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寻医问药_渣男逃婚我当场改嫁了孟瑾瑶顾景熙
笔趣阁 > 渣男逃婚我当场改嫁了孟瑾瑶顾景熙 > 第二百四十五章 寻医问药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百四十五章 寻医问药

  秋闱放榜,可谓是有人欢喜有人愁。

  长兴侯府又再次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原因无他,只因侯府的大公子和二公子中举了,而备受瞩目的世子却落榜了。

  本朝的科举比前朝严格几倍,一万多名考生,仅有一百二十六人中举,平均一百个人里,才有一个中举的。

  而长兴侯府中两位公子同时中举,都不知有多少人眼红,人家才十七、八岁呢,而自家的儿子过了及冠之年,比人家大几岁的都没中举,真是丢人。还有些考到四十几岁还没中举的老秀才,得知人家十几岁就中举,又一次受到心灵重创。

  为此,不少人心思活跃起来,有把女儿嫁给顾修宏的想法,且还是门第不低的,嫡系嫡出的嫡女,配顾修宏这庶房的嫡子绰绰有余。

  陈氏是心动了,儿子若是有个好岳父,以后仕途上也平顺很多,奈何顾修宏暂不考虑男女之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争取明年年初进士及第,若是明年不行,那就继续努力,三年后再来。

  陈氏拿儿子没办法,只好婉拒了对方,娶妻晚点也没事,只要儿子好好读书就行,将来有出息了,没准儿会有更好的姻缘。

  且说落榜的顾修明,那妥妥的就是被人嘲讽的对象,茶楼里就聚了好些人,你一言我一语的闲谈。

  “先前不是说顾世子有状元之才?怎么连个举人都没考中?”

  “什么状元之才,我看那不过是看在他父亲的面子上抬举他而已,他父亲当年是少年状元郎不错,但他能中进士就不错了。”

  “这要我说啊,这什么竹出什么笋,顾世子的生父读书也不怎样吧?”

  “他生父三甲同进士出身,怎么也比这举人都考不上的顾世子优秀,还是当官的,在原籍老家那边做县令,还是个富庶之地的县令呢。”

  “真的假的?”

  “我有亲戚在长兴侯府做事的,这点消息还是能打听到的。”

  “这么说,这顾世子是个绣花枕头啊,永昌伯府大姑娘不乐意嫁他,死活要嫁给他父亲,我看不仅仅是因为他逃婚,还因为他没用。”

  “想来是的,让我选,我也选他父亲都不选他。”

  “哈哈哈……你可拉倒吧,你这满脸胡茬的大汉,人家顾侯爷可看不上你。”

  “就是,听闻顾侯爷的夫人长得可美了,你一边去吧。”

  ……

  好巧不巧,顾修明这个当事人恰好在场,正要上楼梯,就听到别人谈论他,他明知这些人嘴里说不出什么好话来,却还是忍不住驻足听一耳,将他们的话全部听了进去。

  李婉儿陪在他身边,见他脸色也阴沉的可怕,双手拳头紧握,一副即将爆发的模样,心里也有些发怵,怕他会跟那些客人打起来,忙伸手拉了拉他的衣袖,柔声说:“修明哥哥,我们先上去吧,别管那些嘴碎的,他们能懂什么?”

  为了名声,顾修明还是忍了,一言不发地上楼,不然明日传出的就是长兴侯世子落榜后无法接受事实,在茶楼发疯,怒殴老百姓了。

  进了二楼的雅间,李婉儿点了几道顾修明喜欢的点心和一壶茶。

  顾修明脑海中回响着方才那些人的话,那不屑的语气,嘲弄的话语,让他羞恼而又难堪,不止是这些人,就连书院里昔日对他阿谀奉承,家世不及他的同窗也在背地里嘲讽他,明明他们也落榜了,有什么资格嘲讽同样落榜的他?

  他轻嗤一声:“一万多名考生落榜,我就只是其中之一而已,怎么好像我落榜就犯了什么大罪似的。”

  李婉儿给他倒了杯茶,安抚道:“修明哥哥,别人说什么我们管不着,我坚信你三年后秋闱会中举的,你可千万别让他们给影响了心态。”

  顾修明端起茶杯,一饮而尽,一杯茶没能浇灭心中的怒火,他又提起茶壶为自己倒了一杯。

  见状,李婉儿也不敢继续这个话题,生怕刺激到他,便说起另一件事:“修明哥哥,刚刚大夫给我把脉,都说我的身体没问题,先前一直没动静那是缘分未到,现在大夫开了助孕的药,我吃了这药,没准儿下个也就有喜讯了。”

  她说着就勾起嘴角,笑容温柔:“都说酸儿辣女,听闻大少夫人喜欢吃辣的,肚子里估计是个女儿。明年我们生个儿子,那就是侯府曾孙辈第一个男丁,老夫人抱上曾孙子,爱屋及乌也会更喜欢你,你的世子之位也会更稳。”

  顾修明听罢,脸色才有所缓和,下一次秋闱要三年后,目前他只能暂且把希望寄托在孩子身上,最好婉儿今年有孕,明年生个儿子。

  他温声说:“婉儿,这药今日就用上。”

  李婉儿温顺地点点头,没有任何意见,只要她的身体没问题就行,再加上助孕药,相信她很快会有孕的。

  这厢,他们在为了生儿子寻医问药,努力造人,用孩子稳固地位。

  那厢,孟瑾瑶在跟着两位嫂嫂忙活,没时间留意那糟心的逆子。

  萱灵十月初六就要出嫁了,现在距离十月初六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时间有稍许紧,三妯娌在筹备着。

  顾老夫人也发话了,说萱灵虽然是庶出,但侯府就两个姑娘,无论哪个都是宝,婚礼不能寒酸,一辈子就这一次,必须风风光光的出嫁,仅次于嫡出的萱宜即可。

  宾客的名单,也参照萱宜出嫁时的名单,孟瑾瑶得空,就顺手写请柬。

  陈氏看到她在写请柬,走近一瞧,那一手簪花小楷秀雅飘逸、清婉灵动,很有韵味,赞许道:“三弟妹,你这字真不错。”

  孟瑾瑶谦逊道:“二嫂谬赞了,唯手熟尔,以前在闺阁时,闲着无事就练字,练多了熟手罢了。”

  陈氏不以为然道:“三弟妹不必谦虚,没有一定的领悟能力,即使时常练也是一板一眼的,没有这般有灵性。”

  她说着,拿起其中一张已写好的请柬,轻轻点头:“我原想着让下人写,他们的字到了贵客面前有些拿不出手,就准备等二爷散值回来让他写的,现在看来是不用了,三弟妹这字极好。”

  这时,张氏沉着脸进来。

  孟瑾瑶见状,询问道:“大嫂,看你脸色不太好,这是怎么了?”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

  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

  阅读最新章节。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