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章 拼尽全力_我的许姐很温柔
笔趣阁 > 我的许姐很温柔 > 第402章 拼尽全力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02章 拼尽全力

  我被吵醒后,忙坐起来,然后在那里看着外面的夜空,屋里有灯,但是我看不到过道的情况。

  门被打开了,一个我不认识的领导出现在那里,带着一些人,有人跟我说:“顾枫,你出来,现在要带你去调查一个案子。”

  当时那么晚了,怎么可能这个时候调查,这么着急?

  我想是把我带出去,让我没有机会参与姓廖的案子了吧?!

  说着,就有人进来要带我,我忙在那里说:“我不去,你们不要带我走,我现在要睡觉,还有有领导跟我说,除了他,其他人,我谁也不会听。”

  “这是你自己能决定的吗?你要是能决定,还要公检法干嘛?把他带出来!”那个领导义正言辞地说道。

  我在那里用尽浑身的力气,他们来拉我的时候,我就是不走,我在那里看着他们说:“时代的趋势不是你能改变的,你们最好聪明一些,我跟你们说,当一个趋势形成后,它不会因为一个人或者几个人的行为而改变,很可能会落入更大的灾难之中!”

  “你在说什么?我告诉你,赶紧的,不要耽误时间,你这是公然违抗法律!”他急了,特急,有些气急败坏了,这些人气急败坏起来那副嘴脸是真难看,拥有权力后带着那种傲慢,那种优越感。

  我冷冷地看着他说:“我不会主动走的,绝对不会,这么晚,你带我去调查什么,只有一个情况,涉及到我们国家的安全,如果说此刻有外敌入侵,或者什么其他的,需要我,我绝对不会如此,可是你心里想的,你想让我那样,你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我看你,我跟你说心里话,你最好是顺势而为,有什么错误,好好交代,争取宽大……”

  “你给我闭嘴,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反了你,你还在公然挑战法律,快把带他带走!”

  那几个人上来按着我,用力要把我带走,我在那里使出浑身的力气,我气喘吁吁地说:“你们也都有家庭,有老有小,我跟你们说,你们这样做,你们不会意识到的,你们看到的和我看到的不一样的,不要做后悔的事情!”

  “你给我闭嘴!”一个人用力捶了我下,我看着他,我想你是真的,你,你怎么想的,你来投奔我,要钱可以给你,难道就这么不相信我吗?去相信他们给你的承诺?无非就是一点,你们做了很多见不得人的事,不能接受那样的结果。你们想过我不可能去违背法律让你们平安无事,无非就是如此,但凡任何一个说没有贪腐的人,在此刻都不会如此的,都会知道不对我这样,对我好一些,我将来肯定亏待不了。

  我在那里力气极大,三个人硬是没有把我弄出去,我知道如果我出去了,后果不堪设想,那就是我的灾难,人的求生欲太大了,在那个时候爆发出了惊人的力量。

  就在这样僵持不下的时候。

  后来我知道在那个时候,有人给刘管教电话,刘管教立刻打电话给看里面的一个领导,那个领导人很好,对我也好,年纪有些大,他接到电话后,很着急。

  因为他之前也接到电话了,让他不要过问,这个夜里发生什么事情,他不要过问。

  这对于他来说是一个很艰难选择的时候,毕竟人都要生存,很多人没有做那些违法乱纪事情的人,他们为了这份工作,为了养家糊口,你说去违抗领导的指示,那意味着什么,也就是你别干了嘛!

  那个领导在那里抽了好几支烟,最后给几个领导打了电话,然后立刻开车来单位。

  刘管教也来了,他们还有一些人也来了。

  对于这样的事情,后来我想确实很难,这里面要考虑的因素很多,各种因素,只要是人都要考虑的,他们还要考虑,来了后能不能改变对方的行为,毕竟来带我的领导比他们权力大。

  人生很多时候充满了冒险,和去赌的成分。

  他们来了后,到了单位后,跟那个领导带来的人在那里又发生了争执。

  为了不让我被带走,他们跟这些人周旋了好久。

  开始我在那里坚持不走,刘管教也跟我说过,一定要拖延时间,他以前在一个派出所做民警,后来到了看守所,再后来到监狱,也有很多经验。

  后来又有一些领导来了,那些领导来后,他们有的站在我这边,有的在姓廖的那边,就那样僵持不下,这么晚带我去干嘛?对方说任何时间都可以,案件很重要。

  就在这样的僵持之中,最后事情对我有利的,对方说不下去,本来就不是正常的行为,漏洞百出,带我出去,无非就是想在这个关键的时候把我做掉。

  我就这样没有被带走,而接下来,监狱的一些人被换了,而且有领导每天都在值夜班,他们是为了保证他们所管辖的地方不出事情。

  我的家人,我的朋友,很多人知道这个事情后,也在不停地想办法,在那里发力,在影响力和财富的作用下,我的安全得到了保证。

  这个事情让我很深刻地知道,一个人想跟姓廖的对抗,你要做到什么,影响力,财富,人脉,你都要有,而且最重要的是,你要心存正义,你要讲义气,要讲道理,人心都是肉长的,除了坏人,坏人就是坏人,没有什么好说的,很多人说的那种没有绝对的坏什么的,那是属于正常的人的范围,也就是人会有很多缺点毛病,问题,但是那不能称之为坏人。坏人在我理解就是作恶的人,就是超出一定的度去作恶。

  我被保护了下来,姓廖的案子被彻底调查了。

  再第二次开庭后,那天我再次被带去法庭,姓廖的不可能再逃脱了,就是他虽然有人命案,会不会被判处死刑,这个在当时我们好像不是太知道。按道理说,你杀人就要偿命,可是对方的家属有可能会被收买,如果被收买,如果说不追究,那又是另一个事情了。还有就是,他坐到这个位置,会判处他死刑吗?当时我是很难百分百知道的,就是站在我们的角度,面对这个时候,会有疑问,至于原因,可想而知。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