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准备再娶_渣男逃婚我当场改嫁了孟瑾瑶顾景熙
笔趣阁 > 渣男逃婚我当场改嫁了孟瑾瑶顾景熙 > 第二百七十九章 准备再娶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百七十九章 准备再娶

  是日,罗家的茶会上。

  罗家是京城人氏,在京城本来就有亲友的,只是罗大人被外放为官,这才多年不在京城,联络甚少。

  如今被调回京城当差,还升了官,以前的亲友都联络起来,还有一些罗大人的同僚的家属,今日来了好些客人,罗家也热闹起来。

  孟瑾瑶昨晚没睡好,今日起的晚了些,她到来时,那些客人基本上已经到了,幸好还有两位客人比她晚,她也不至于是最晚到达的。

  今日来的都是跟罗家差不多家世的,孟瑾瑶的身份在那些夫人之间,成了身份最尊贵的那个,她一到来,在场的人都有些拘谨起来,要知道长兴侯府的女眷基本上不会跟她们一起聚会,人家都是跟其他世家或者高官家的女眷聚会。

  孟瑾瑶跟姑父的续弦妻子问个好,便跟许氏说话,有夫人想要跟她搭话,她也笑着接了话茬。

  众人见她并没有端着侯夫人的架子,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也放松下来,放心跟她攀谈。

  但难免会有八卦,又没什么眼力见的人,说话不注意,问:“顾夫人,听闻孟二姑娘和孟世子在孙氏去世后,不曾为她上过坟,真的确有其事?”

  此言一出,众人脸色就有些微妙,但本着八卦的心思,倒也没有打断那位夫人的话,不着痕迹的将目光投向孟瑾瑶,想要听一听八卦,这种事传闻归传闻,哪有孟瑾瑶清楚?若传闻是真的,那孙氏这双儿女真是冷漠得可怕,妥妥的白眼狼,孙氏再如何恶毒,也没有对不起他们,他们却连上坟都不曾去过。

  许氏眉头皱了起来,正要出言替表妹把这话挡了回去,见表妹轻轻摇头,她才按耐住。

  孟瑾瑶朝表嫂微微摇头,然后不慌不忙地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不疾不徐地回应说:“此事我有所耳闻,但实际上是否确有其事,我倒是不清楚,毕竟我喊了十几年母亲的人,谋害了我亲生母亲和庶弟,那日寿宴结束后,她的事我也没心思特意去关注,只当是个陌生人。”

  这话既表明了自己听过传谣,又表明了自己对孙氏的心寒,且又没有故意把弟弟妹妹那不孝的罪名落实,传谣是传谣,是真是假,鉴于对孙氏的心寒,她并没有深入了解过孙氏后续的事。

  是否真的没关注过,也就只有当事人才知道,诸位夫人看了她一眼,暗道是个说话滴水不漏的。

  很快,就有夫人拍马屁:“顾夫人心善,当初没有把她扭送官府,要是换了个人,哪有那么好说话?估计不会管十几年的母女情分,当场就撕了她。”

  话音落下,又有人感慨道:“生恩与养恩,有时候真分不清哪个更重,顾夫人看在这十几年的养育之恩的份上,没有去报官,最后是她自己寻死,也算是报应了,都说作恶多端的人,阎王让她三更死,她就活不过五更天。”

  又有人附和道:“是啊,这是她的报应,众叛亲离,自己死了一双儿女都没给她收尸。”

  孟瑾瑶只喝茶不说话,她其实并没有那么好说话,当初只想着杀人诛心,让孙氏被休弃,再被孙家人嫌弃,让孙氏好好尝一尝众叛亲离的滋味,最后再报官状告孙氏,没想到孙氏会当晚一头撞死在孙家门口。

  此时,有位夫人悄悄观察着孟瑾瑶的脸色,见她并无不悦之色,又想起一件事,斟酌着道:“顾夫人,有件事不知你是否有耳闻。”

  孟瑾瑶朝她看去:“什么事?夫人但说无妨。”

  那位夫人道:“昨日我替寄居在我家的表妹寻亲事,听媒人说漏了嘴,得知永昌伯府找了媒人,我琢磨着孟二姑娘倒是到了说亲的年纪,可她还在孝期,二公子也还没到说亲的年纪,世子爷就更小了,且也在孝期。”

  她没有把话说完,但是众人也能猜到怎么回事,几个孩子里,到了适婚年纪的在守孝,不必守孝的又年纪尚小,不必着急议亲。

  如此说来,那议亲的还能有谁?

  总不能是一把年纪,老态龙钟的孟老夫人要改嫁那么荒谬吧?

  肯定是永昌伯孟冬远啊!

  众人面面相觑,很是惊讶,这上个月才休了前妻,且休弃的前妻也是上个月才死的,那么快就要找媒人物色姑娘,准备再娶了?

  惊讶归惊讶,大家也很容易接受,被休弃的妻子去世,难不成男人还要为她一个恶毒弃妇守节?

  家里不仅有孩子要带,还需要女主人主事,执掌中馈,维系各家的人情来往,再者做错事的是孙氏,孟伯爷是无辜的受害者,原配夫人被孙氏害死,庶长子也被孙氏害死,才三十几岁的年纪,再娶是正常的。

  孟瑾瑶也惊诧了下,虽然此事她早有预料,但她没想到父亲会那么快就物色下一任妻子,母亲改嫁,父亲续娶,这些都是做子女的无法阻止的事。

  那位夫人看见众人沉默,特别是看到孟瑾瑶也沉默了,她不免有点忐忑,感觉自己似乎说错话了,连忙给自己找补:“顾夫人,我大概是听岔了,没有证实的事,你别多想。”

  孟瑾瑶脸色恢复如常,温言道:“许是真的,不过长辈的事,做晚辈的也管不着,若父亲真的要再娶,做子女的就祝贺他与新夫人琴瑟和鸣。”

  那位夫人瞧她似乎并不在意,也缓缓松了一口气,跟着附和道:“顾夫人说的是。”

  许氏怕表妹心里难受,不着痕迹地岔开话题。

  其他夫人也按耐住八卦的心思,顺着许氏的意思转移了话题。

  孟瑾瑶嘴噙淡笑,淡定品茶,思绪却飘远了。

  幸好她那天预判了父亲的下一步计划,趁机搬出已故的母亲,以母亲托梦想要个儿子为由,让父亲和祖母同意把二弟记到母亲名下,成为原配嫡子,这样继母进门也没那么好拿捏二弟,庶子和原配嫡子的身份差别可大了,再加上她这个做侯夫人的姐姐撑腰,继母轻易不敢动二弟。

  倒是孙氏那一双儿女,估计就没那么好运了,孙氏犯了大错被父亲休弃,孟瑾玉和孟承兴名声有损,她和二弟都跟孙氏的一双儿女不亲近,除非继母良善,不然就是被磋磨的份儿。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

  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

  阅读最新章节。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