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章 合理吗?你管这叫爱情!_喜棺开,百鬼散,王妃她从地狱来
笔趣阁 > 喜棺开,百鬼散,王妃她从地狱来 > 第394章 合理吗?你管这叫爱情!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94章 合理吗?你管这叫爱情!

  北海郡。

  “死鬼,你男人疯了。”夜游一脸难以置信的找到青妩。

  青妩刚从小玄龟屋里出来,闻言挑眉:“什么我男人,你少诬我清白。”

  “都一样,都一样。”夜游快步挤她跟前:“我刚去偷偷观察那位爷,你知道他在干嘛吗?”

  青妩觑他,不吭声。

  “他跪在搓衣板上打坐,神族都是这样修炼的嘛?”夜游忍着笑:“我瞧着那搓衣板还怪眼熟的。”

  青妩表情扭曲了一瞬。

  昨儿她离开后就没管苍溟那边的动静了,过来盯着小玄龟的情况。

  那男人……居然真跪了搓衣板?

  不是……

  他是苍溟啊。

  “说说看,你是怎么说服他跪搓衣板的?”夜游兴致勃勃。

  青妩:“我忽悠他说,想爱我,先跪板儿。”

  夜游:“……”

  夜游挠了挠眉毛:“我现在挺怀疑,苍溟和弥颜真不是亲兄弟吗?”

  “之前白毛鸡说苍溟比他还疯,我是不信的。”青妩啧了声:“这会儿有点信了。”

  这对‘兄弟’各有各的癫法。

  弥颜是间歇性发癫,不拘情况,不拘对象。

  苍溟嘛……估计一直就是个癫的,只是他的癫是针对‘求道’一事。

  就像是个偏执固执的疯子,只要能求索大道,他估计什么都敢去尝试一下。

  青妩可不会认为,对方是真为了‘爱’折腰。

  苍溟想要‘爱’上她,可这个目的从一开始就不单纯,他‘爱’她,是为了能与砚台合一,从而忘记她。

  笑死,带着这种目的的‘爱’,还是爱吗?

  如此求道,能成功?

  “唉,早知道就不让他跪搓衣板了。”青妩叹气,眼里爆发亮光:“该让他下油锅试试的。”

  夜游睨她,劝你善良,好歹那也是你真男人的身子。

  你也不怕给造出个好歹。

  “眼下这情况你是真不慌啊?”夜游纳闷的看着她:“你就不怕砚台醒不过来?”

  “明儿他就会醒。”青妩摸了摸手腕上的因果丝,“不醒也得醒。”

  夜游咂摸出了一点味儿,“我怎么觉得,苍溟的苏醒也像是你俩合计好的呢?”

  毕竟,青妩实在是太淡定了。

  刹刹陛下笑而不语,“称不上合计好,只是早有防备罢了。”

  从萧沉砚开始‘做梦’,梦醒后又了无痕迹开始,青妩和他就有了默契。

  事出反常必有妖,他俩不过是‘顺其自然’罢了。

  两鬼说话间,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从外而来。

  “拜、拜见刹刹陛下。”

  出现在院中的,赫然是冤种龙三太子。

  比起初见时,梨轲现在那叫个憔悴,毕竟死了亲姐,要说伤心,梨轲也是伤心的。

  好在的是,梨河先对他不义,梨轲内心的伤心也被冲淡了不少。

  但他老娘老爹这两日哭成了泪龙,他触景伤情,自然跟着一起抱头痛哭了。

  哭完之后,他也没忘苍溟走前的‘恩赐’,这不麻溜过来干活了嘛。

  青妩倒是知晓苍溟许诺给白龙一族的事儿,在人间重立天之四灵,让白龙一族成为四灵之一,东之守护。

  “既来了,去找你未来主子报道,找我作甚?”青妩似笑非笑。

  梨轲有些尴尬,这不是当初他‘春心萌动’出了错嘛,他爹娘现在唯恐他步了梨河的后尘。

  “那个……先来找刹刹陛下其实是有另一件事。”

  梨轲难为情道:“我爹娘怕我犯糊涂,那日我口不择言说、说我是对黄蜂大帅动了情,我爹娘就、就……”

  青妩侧目,夜游睁圆眼,两鬼面面相觑。

  夜游:“你爹娘信以为真?不对,你爹娘不会是想将错就错吧?”

  梨轲点头。

  青妩无语:“你同意了?”

  梨轲将头甩成拨浪鼓:“哪能啊!我都没见过真的黄蜂,就是我爹娘那边现在动了心思,真想给我娶个鬼媳妇。”

  “刹刹陛下,您可得帮我啊。我年纪还小,还是个孩子,还不想这么早娶妻!”

  青妩哪能猜不到白龙王和王后的打算。

  这是想走‘联姻’的路子,给自己儿子的小命再加一重保障呢。

  现在三界谁不知,她麾下两大‘亲信’,一个夜游一个黄蜂。

  青妩似笑非笑看着梨轲:“苍溟说你大智若愚,还真没说错啊,龙三太子这脑子,倒是比你爹娘都通透聪明。”

  青妩虽说之前打着‘黄蜂’的名头骗了龙,但绝不会真把自己手下鬼给卖了。

  苍溟算计她,她都不会忍,更何况是旁人。

  这条小龙一来就毫不犹豫的卖了‘亲爹娘’,看似愚蠢,实则却不然。

  他这般敞亮明白,反而让青妩高看他一眼。

  “本座可没工夫给人拉媒,老老实实办你的差。”

  “是是是!”梨轲赶紧应下,心里可松了口气。

  说话间,一道身影出现,正是苍溟。

  他身穿玄色道袍,宽衣广袖,银冠之下,眉眼金质,俊美非凡。

  其实在青妩看来,他和自家砚台实在太好辨认了。

  苍溟周身,就没有一点人味儿。

  可她家砚台身上,却有着她喜欢的烟火气。

  “拜见苍溟太子。”梨轲见礼。

  苍溟轻声道:“我已非神族太子。”

  梨轲赶紧改口:“拜见君上。”

  苍溟这才微微颔首,视线落回青妩身上。

  她恶劣笑着:“跪了一夜,领悟到什么没啊?”

  梨轲睁大双眼。

  等等,自己听到了什么?

  跪?

  是他理解的那个意思吗?

  苍溟将黄金搓衣板递回,轻声道:“略有感悟,今日我想再换一种。”

  空气突然安静。

  两鬼一龙目光灼灼的盯着他。

  青妩收回搓衣板,半晌后开口:“想换哪种?”

  “我记得还有一物。”

  “这个?”青妩手里多出一根黄金狼牙棒。

  梨河瞧着,头皮发麻了,他目光难以置信的在苍溟和青妩之间来回。

  不、不是他猜测的那般吧?

  苍溟点头,眸中不掩好奇:“我想试试,可以吗?”

  青妩表情难以描述。

  “你的道心,真稳固啊。”

  苍溟含笑:“还好。”

  青妩:“你想试试……那就试试吧,你自己来,还是怎么着?”

  “我想你来。”苍溟想了想,询问道:“需要我先犯错,你再动手吗?这样好像更合理些。”

  青妩:“……不用,我动手即合理。”

  “如此甚妙。”

  一神一鬼心思各异的联袂走了。

  剩下一条龙还在原地怀疑龙生,“他、他他们……”

  梨轲咽了口唾沫:“这真的合理吗?君上他和刹刹陛下……他们的相处……这是爱情?”

  夜游语气沉重:“大概……是爱吧。”

  鬼也不懂了。

  苍溟这神吧……真的挺神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