟悉。

  我左手直接往肩头一搭,旋即扣住他的关节。

  脚下一旋,我就要反扣他!

  可他肢体极度僵硬,压根不是活人,像是化煞过的尸!

  忽然,他松开了我的肩膀,我往前蹿两步,骤然回过头。

  入目所视,是一个长脸的男人,面颊极其凹陷,鹰钩鼻,头发蓬乱。

  这和当时酒店那人只有五六分外貌的相似,和其神态,却如出一辙!

  他已然挡住冥坊的门,让我无法入内!

  我额间全是细密汗珠,惊疑不定。

  余光四扫,不过,周遭的跟随感反倒是消失不见,只有这一人在我眼前!

  两枚剃头刀滑入手中。

  我浑身肌肉紧绷,正打算动手时。

  那人阴厉的神态竟然多出一丝诚恳,语速极快且慎重道:

  “隍司的杨山,绰号杨鬼羊,精明至极,唯利是图!监管中的道士张栩,虽然只着青袍,但道士团结,一旦有目标,必定群起而攻之!”

  “城隍庙过界中立,谁都不会多管多过问,看似当你是他们的人,实际上,就只是利用你,出事根本不会管你!”

  “你同时被道士和隍司盯上,等同于靳阳白天黑夜,你都没有去路!”

  “跟了收尸的茅有三,你命就没了!”

  “鄙人张轨,先前是个误会,我没有恶意,只想和阁下谈一谈,共谋合作!”

  我瞳孔一阵紧缩。

  果然,他们一路跟随我,这两日发生的事情,全部都了若指掌!

  没有恶意?

  合作!?

  借尸还魂的人,和鬼没有什么区别,鬼话也能信?

  就在这当口,吱呀的闷响声传来。

  那道窄门开了。

  一个干瘦的老头,垂着脑袋,探出半个身子。

  他瞟了我一眼,视线却落在了张轨的身上。

  张轨脸色微变,骤然要后退。

  那老头腮帮子一鼓,呵忒一口浓痰喷出!

  啪!

  浓痰正中张轨的头顶!

  这一切发生在转瞬之间,张轨双目顿时涣散,如同死灰,额头正上方,天灵盖的位置,多了一条裂隙。

  一缕灰气骤然蹿出,砰的一声崩溃,惨叫声在耳边炸响,随后消散于无形……

  街上有风,凌冽呼啸的风,将灰气吹得四散开来。

  老头嗬嗬地咳嗽着,锤了胸口两下,才瞥了我一眼。

  他面无表情地退回了窄门内,门却没关,似是知道我要进去一样。

  我喉结滚动,吞咽了一口唾沫。

  张轨的实力不弱,却被这老头一口痰,把借尸还魂的魂都打了出去!?

  当然,人杀不了鬼,可张轨这一下,也算是创伤不轻,也不知道魂体被吹去了哪儿。

  先前我还质疑茅有三,现在看来,他并非开玩笑。

  无形中,掌心满是手汗,将剃头刀收了起来。

  街道另外两头,匆匆又走出来数人,这几人面色或多或少都有惊疑,一人将张轨身体背起来,另外三人瞟了我一眼,二话都不敢多说,朝着离开商业街的方向匆匆走去。

  转眼,他们就要消失在我视线中。

  我眼皮子一直在微跳,思索一直没停下。

  最后,我心下一狠,顺手带上了窄门,匆匆朝着那几人追去!

  很快,我就追到了街口位置,那里停了一辆黑色商旅车,几人正将张轨的身体塞进去,又有人上车。

  只留下一人,略显惊疑地盯着我。

  我稍一迟疑,直接迈出街口。

  出街的那一瞬,我就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危机感。

  本能的促使,让我下意识看向数个方位。

  一闪而逝的绿色道袍,隐没入人群,或是阴翳的下九流,藏匿进了阴暗处……

  那股威胁感在暗处,可实际上,也摆在明处!

  他们晓得茅有三带我进了冥坊这条街,都在等我出来!

  正常情况下,我应该退回去。

  不过,我没有退,反倒是再往前几步,直接上了商旅车。

  车门那人错愕看着我,车上几人同样惊疑不定。

  张栩的身体散发着一股尸臭,旁侧有人,手中拿着一盏油灯,正在幽幽燃烧。

  “他死不了吧?”我哑声说。

  没人回答我,外边儿那人也上了车,砰的一声门关闭了。

  加上司机,他们一共五人,全都死死盯着我。

  “既然死不了,就开车,不是要找我谈吗?”

  “我谈。”

  “外边儿不怎么安全,你们是想被道士围攻?还是被隍司?”

  我语气极度镇定冷静。

  “开车,走。”持着油灯那人,语气显得略阴厉。

  车立即上了路。

  我坐在了最后排的位置,这里的窗户打不开,便探手去前面那一排,按开了小半截车窗。

  冰凉的风抽了进来,冲淡了浓郁的尸臭,以及烛火的油腥气。

  车内其余人都各自坐在了位置上。

  时而稍显警觉地看我一眼,他们一言不发,更没有人上前和我交谈。

  我只是注意端油灯那人的行为,他不知道从哪儿摸出来一个小匣子,将黄澄澄的膏状物涂抹在张轨那身体的头顶。

  尸臭味更浓郁了,却夹杂着一股异样的香气。

  让人既想作呕,又想要用力去吸。

  这时,我腰侧的夜壶中,老龚又探出了脑袋。

  他仰着头,用力的耸动鼻子,贪婪地吸着。

  肉眼可见,老龚干巴巴的脑袋变得凝实多了。

  “尸油给我这只鬼来一点。”

  “它也溃散过几次,伤了魂。”

  我语气平静,和持小匣子的那人说道。

  老龚眼珠子顿时活泛起来,他干巴巴地尖声喊道:“听见没!来一点,不!要多来一点!我家爷高兴了,有你们好日子过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