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九章 羊水破了_558_渣男逃婚我当场改嫁了孟瑾瑶顾景熙
笔趣阁 > 渣男逃婚我当场改嫁了孟瑾瑶顾景熙 > 第四百九十九章 羊水破了_558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百九十九章 羊水破了_558

  寅时二刻左右,公鸡打鸣的时辰。

  这时,府里已有下人起来干活,平常这个时候顾景熙已起床,今日休沐才没起来,醒了一会儿,见身边的人睡得正香,便继续睡。

  孟瑾瑶本来睡得好好的,但做了个梦,梦见有个小奶娃喊她母亲,她刚要回应,就忽然醒来,下意识摸了摸肚子。

  不一会儿,孟瑾瑶听到“噗”的一声响,声音不大,但她能听得到,紧接着就感觉体内好像有什么东西流出来,她瞬间意识到什么,连忙伸手推了推身边的男人。

  顾景熙很快醒来,迷迷糊糊间,就听到孟瑾瑶用带着紧张的声音说:“夫、夫君,我好像要生了。”

  他闻言,瞬间睡意全无,也顾不上其他,连忙翻身下床,且还真的是翻身下床。

  一个翻身猛了些,他直接翻到地上去。

  孟瑾瑶:“?”

  她茫然地问:“夫君,你怎么了?”

  “没、没事。”

  顾景熙说罢,马上起身,双脚穿上便鞋,以最快速度出了卧房。

  孟瑾瑶有点懵,怎么她快要生了,夫君就跑了?

  顾景熙出了屋子,就找来了丫鬟,让丫鬟去通知稳婆过来,又让人去将百里太医请过来,以防不备之需,末了又让人去通知老母亲,以及两位嫂嫂,她们有经验,有她们在,阿瑶也不会那么害怕。

  回到房中,顾景熙坐在床沿,握住孟瑾瑶的手安抚道:“阿瑶别怕,我陪着你,方才已经让人去请稳婆和太医过来了。别怕,别怕。”

  他声音颤抖着,也不知是在安抚孟瑾瑶,还是在安抚他自己。

  孟瑾瑶瞧顾景熙紧张得额冒冷汗,尽管自己也很紧张,面上还是扬起一抹笑容:“夫君,我没事,现在感觉还好,盼了那么久,孩子可算要出来了,如今我倒是没那么焦虑了。”

  顾景熙感觉她在故作轻松,心疼地问:“阿瑶,是不是很疼?”

  孟瑾瑶轻轻摇头:“目前还没感觉到明显的疼痛。”

  顾景熙将信将疑:“真的不疼?”

  孟瑾瑶回道:“目前没感觉到。”

  见她目前状态还不错,顾景熙暂且信了她的话,陪着她说话。

  稳婆比顾老夫人她们先到,观察了孟瑾瑶的情况,道:“夫人,您如今离生产还早着,您是第一胎,用时会久一些,当出现阵痛之后,再过几个时辰才能生,估摸着要到晚上才能生出来。”说罢,又跟顾景熙说需要让人先准备热水等一切需要用上的东西。

  疼几个时辰?

  顾景熙听得直皱眉头。

  孟瑾瑶倒是比他淡定一些,毕竟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目前自我感觉良好,不至于太慌张,道:“夫君,我想吃点东西,不然生孩子的时候估计会没力气。”

  顾景熙一听,忙道:“我现在就让人去准备。”

  没过多久,顾老夫人、张氏以及陈氏纷纷赶了过来,来看望孟瑾瑶。

  这时,孟瑾瑶正由顾景熙喂着吃早饭,精神状态良好。

  顾老夫人在得知儿媳妇快要生了,先是欢喜,而后就担忧起来,尽管如今看到儿媳妇好好的,心里还是担忧,关切地问:“阿瑶,你现在感觉如何?”

  孟瑾瑶如实回道:“母亲不必担心,我现在挺好的。”

  刚说完话,她忽然感觉下腹发紧、发硬,并且伴有下腹坠痛感,疼得她皱起眉头,因着这突如其来的痛感,让她的紧张感瞬间到达巅峰,心中也有了惧意,下意识握住顾景熙的手。

  顾景熙也被吓了一跳,忙放下碗,紧张地问:“阿瑶,你怎么了?”

  孟瑾瑶摸着肚子,回道:“疼,肚子疼。”

  顾老夫人与张氏她们都是过来人,见状便知已开始胞宫缩,会出现阵痛,随着阵痛越来越频繁,痛感加剧,胞宫开十指即可生产。

  陈氏安抚道:“三弟妹别怕,深呼吸,放松点,没事的。”

  顾老夫人想到自己当年生孩子,稳婆说热水能缓解胞宫缩的阵痛,转头就问春柳:“热水可有准备了?”

  春柳回道:“老夫人,已经让人烧热水了,如今应该已烧好。”

  顾老夫人吩咐道:“等会儿端热水进来,其余的,听稳婆吩咐。”

  稳婆在她们进来后,就站到一旁当个透明人,她很少看到大户人家的女子生产,婆母那么紧张,还亲自进产房看望的,一般都是在外面等着,或者是去佛堂求神拜佛保佑母子平安,顾家老夫人那么紧张,估摸着是因为这是长兴侯的第一个孩子,盼了那么多年才盼来的孩子。

  稳婆面对这几位感觉有压力,说话做事都拘谨,影响自己发挥,便斟酌着道:“侯爷,老夫人,大夫人,二夫人,产房污秽乃污秽之地,要不您几位先出去?”

  顾老夫人看出她的顾虑,安抚了儿媳妇一会儿,然后带上另外两个媳妇出去等着。

  孟瑾瑶现在腹痛已缓和下来,见顾景熙还在,轻声道:“夫君,你也先出去吧,我现在也不疼了。”

  顾景熙道:“我哪儿都不去,就在这儿陪着你。”

  孟瑾瑶心中一暖,却还是坚持道:“我真的没事,产房污秽,你出去吧,我听闻男人不能在产房。”

  顾景熙温声道:“你别听稳婆胡说八道,生孩子怎么就污秽了?我们的孩子很干净。”

  稳婆:“……?”

  她又不是说孩子不干净,她的意思是女人生孩子会出血,这血是污秽之物,场面又血腥,产房就是不吉利的血光之地,男人在这种污秽之地会折损运气,这又不是她说的,是从古至今都是这样说的。

  不过,稳婆也甚是识趣,道:“夫人,您现在离生产该早着,让侯爷在这儿陪您也行,等你要生的时候再让侯爷出去。”

  顾景熙赞赏地看了稳婆一眼。

  稳婆:“……”

  幸好她懂得察言观色,不然今日要讨人嫌,侯夫人也是好命,遇上那么好的丈夫,别家的丈夫,妻子破羊水后在产房内待产,都是丫鬟婆子照顾的,丈夫不踏足这污秽之地半步,生怕沾了晦气。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

  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

  阅读最新章节。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