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天生反骨_渣男逃婚我当场改嫁了孟瑾瑶顾景熙
笔趣阁 > 渣男逃婚我当场改嫁了孟瑾瑶顾景熙 > 第九十一章 天生反骨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九十一章 天生反骨

  话音落下,孟瑾瑶脚步一顿,回头看祖母,明明方才还怒声喝住她,此刻又恢复平静,目光温和。

  也是,求人也得有求人的态度,还算是识趣的。

  若是以往,已经破口大骂她不孝,骂她无情,骂她不为家族考虑。

  她笑问:“祖母还有事?”

  孟老夫人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底的怒火,尽可能使语气保持温和:“阿瑶,承兴可是你亲弟弟。”

  孟瑾瑶轻轻颔首:“我知道,然后呢?”

  孟老夫人动之以情,晓之以理:“阿瑶,祖母知道你怨你母亲侵占你生母的嫁妆,但你三弟是无辜的,你再恼你母亲,也不该连带你三弟一起记恨。

  灵山书院是天下学子趋之若鹜的书院,进了灵山书院,离进士及第更进一步,你三弟有出息了,对你也有好处,将来能给你撑腰,你在婆家也得脸。”

  孟瑾瑶讥讽一笑:“孟瑾玉做错了事,他都要帮着孟瑾玉让我背黑锅,祖母确定这样是非不分的人会给我撑腰?”

  闻言,孟老夫人就沉下脸色,语气不悦道:“你混说什么?承兴怎么可能这样做?阿玉也向来乖巧,倒是你不服管教,还欺负家中弟弟妹妹,阿玉还不计前嫌替你求情。”

  孟瑾瑶平静地看着祖母,祖母语气笃定,又夹裹着对她的厌恶,她轻笑一声,被偏爱的就是不一样,不由分说的就信了对方的话,被厌恶的如何解释都是在狡辩。

  不过,骄傲如孟家老夫人,大抵也是从心里不会接受自己最宠爱的孙子孙女行为恶劣,而自己最讨厌的孙女品行端正,所以私心里就坚定不移地相信自己想要的真相。

  孟老夫人皱着眉:“祖母再问你一遍,承兴的事你当真不帮?”

  孟瑾瑶不假思索地回应:“不帮。”

  孟冬远看她油盐不进的样子,也是急了,出言质问:“阿瑶,承兴是你弟弟,于你而言不过是动动嘴皮子的事儿,就这么件小事,帮帮你弟弟又怎么了?”

  孟瑾瑶不紧不慢道:“父亲既然说是小事,不如您亲自去找我夫君说?哦,我倒是忘了,你们不敢找我夫君,不然也不会唱一出戏让我回来。”

  被戳中心中所想,孟冬远恼羞成怒:“你别忘了你是孟家的女儿,没有孟家你哪有资格做侯夫人?孟家就是你的依仗,孟家过不好,你以为你在夫家就能好?”

  孟瑾瑶戏谑地问:“父亲不妨跟我断绝关系,让我彻底没有任何依仗,看看我在夫家能不能好?”

  孟冬远错愕,怒斥道:“你、你这逆女,孟家养你那么大,你就是这样报答的?现在翅膀硬了,嫁了好人家就会飞了是吧?”

  孟瑾瑶脸色平静。

  孟老夫人气得不轻,拿起茶杯就往孟瑾瑶砸过去,幸好孟瑾瑶身上躲避及时,茶杯跟她擦肩而过。

  茶杯“啪”的一声摔在地上。

  碎了。

  见状,孟老夫人更加气愤,恨声道:“真是家门不幸,我们孟家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个逆女,薄情寡义也就罢了,还是个克亲的丧门星,当初就不该听你祖父的话留下你这丧门星,这样承宇也不会被你克死了。”

  听到承宇两个字,孟瑾瑶脸色一顿,袖子里的手攥紧了拳头,指甲都要嵌进掌心的肉里却还不松开,目光阴森森地看向孙氏,轻嗤道:“承宇为何会死,孟夫人再清楚不过了。”

  孙氏脸色微微一变,下一刻便低下头暗自垂泪,哽咽道:“阿瑶,你生母的嫁妆我已经还给你了,你还想如何?承宇的死是你的问题,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现在你要含血喷人,将责任推给我?当初母亲让你待在佛堂去去煞气,你哭闹不去,还是我给你求的情。”

  孟瑾瑶看着她惺惺作态,眼神晦暗莫测,语气幽幽地说:“孟夫人,希望你日后还能理直气壮地说出这句话。”

  孙氏擦眼泪的动作微微一滞。

  孟冬远见妻子委屈落泪,怒斥一声:“你这逆女目无尊长,简直无法无天了!”说罢就蓦然起身,上前几步,扬起巴掌就要甩在孟瑾瑶脸上。

  然而,孟瑾瑶并不会傻愣愣的站在原地让他掌掴,在他扬起巴掌的瞬间,就拉着清秋后退两步,让他的巴掌扫了个空。

  孟冬远也没想到会扑了个空,当即恼羞成怒:“你这逆女竟然还敢躲?”

  孟瑾瑶一脸无辜地眨了眨眼:“父亲怎能这样说?怎么说我也是在帮父亲,若我顶着巴掌印回长兴侯府,被我夫家的人瞧见了问起缘由,父亲觉得谁会倒霉?”

  孟冬远脸色骤然一变。

  就连孟老夫人和孙氏脸色都不怎么好看,不出意外的话,这小白眼狼会如实告知夫家发生了何事。

  不过,姜到底还是老的辣,孟老夫人脸色阴沉沉地盯着她,目光骇人,向她施压:“别忘了你是孟家的女儿,娘家若是丢人,你以为你能独善其身?”

  孟瑾瑶知道他们怕丢人,勾起嘴角,笑得人畜无害:“祖母莫不是忘了?我天生反骨,不服管教,惹我不高兴了,哪天疯起来让娘家再次出丑也不是不可能,毕竟这种事我前不久才做过。”

  孟老夫人一时间气血上涌,险些眼前一黑晕厥过去,手指微微颤着,指着孟瑾瑶怒骂:“混账!”

  “祖母骂人时中气十足,身体应该很是健朗,我就先回去了。”

  孟瑾瑶说罢,也不待他们接话,拉上清秋,步履轻快地离开离开荣福堂,不想再浪费时间跟他们纠缠不休,荣福堂的丫鬟也不敢拦她们。

  她人还没走远,还能听见屋子里传出的声音。

  孟老夫人:“真是孽障,我们孟家怎么会出了这样的孽障?”

  孙氏:“母亲息怒,阿瑶年纪小不懂事,等过两年年长些,她会懂的。”

  孟老夫人:“她薄情寡义,连亲弟弟都不帮,还能指望她日后懂事?”

  出了荣福堂,孟瑾瑶深吸一口气,没逗留片刻,迈着轻快的步伐离开,穿过月洞门,便迎上行色匆匆的少年,少年见了她,忙上前问:“大姐姐,他们可有为难你?”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

  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

  阅读最新章节。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