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章 阿瑶教的_渣男逃婚我当场改嫁了孟瑾瑶顾景熙
笔趣阁 > 渣男逃婚我当场改嫁了孟瑾瑶顾景熙 > 第三百九十章 阿瑶教的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百九十章 阿瑶教的

  顾景熙看夫妻俩脸露恨色,是真的对养子恨之入骨,恨不得将其挫骨扬灰,所以最后他们也没给养子收尸,由衙门的人直接扔乱葬岗了。

  他没回答沈父的问题,转而淡声问:“听闻他平时对你们甚是孝顺,对左邻右舍也友善,不像是会做出这种事的人,除了他对沈姑娘有男女之情,爱而不得,你们可有别的理由认为凶手肯定是他?”

  沈父轻叹一声,悲愤道:“大人,我们夫妻起初也是相信他的,并觉得是李公子害了清荷,但最后清山认罪画押了,被魏知府判斩首示众,他害怕死无全尸,一头撞死在公堂之上,临死前还跟我们说对不起。我们真是没想到他会做出这种事,难怪都说人心隔肚皮,知人面,不知人心。”

  顾景熙看着眼前这对夫妻,感觉从他们这里也问不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只能从李家下手。

  沈父很是奇怪,不理解朝廷怎么会有人来查他女儿的死,他们就是平民百姓,就算全家死了都惊动不了京城那边啊。

  须臾,沈父迟疑着问道:“大人,结案那么久了,您又来查此案,难不成谋害清荷的凶手另有其人?可清山已经认罪说是他做的了。”

  “大人!”

  沉默良久的沈母忽然提高了音量,语气颇有些激动道:“您方才问清荷是否有心悦英杰,我忽然想起英杰死讯传来,清荷整个人就跟失了魂似的,现在民妇细细琢磨一番,或许她是真的对英杰那孩子有意。”

  “但是那时候我们夫妻在帮杨家的忙,也顾不上清荷,她什么时候跑出去的我们也不知道,后面清山去找清荷,会不会就是那时,他看清荷魂不守舍的,趁机占了清荷便宜,想让清荷失去清白,不得不嫁给他?奈何清荷不愿意,他害怕事情暴露,就杀了清荷,嫁祸给李公子。”

  若是没有别的问题,顾景熙也会有这种推测,但有了别的事影响,他比较偏向沈清山是无辜的,便反问:“若不是沈清山呢?”

  沈氏夫妻愣住,不是清山?

  须臾,沈母不可思议道:“那就是李公子?大人,那畜生都已经认罪了,怎么可能是李公子?大人有所不知,李公子有想过纳清荷为妾的,只是还没来得及纳进府,清荷就遇害了。”

  顾景熙问:“沈姑娘与李家公子的婚事,你们已经私下透过口风了?”

  沈母摇了摇头:“并未,但若是李家请媒人来说媒,我们也不会拒绝这门好亲事,除非清荷不愿。”

  李家是德清县的富商,腰缠万贯,若是女儿嫁过去,肯定能衣食无忧,能享福的,他们做父母的哪有不同意的?除非女儿不愿意嫁,他们才会拒绝,毕竟就一个女儿,养子再亲也不是亲生的,女儿却是。

  顾景熙又问:“那沈姑娘可有透露过她心悦李公子?”

  沈母再次摇头:“这个倒是没有,但她说过李公子为人又温和,是个好人,若是李公子请媒人来说亲,她没理由不满意这门婚事。”

  沈父仔细回忆养子这些年来的所作所为,又结合眼前这位大人的话,感觉或许案子真的有疑点,忐忑地问:“大人,难道真的不是清山所为?”他说着,就扑通跪下,“大人,您可要为草民和小女做主啊,若真不是清山,请大人为小女找出真凶。”

  顾景熙淡声道:“是与不是,本官会查清楚,你们目前就在这里住下,若是想起什么线索,可告知方玄他们,在案子水落石出之前,不可离开,也别出现在人前。你们的女儿长什么样子?你们描述一下,本官画个画像出来。”

  沈氏夫妻听后茫然,他们家女儿都去世了,知道模样能有什么用?但他们还是跟顾景熙描述女儿长得有多高,鼻子像谁,眼睛像谁,连喜欢梳什么发式都一并说了。

  顾景熙根据他们说的,画了个五分像,之后又根据他们的话,两次修改,画像大概与沈清荷有九分像,便让沈氏夫妻退下。

  方策上前问:“侯爷,您为何要死磕这件案子?”

  顾景熙半眯起眼眸,不疾不徐道:“目前查不出其他异常,唯有此案我觉得有点异常,那便不可放过。周允和余川查过,魏知府有收好处给人行方便的情况,虽然还找不到他的私账,但有做给人行方便的事,李家富有,或许会有贿赂魏知府的行为。”

  他说着,语气一沉:“即使此案与德清县前两任知县的死无关,也得查一查,平时收点好处做点无伤大雅的事还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恶意造冤假错案草菅人命是大事,必须彻查,若不然再有这种事发生,将会有许多人蒙冤受屈而死。”

  方策颔首,接着又问:“侯爷,若此案与前两任知县的死有关,那前两任知县的死,该如何查?”

  顾景熙回道:“德清县的府衙我会查一查,看能否找到什么线索,第一个朝廷派来的官员会死在府衙内,那肯定是找到了什么线索,就是不知还会不会有线索留下。在沈姑娘的案子水落石出之前,你务必看着他们夫妻,别让他们夫妻出门,免得他们出去说,打草惊蛇。”

  方策应声:“侯爷放心,小的明白。”

  随后,顾景熙又吩咐方玄去湖洲城,暗中查湖州知府魏大人的私账,只要找出私账,魏大人该不该动,一目了然。即使找不到私账,找到官商勾结的证据也行。

  处理好这些事,顾景熙看了眼沈清荷的画像,颇为头疼地捏了捏眉心,若是此案与两任知县的死无关,县衙里也找不到线索,其他地方也没有线索,幕后之人又不露出马脚的话,此案或许真的要成为悬案。

  回去时,顾景熙把画像也带上。

  他回到客房的时候,阿瑶已经睡着了,但房里留了一盏灯,是为他留的。

  次日清晨。

  顾景熙就将画像给了婵儿,将沈清荷的案子与婵儿说了一遍,让婵儿易容成沈清荷的模样,晚上去跟李家公子套一套话。

  去年的时候,婵儿因为孟瑾瑶的吩咐,就有过丰富的扮鬼吓唬人的经验,如何以‘鬼’的身份跟人说话,她也是有经验的,此事于她而言并非难事,她当即应道:“侯爷放心,奴婢定不负侯爷所望。”

  孟瑾瑶笑问:“夫君怎么也做这种装神弄鬼的事?”

  顾景熙莞尔笑,温声回道:“以前没想过用这种法子,都是阿瑶教的好,心里有鬼的人最怕鬼,也不经吓,容易套话。”

  孟瑾瑶抬头嗔他一眼,自己这样做,那是因为自己能力有限,只能做这种事。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

  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

  阅读最新章节。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