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丢魂,人不人,鬼不鬼_出阳神
笔趣阁 > 出阳神 > 第104章 丢魂,人不人,鬼不鬼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04章 丢魂,人不人,鬼不鬼

  一时间,氛围变得凝滞。

  茅有三一言不发。

  我便紧盯着他,目光灼灼。

  僵持半晌,他忽然道:“理论上可以,可事实上,你现在卖不了他。”

  我一愣,反问:“为什么卖不了?理论可以,那就没坏你的规矩。”

  “难不成,你怕监管的道士?”

  茅有三脸色一沉,道:“笑话!他们怕得是我!”

  我没再吭声,不过,眼中却露出了浓浓的怀疑。

  茅有三神色逐渐阴晴不定,才瓮声说:“那个孙卓,只是加入了靳阳的监管道士队伍,并非一开始,就是监管的人,而且他师父不在监管中。”

  “做生意诚信为本,我还不知道他师父是谁,贸然答应你,万一生意不成呢?我又给你做了事,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我恍然大悟。

  原来茅有三担忧的是这一点。

  说到底,他一点儿也不蠢。

  “不过……”茅有三话锋一转,幽幽道:“你要是有办法,把孙卓废出监管,那这生意就好做了。”

  “监管道士必须要德行兼备,一旦被废,就形同邪道,正道便得而诛之。我收了他,规矩上就不算得罪人。”

  “毕竟,我答应了一些人的条件,不杀道士,若是违背了,隐患很大。”

  茅有三摸着自己的下巴,笑眯眯道:“怎么样?”

  我心头微沉。

  孙卓现在这样,也算是德行兼备?

  命都不是他自己的,而是抢得我的。

  我刚想到这里,茅有三又提醒了我一点,让我不要去大呼小叫,说自己命数被夺了。

  尽管那也是一种方式,可没有人会相信我。

  因为我现在的命,学了丧葬一脉的九种术法,根本就不弱。

  不可能有人出阳神的阳命被夺,还能残存阴性那么重的过阴命。

  话语间,茅有三对我的好奇变得更浓郁了,甚至透着一股钻研感。

  我极为不适,让茅有三不要用这种目光看我,不然我们就不用合作了,我立即离开这里。

  茅有三笑呵呵的,眼神收敛了一些。

  他砸吧两下嘴,才说,让我别怪他好奇心重,毕竟我身上发生的事情太离奇。

  就算撇去被人夺命这事儿不谈,他还发现我身上丢了一缕魂魄,竟然也行动无碍。

  此外,还有一票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暗中跟着我。

  他隔着老远,都闻到了他们身上的尸臭!

  茅有三这番话,更让我心头错愕。

  手瞬间捂住右眼,后背被冷汗浸透。

  这段时间以来,我一直就觉得死人衣上留下我身上某种东西。

  开始以为是感知的血,清理掉之后,那种阴霾感还是如影随形……

  没想到,我竟然丢了一缕魂?

  还有,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跟着我。

  印象中,我根本没有得罪过这样的人啊……

  “汗流浃背了吧,小兄弟?”

  茅有三冲着我摇了摇竹扇,神态格外关心,他又苦口婆心道:

  “孙卓那里,算是一桩待完成的买卖,你完全可以卖掉你师父,说真的,一个在你眼中死了的老家伙,留着有什么用呢?”

  “如果你没有我帮忙,丢掉的那一缕魂一旦被吃,事情可就严重咯,偷走你魂的人,顺着冥冥中的牵引,直接把你整个吃了,夺了你这副好身子。”

  “还有,那群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也不会给你什么好果子吃。”

  “看来你做的事情不简单嘛,居然让他们一直跟着你。”

  我呼吸愈发地粗重,打了个寒噤,又想起来另外一件事。

  救唐芊芊的时候,我曾遇到一个人,他没和我斗,直接就跳楼了!

  当时我就觉得古怪,人死了,不可能那么快离魂!

  茅有三所谓的人不人,鬼不鬼,浓郁尸臭,不就正好佐证了那人是借尸还魂吗?

  和我当初的猜测完全吻合!

  我一致认为,将锅甩给了城隍庙。

  现在看来,那人十有八九盯着我,根本没去找城隍庙的麻烦。

  一时间,我感觉快要喘不过气……

  且不说那人不好对付,死人衣又套在赵康身上,处于祁家村的深村中。

  这两件事情我都很难解决……

  又怎么去策划,让监管道士废了孙卓?

  正当此时,茅有三又神态蛊惑说道:“呵呵,压力大的时候,该找外援找外援,该说放弃说放弃,我做过好几个生意,他们都走投无路了,活着都是一场煎熬,自打找上了我,三天内解决了事情,乐乐呵呵活过一整年,简直赚大了。”

  “你还有三年时间呢,不是吗?”

  “人这辈子要是糟糕透了,何必苟延残喘,抡圆了活个三年,又有什么不好!”

  我沉默不语,没有接茅有三的话茬。

  半晌,我才拉开话题,问:“你不介意我住在这里吧?”

  茅有三咳嗽一声,说:“自然是不介意,我晓得你无处可去,才带你回来。哦对了,命数的事情,你最好不要告诉任何人,否则的话,对你有好奇心的就不止我一个了。”

  我没吭声,默默点头。

  茅有三把扇子背负在身后,往右走去。

  这半地下室的房子很大,右边儿都有好几个房间,茅有三指了指中间一个房门,让我进去。

  我推门入内,光线就显得逼仄多了。

  中间一张四四方方的床,极为窄小。

  我掀开床单瞧了一眼,下边儿竟是一口棺材。

  “住你随意,吃我就不管了,冥坊所在这条街,没人敢乱来。”

  茅有三冲着胸口摇了摇竹扇,又絮叨了一句,说这段时间跟着我,又被人缠着身,都没时间正常做生意,要去守铺子了,让我想通了告诉他。

  我依旧没吭声。

  茅有三退出房间前,交给了我一把钥匙,才关门离屋。

  太阳穴一阵阵抽痛,我其实早就困到了极点。

  我一头栽倒在棺材板子的床上,沉沉睡去。

  这一觉,我睡得昏天黑地。

  再等醒来时,几乎伸手不见五指。

  窗户对着绿化带,杂草蓬乱,这天黑了,就连月光都照不进来。

  腹中空空,右眼又有种说不出的凉意。

  我强忍着心头烦闷,正打算先去对付两口吃的,手机却嗡嗡震动起来。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