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五章 治病诀窍_渣男逃婚我当场改嫁了孟瑾瑶顾景熙
笔趣阁 > 渣男逃婚我当场改嫁了孟瑾瑶顾景熙 > 第三百五十五章 治病诀窍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百五十五章 治病诀窍

  他话音落下,孟瑾瑶更无辜了,目光澄澈,眼巴巴地看着他,那神情要多无辜有多无辜,问:“夫君,你说什么?什么故意的?”

  “小坏蛋,还想耍赖?你分明就是故意的。”

  顾景熙低笑一声,翻身将人压在身下,倾身吻了上去,淡淡的腥甜的味道从俩人唇齿间蔓延,他这才放开她。

  孟瑾瑶尝到那味道,瞥了眼顾景熙的嘴唇,下唇破了,微微渗出了点血,不过并不严重,尽管如此,她还是有点心虚,方才她就咬了一下,没想到会咬破嘴唇,但谁让这人先使坏?

  她别过脸,轻哼一声:“这不能怪我。”

  顾景熙伸手轻轻捏着她的脸颊:“嗯,怪为夫,怪为夫不听话,现在阿瑶想如何就如何,为夫绝不反抗。”

  孟瑾瑶眼神一亮:“此话当真?”

  见状,顾景熙感觉这小坏蛋要对自己做什么,忽然想反悔,但他不想看到她眼眸里的光芒暗淡下去,最后还是硬着头皮点了点头:“当真。”

  孟瑾瑶胆子大了起来,目光往他身上扫了眼,眼神中带了几分好奇。

  顾景熙:“……”

  他真的没想到自家这小媳妇是这样的,竟然对他的身体感兴趣,胆子还这般大,倒显得他一个大男人像娇羞的小姑娘。

  他轻叹一声,默默宽衣解带,这就满足她的好奇心,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

  孟瑾瑶见状,懵了一下,意识到他要做什么之后,甚为诧异,但却挪不开眼,眼巴巴地看着他,看着他白皙修长的手指缓缓解衣带,就这么看着,还感觉这画面挺赏心悦目的。

  不消片刻,顾景熙上半身的寝衣脱下,露出精瘦的上半身,肌肤白皙,肌理分明,线条流畅。

  前两天她喝醉了酒,对顾景熙耍流氓,但是她醉醺醺的,意识模模糊糊的,也看的不真切,如今倒是看了个真切。

  只是,那视觉冲击太强,在对上他的眸光,孟瑾瑶脸上发烫,很快红了脸,慌忙将他脱下的寝衣拿过来盖他身上,遮住那一处风景。

  顾景熙见状,忍俊不禁地揶揄道:“不是好奇?现在不敢看了?”

  此言一出,孟瑾瑶就被激起了胜负欲,伸手将盖住他上半身的寝衣扯下,扑向他亲了上去。

  这对顾景熙而言,除了是解馋,还是甜蜜的折磨,看着眼前活色生香的画面,他明明有兴趣,可身体却不争气。

  他感觉身体内有一团火在烧,浑身火热,想发泄却又没有宣泄口,只好平躺在床上,调整内息,平复体内的火气。

  孟瑾瑶瞧他脸颊泛红,有点迷惑,若有所思,难不成他是害羞了?可又不是一丝不挂的,只是上半身的衣服脱了,怎的就羞成这样?

  孟瑾瑶戳了戳他的脸,关切地问:“夫君,你没事吧?看你脸都红了。”

  顾景熙脸色僵住,转而道:“没事,只是感觉有点热。”

  “热吗?”

  孟瑾瑶怔然,看他额上冒出细汗,想来是真的热,现在时值夏季,虽不是最热的时候,可这番折腾还是会热的。

  须臾,孟瑾瑶抓过蒲扇给他扇一扇风。

  过了良久,顾景熙将人搂进怀里,温声道:“阿瑶,我们睡吧,我不热了。”

  孟瑾瑶应声,窝在他怀里,没多久就沉睡过去。

  翌日清晨。

  顾景熙醒来,再一次发现自己早上有反应,这种情况并非每天都有,昨日就没有,前天也没有,除了上回,今日是第二次。

  猛然间,他发现了一个治病的诀窍,这两次早上起来发现有反应,似乎都是因为睡前有过刺激。

  或许,他今晚可以验证一下,明日起来看看是不是这样。

  若是真的如此,那么温太医会给他那本书,让他刺激一下,也不无道理,按照这种发展,他应该也不需要再吃药三个月那么久就可以痊愈。

  忽而,身边响起小妻子的声音:“夫君,你在想什么?”

  顾景熙回过神来,见小妻子已醒来,正睡眼惺忪地看着他,温声问:“没想什么,怎么醒来那么早?”

  孟瑾瑶打了个哈欠:“就忽然醒了,时间尚早,我再睡会儿。”

  顾景熙应声:“好,睡吧。”

  他刚起来穿好衣服,就看到床上的人已经重新入睡了,他便去净室洗漱,然后到外间用了早饭,便去大理寺上值。

  待到晚上的时候,顾景熙就拉着小妻子,验证了一下自己早上的猜想,次日醒来时,便证实了自己的猜想,受过刺激后,早上的确是有反应的。

  为此,顾景熙又去找了温太医,将此事告知温太医。

  温太医听后诧异,又惊又愕地看着他,急忙求证:“侯爷,这是真的?”

  顾景熙以前就觉得温太医是个不正经的庸医,此刻被温太医这般看着,忽然有点不自在,他脸色不自然地撇开目光,淡淡地“嗯”了一声。

  见状,温太医却异常的激动,又惊又喜道:“侯爷,这可真是个惊人的发现,这法子本就可以辅助治病,但能有这个发现的,侯爷还是第一人,以前下官的那些病人,可都没有发现这个。”

  顾景熙闻言,眉心突突直跳:“……你不是说别的病人都说那册什么书好?怎么我就是第一人?你莫不是随意塞一本不正经的书给我,用我来做试验?”

  温太医忙道:“侯爷别误会,这册书别的病人的确说好用,但他们肯定是没有侯爷这般积极运用书中的知识,所以没能有这样重大的发现。”

  顾景熙:“……”

  这庸医到底怎么说话的?说的好像他每天晚上都不正经似的。

  温太医也没管他怎么想的,还沉浸在这个惊人发现的喜悦当中,这个发现对这个病的治疗,也有了推进的法子,或许不适用所有有这种病症的人,但肯定适用于一部分人。

  过了片刻,温太医道:“侯爷,虽然方法管用,可你也不能每天晚上都这样,长期这样无法发泄也会伤身,开始隔三天来一次就好,后面可以搁五天,再后面可以隔八天或十天,再配合用药,不必三个月,再服药两个月估摸着就能痊愈了。”

  顾景熙问:“如何才算痊愈?”

  温太医回道:“在没有刺激的情况下,每日早晨都有反应,侯爷可停药看看,若是停药后还是有反应,那就代表病已痊愈,此后无论是房事还是子嗣,均无影响了。”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

  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

  阅读最新章节。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